查看完整版本: 認識

Chomp 2009-3-17 21:27

認識

1. 怪異事件F$~ ZX4M5x
T*G'_+[d*h&MN
看似不變,實際在變。一天的來臨,林克一週一次的如常從林中的小居跑到鎮中開設的劍道館去教導學生,但這一次,他看到的卻全然是另一種光景。整個鎮除了煙霧處處,餘下的只有點點的蟲叫。戰爭嗎?街上卻沒有屍體。搬家嗎?家畜都在鳴叫。到底是甚麼引致整個鎮的人消失了?很快的,他便親身找到了答案。在他打開道場的門後,進入平常人聲鼎沸的道場後,現在卻看到一片片黑影,接著一陣煙霧,他便暈過去。
s9Z5K lZ
9TZ7N'D3ww 一把熟悉的人聲,輕柔的叫醒林克。這個不是他的朋友米多嗎?但張開眼睛後,他看到的,卻被眼前的一棵草木嚇倒。如果是普通的樹木,當然是不足以嚇到林克,但這一棵樹木卻是獨一無二的。他擁有著米多的頭部及手部,身體跟腿部則是一棵普通的樹木。正當林克要發出驚訝時,卻發現自己無法言語。
.i/b^!ReOv +xo#MJSGV ~
「林克啊,一會兒便輪到你了,要有心理準備 - 準備自己的樣子變得比我更奇怪。」儘管林克不曉得發生何事,但是他也沒有興趣。雖然他的身體並不如米多那樣被鐵鍊鎖著,但是他的身體卻連一點點的力氣都沒有。接著,「呯」的一聲,房中的鐵門打開,一群身穿白衣的天使出現在林克眼前,輪到他了。接著,一個布袋奪取了林克的視力,這就是他看到米多的最後一次。
'vn-O[rHb%g {\/qIA{8I
一覺醒來,林克依舊在同一所房間之中,依然不能活動,但是米多不見了。發生了甚麼事?沒有人曉得。一小時過去了,兩小時過去了,三小時‥‥四小時‥‥林克除了肚子餓之外,依然不能活動。終於,「呯」的一聲,房中的鐵門再次打開,一群身穿白衣的天使再次出現在林克眼前,這一次他們手持一包軟柔柔的黃色東西,並把它掛在附近的鐵架之上然後接上附近的管子。
k*A-sd0K L} O` aG n
不久,一把冰冷的聲音響起:「LI42號正常。」然後天使便魚貫離開。他們不曉得,他們犯下了一個輕微卻致命的錯誤‥‥

RAY 2009-3-17 21:59

嗚嗚...理解不能=A=|||(毆)
dX(N)v5g 文筆算不錯,看不懂一定是我自己本身的問題...囧|||(毆)8J } S_7Y%DE7Wo

*sM1Z$pb)[.C@ 期待下一話...XD(炸)

Chomp 2009-3-18 23:55

由於今天心情不好,所以貼一篇文。n6`.TT;zh3C
yd7e.m\[&z
2. 毫無預兆的要求
7g+aWm%X ,Y z3Del?W2?
在不見天日的房間中,林克能夠做的,就是不斷的等待。等待著甚麼?死亡?釋放?不曉得。然而,即使再漫長的等待,也是會有完結的時候。終於有一次,除了白衣的天使進入房間外,還有一名看似是人實質是鳥的鳥人進入房間,跟天使們低語了幾句後,便把眼光轉回林克身上。「孩子,你跟其他村人是被選中的人,現在是時候表達你對我們的忠誠了,現在有一個任務要你去為我們完成,你願意接受嗎?」
V {i&]T[` {3@
1i(D4Xfq\Fs 在林克所度的國度堙A鳥人被認為是上古時代才存在的神聖生物。即使是偏僻如其村也總會有一廟宇供奉鳥神。也因此,一個凡人是沒有可能拒絕一個來自神的要求的。但如果是連神也辦不到的事,平凡如林克則更不可能實現了。「不要怕,我會幫助你。」鳥人用和氣的態度嘗試使林克安心下來。接著,隨著鳥人的一聲呼喚,房間的一處突然冒出一名全身穿著赤紅甲殼、只能看到其眼睛但應該是人類的生物。cdzG3w J

fb7H@1ZlR*} 「孩子,她會引導你平安完成任務。現在你要做的只有一點,那就是離開這兒,平安的到西北之海的彼岸。在那兒,她會教導你的下一步。」接著,鳥人再次一聲呼喚,那名全身穿著赤紅甲殼的生物便快速的消失掉。「孩子,記著,你要有堅定的信仰‥‥堅定的信仰」就在溫柔的聲音之中,林克再次漸漸失去知感‥‥
]aV8W p8QGdIr M6I1P
yr4r,\ fGa'T 待林克再次醒來時,所有的事已經回復原狀,林克已經置身回其村的劍道館。難道剛才的是普通的夢?是神預嗎?放在林克身上的赤色珠子似乎是在肯定著神預這一說法。那麼,是不是應該跟從指示,離開家鄉?看來事實已經放在眼前。不管虛夢也罷,神預也罷。在這種人去樓空的深山之地,沒有其他人的幫助是存活不了的。
Q%\2io:Z@
J8uIxH/K.FS 於是,林克遂收拾行裝,準備到唯一認識的城市,兒時曾去過的西北城市托科皮亞去計劃下一步行動。就在當夜,他離開了十多年不曾踏離一步的故鄉,向著他記憶中的城市托科皮亞進發。就這樣,林克慢慢的跟從著指示行動,誰也沒想過,一塊小石子竟能引去如此大的漣漪‥‥
Mu0\R4Q(X aH P1_ K _1`x
[[i] 本帖最後由 Chomp 於 2009-3-19 00:06 編輯 [/i]]

Chomp 2009-3-19 21:36

3.托科皮亞
W AUV0h b#^&K
~;[@,]D.Aa!D$~ 藍色的大海,繁華的街道,滿足的笑臉,這正是兒時林克心中的托科皮亞。現在,仍然是藍色的大海,仍然是繁華的街道,這兒卻不再像托科皮亞。以前滿目盡是整齊的木蓋石製平房,現在卻到處是外表灰白,三角石製屋頂的奇怪建築。當中最顯目的便是在角落的大型三角屋頂建築。七彩而炫目的裝飾,巨大的人像畫,怪異的服飾。難道之前的那個怪夢還沒有醒過來,現在正身處天堂嗎?@'O&d_R2N~S(_K b
5u]g^7B]-j
應該是太久沒有接觸城市吧!縰使如此,不足二十年之時間便改變了全城的風貌,咱家所居的村落也實在是太落伍了。沒有鈕扣的衣服?想不到城市人的織布技巧這麼的強,說不定這是之前看過的鳥面神所教的?短小的耳朵‥‥大抵是城中的潮流吧!藍綠的寶石‥‥用來裝飾的話便不會放在袋塈a!難道是身份的證明?
N3qZ6K N5c&Rb;us
GX'B@ Q-U6X 所有事對林克來說都顯得非常陌生,所以亦非常新奇。在細心觀察的同時,林克也發現周圍的人望著自己的交頭接耳,說著自己不懂的言語,難道自己表現的太土了嗎?一想到這一點,林克便有點不好意思起來,於是快步的跑進城中的小巷避開他人的目光。也就是在此時,小巷中突然冒出了幾名跟自己一樣長耳的大漢,一手抓著林克的衣服,並不懷好意的笑著‥‥
%n*Gnx8q5?a'V:F -B"u P6j`'\6It2O;d
接下來發生的應該不是打劫吧!?!身上的食物早已經食光了啊,空著肚子是不能戰鬥的‥‥但出奇地,他們真的不是打算打劫,而是把林克拉到了城中一所不起眼的舊的木蓋石製平房。屋內雖然也放了幾件新奇的事物,大多卻是林克認識的,叫林克大為失望。為首的大漢在坐下一張風格奇怪的椅子上後,便首先開腔的探測林克:「來自鄉間的吧?而且是很久沒有離開過故鄉吧?來此地做甚麼?」.pT,QBL C

;|q Qz2U*^$OP ^U 顯然,林克的奇行已經提供了足夠的資料給這些大漢,讓他們清晰了解林克的背景。而林克也自知這一點,所以才能鎮定的說謊,拿出找親友這一類被人一揭即破的爛理由。為首的大漢也很世故,不再問甚麼,只是著手下招呼林克,自己則跑回到內堂去。接著,其中一名大漢便深呼吸一下:「一會兒要說的故事很長,你還是先吃點東西吧。」.X#T3n|%Q8V A
iE.Ej6X3{
吃飽後,林克便開始聽人生中第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

Chomp 2009-3-21 00:11

4. 往日 p ]s)}4?2S2Hn'w
xk wN+^\mNP P
「該如何說個明白呢‥‥總之你要了解的是,這兒並不再是托科皮亞。」「你看到那些短耳人吧!他們實際上並不是我們的一份子,而是從老遠的海上乘船到這兒侵略的強盜。他們自稱為新海拉爾人。起初,他們擺出友善的態度,說是迷途流落至此。我們的國王好心的給予物資讓他們有能力回家鄉,結果卻是他們在次年帶來了一大堆軍隊進行侵略。」Py*H#\Ta

&Xa]HU*F 「為甚麼不反抗?」「這是徒然的。他們擁有著我們沒有的鋒利武器,以及不可思議的魔法。即使我們拿出最鋒利的木劍,卻依然傷害不了對方,而他們那些能反光的劍卻能輕易的斬斷我們的木劍。到現在,大家依然不明白他們如何製作出這麼硬的武器防具。」「這個還不算太新奇‥‥接下來才是最奇怪的事。」
7PA+Q;ms
m\)tI A;U(}]"w-vQ 「他們從船上帶來了一種有四條圓腿叫車子的怪物。他們的眼睛可以發光,人可以坐在他的身體堶情C乍看像死物,但是卻懂得自己活動,一旦被撞倒,再強的戰士都一命鳴呼!而且,他們還有一種秘密武器。我們叫它作雷管,看起來只是一支普普通通的有柄管子,但是當新海拉爾人用它指著別人後,雷管會突然發出「口八」的巨響,接著還會看到被雷管指著的人身體某處流出鮮血來。這樣子的怪物是我們沒法反抗的。」
B9je @'|*V?@FU/? -JFeV@ r1]0a(B
「於是有人說他們是神的使者,不少人都自願加入他們的旗下。就這樣,托科皮亞及鄰近的大城市都一下子投降。而國王也宣佈自願歸順入他們相信的宗教,但他最後還是被殺了‥‥之前你應該看到一個由三個小三角形合成的大三角吧?那個就是歷史記載,被我們的鳥面神打敗的異端宗教。想不到現在竟然復活過來‥‥」
co8HTv L6Ax )l,EL$kd
「投降後,日子並不好過。他們答應給我們的東西一個都沒有實現。不久,新海拉爾人陸續的從海上到來。只要看不順眼,他們就把那處的建築毀掉。不少原居民大多都被騙去當苦工,人們就像貨物那樣被他們任意擺布。還有不少被送到大礦洞內掘東西。說也奇怪,到現在為止,除了泥土,我根本看不到他們還掘了甚麼別的出來‥‥」
.}T O[~y#J i!B;X G o1Y+O$l5^7eAHQ
「隨著日子過去,現在每個人都明白他們不是甚麼神的使者,不過是一群有力量的賊。但是誰有本事趕走他們?我們現在努力去學他們所帶來的知識及物品,卻依然得不出所以然。每個跑去他們老家的人一個都沒回來,而且據說近來各地開始出現另一些神秘事件。像我們這些原住民所建立的村落,所有人在一夜間都消失掉,也不曉得是不是他們幹的‥‥」ncB-yM

&@ { s,[/\ 回過頭來,只見林克由於旅途的辛勞,早就睡過去了。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