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Gal式小說.卡比-多洛奇盜賊團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4

Gal式小說.卡比-多洛奇盜賊團

史無前例的極惡十六連發達成!!
:e/vP9O+m3xK;|b 在夢之泉的時候就想見好就收了,可是後來用超擬真高科技智慧型特殊NDS主機玩過多洛奇後+r c [8v9Y.s h-B
我又想著,放過這部不寫有點可惜.於是又擠出來了...
4o f#t$GUi 跟以前一樣,這篇也有自訂一些目標.這次的目標,就是寫出我最愛的H-game!!+o+E%A z-Q"it
iMeC3E{(i
...很可惜不是,真的是很遺憾.
@Kx$s_P$q7x{R 這次勉強有分出不同路線來(不過畢竟原作遊戲只有一個,相對之下每條路線的劇情份量就被分割掉了)
b0Xdw7JT"TX!d 文字冒險遊戲的選擇項我也算是有設,
$K&d}N6M#A 不過只在選擇路線時列一個選擇項,然後在結局之前二選一時,再一個選擇項這樣.-W9R|#~iq

|sfT)dM S 當然,只是在論壇發個文章而已,又沒有遊戲的系統,哪可能真的隨便讓人選劇情分枝
&Z4rR7oJ5H;wm 所以選項都是強制的,發文順序是先列出一個路線,最後列出結局,B/l/lTB*fPA
都結局都放完了之後,再列下一個分歧的路線...以此類推.7@tm(g4z J
Y6L7HD,q+a
如果有沒玩過多洛奇的人,可以看一下角色的樣子.
kM'c^!jB C9DN ?;SuD(]#H y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chara.jpg[/img]
)njO(\ F 由左而右是Spinni,Storo,doc,我翻史皮恩,史托羅,達可(除了史皮恩以外,應該音都有接近了)
!e.ZW V'b!\_{ f
W0zPw+fU-_5P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dorcoh.jpg[/img]
x5gB(f7LS 這是團長多洛奇,p-D'N? q nK~;R
?0cn;F&q&Cb
0l.L+\)nVvW[
大致說明就這樣,開始摟.
4^,U[dX I B(_F(q W%j
UG D8uV|%z)s S c^ [size=5][b]共通線(一).[/b][/size]
0ELcI i1e S2|
b2r#_@Q.}n"]&P9q
1Xi A#x)QT@'B 今天的Pupupu Land跟往常一樣和平安祥,閒雲庸懶地飄蕩在蓄滿酒藍色的天上。}Su2ln&Uh
它在花草齊放的草地上架起刀叉,準備大快朵頤。今天的美食呢,就是這塊草莓小蛋糕。t!?O,p3m8?G)z a
卡比把叉子沒入鬆軟的奶油內,緩緩的提起--?y'["G1T1{

Lto;`F(d*Q 對卡比來說一天中最重要的時候,就是享用點心的這一刻了。接下來只要放入嘴裡,就能品嘗充斥口中的香甜味道,和甜膩到化掉的幸福感。s'l9ONj

z `;~R2nOGJ 但是就在這時,蛋糕卻從垂涎的卡比嘴邊不翼而飛。 o)|)Vkg;U;p;{B
卡比困惑地看著還殘留奶油的叉子,思忖著原因。
FM'oEd6tB af 雖然搞不懂是怎麼回事,但這大概是爹爹爹大王幹的好事吧?卡比望向遠處依稀可見的爹爹爹城,然後抖落午後的溫熱陽光,向綠茵絨毯的那端跑了過去... Wr%j i%O W
o(d s l;z0NZf
... Ej9tk∈GQu
.Tg |N_yr EN
爹爹爹城的守衛瓦多迪正靠在柵門的柱子下偷懶,因為是不請自來,卡比禮貌性地揮了揮手。
3Ao]/K W Zx9Y q k#ltb2IDz&X
「大王今天謝絕訪客噢」看守的瓦多迪瞄了卡比一眼。7Y9n8u3m.A5L
.\Xd#F#{)h4a4`l
雖然話講的很嚴肅,但從瓦多迪的口氣中卻感受不到想認真勸誡的態度,只像進行例行公事那樣,懶懶散散的應付一下。T#z j^Gw

3f9iK%Jm 「......」UYG/pqS/p
卡比無言地看著守衛幾秒,本來想表示些什麼,但最後還是搔了搔頭,往雙頰內吸入空氣,直接飛越過鐵柵欄。
ge|Fb r
!g+nXj8r(}&F\ 而另一方面,明明已經放了一個入侵者進去,身為守衛的瓦多迪卻完全不放在心上,甚至連頭也沒抬地繼續打著盹。I.vT9^1j7A d0dd
===========================================
1[w:V:t.[4B+C 城堡中央的房間內昏暗不清。%SY1DzV r?
戴著紅色絨球毛,身著亮紅棉織外套的爹爹爹大王,正背倚著坐在專屬的王座上,抬頭看著發出光亮的大型機器。機器的上蓋和底臺邊露出的信號燈不斷閃爍,放出能量的圈紋罩住機器的中段部分。
j Q&f_!w%B
.E"|!D j%R.u.E#K4J 「大王,這個東西是做什麼用的啊?」,_\2^ Dw j
站在機器後方的瓦多迪也跟著仰頭看著機器的裡面。+V/E5}&?"Nw7G

g0Q6lF|T-mY3~ 然而隔絕能量力場的內部膨脹著刺眼的光芒,瓦多迪已經用力地瞇細了雙眼,仍只能勉強辨識出光芒中有著『某個東西』在漂浮著。8w@O@c e ov
&]8G9p#zR
「你不用知道,顧好就行了」l} {8P,e-C&c
爹爹爹大王皺眉說道,並歪了歪扁平的鳥喙,明確表現出拒絕再提問的態度。K&O5S8hkw&l
9`8b,\d*S{
「大王!不好啦!!」LpIaG7Z(y
氣喘噓噓的小嘍囉跑進房間,氣急敗壞的筆手劃腳。B:l B#w3B
4I6H;?r7G
從走廊外面傳來吵雜的聲音,不時還有易碎品落地的破裂聲。再從小嘍囉破碎的詞句中聽到的'卡比'兩個字,爹爹爹大王已經大致猜到發生什麼事了。Q+~h:\B
kpo(OL]!K
===============================================
d PJp8Vo5@#e
+CJ5uZ,wyLr7^4I3S 穿過城堡大廳的卡比前方,站了五,六個擲刃者(Sir Kibble)。
(V'h6Ir0q1[ 他們頭戴古羅馬劍鬥士風格的後罩式頭盔,手裡則抓著m銅製的投擲用薄型迴力刃。
6hc:S.^yP ec qd9{2{)~i3Y
「入侵者,停下!」+D7t Wq*A,nO%s q8Mb
&ou G.X I0_8q
卡比一聲不吭地疾奔過去,而在說話的同時就甩出武器的擲刃者,想必也早就知道單薄的言語威嚇不可能阻止這個足以以一擋千的戰鬥機器。"A e(nI)G)?wQR}
數片鏢翼乘著空氣上揚力,重複著頗具殺傷力的迴轉,封鎖卡比四面八方的閃避路徑。LXW ^|,[2P

4A0uj0xBp6q@ 「......」j@UZ+j(j3hU
卡比急煞腳尖,往走廊後方大力一躍,以幾乎要貼平牆壁的狀態擠壓柔軟的身驅,把爆發力再次積聚在腳尖。
_Oug iy!IS 迴力鏢破空,以斬開大理石造牆壁的態勢飛向貼平在石造牆壁的卡比,然而,就在削掉卡比肌膚的前一吋距離,弧線彎曲到極限的迴轉軸終於調轉,迴力鏢被迫拉離近在眼前的靶的,飛回主人身邊。k@*Z*tM:Vh%H }t }8k
在這刻,卡比點燃積聚在腳尖的底力,爆炸般地緊追在強制返航的迴力鏢後,撲向擲刃者。
g5s|`g ,wn0b:_d2Z.b
在擲刃者接住迴力鏢前,已經貼近至攻擊範圍內的卡比微吐一口氣,打開嘴巴,展露出隱藏於體內的空間斷裂層。7T~\N2r'cr
'oQh7a4qdn

(f9t(Uv5},`*V %q~4@Ak(?/{_&^
星之戰士是受惠於zeta,同時受zeta囚禁的半虛擬無生物,既然是跟宇宙同級的'神'所創造出來的戰鬥代行者,理所當然有著偏離常軌的戰鬥能力。裝備空間斷層的荒誕做法,猶如在卡比的體內置入了一渦容量無限的小型黑洞。F4Y8dn eY"D)W3B@

/I a sT0fuI-ww 引力透過切換為黑洞洞口的嘴巴釋放,搜括著周圍一切的存在之物。
6x,n2]wy?0e 六個擲刃者的雙腳都從地面被連根拔起,隨著氣流產生的強風灌入卡比的嘴中。
n1u4O(|t Ze&r %l [,J O0l%A-^)w

0G0v'Xn*d;?I ...以上繁雜的原理,以傳說的形式流傳在各星球的古籍中。;X*e;|pb5[ ~N3I
A@ N`m
『七宗罪』。象徵著世界上的七種罪惡。&r0}#D[@uP
而卡比的能力,即是七宗罪原典中的『暴食』。_b&x7K `)Bly
那座沒有盡頭的墳場--那頭貪婪的巨怪,就棲息在卡比嬌小的體內。F*S xe~T

M;p'fC_ 「啷」「啷」
X3gs-m0D `5t,B4k
S"zC@ tr Sgv ;Y(j}(E-K
迴力鏢掉落於石板地上,金屬敲擊時的刺耳回音響徹已空無一人的走廊。
Y\+Aq n"iuG v EC
~y!] S ^;eU9Z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23 01:31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4

[size=5][b]共通線(二).[/b][/size]T Fy,ti9g
[b][size=5][/size][/b]
_u@N!y{7\ik Q] 「全部被突破了!它馬上就要來了!!」
;q#c h"}xga C5C 傳訊的瓦多迪已經方吋大亂,只差沒鑽到地毯下去。/wkZC"@ At+J$wFaX
_5QP0g!g*w}
「果然擋不住啊。普通的囉嘍再叫上幾個都沒辦法拖延它的腳步吧。」
:~+vr*BNy~/s 爹爹爹大王緩慢地點了點頭,從王座站起身,俯視著紅毯那端的來者。W]})Mc5ap
T%C&ea%ZQ
「你這傢伙,又來找碴嗎?」
[e&l P$[LInZ-}I ?%EI7`9x#c9D
「咦...」瓦多迪回頭,看著前三秒自己剛通過的門口,此時正站著另一個人。M5rN8t2o

.w2^!e Z&}7| b 陽光從半圓的拱型窗口穿進大廳,原本難以識別的揚塵正在光線映照下漫天飄灑,
-h!K+\.N8Uf"rl-j+c:T 剛趕到的卡比正比手畫腳的想問出'蛋糕'的事,卻在中途打了個小噴嚏,撢了撢落到頭上的灰塵。
7A]*j6fl/S4~ D-f-rq;T"F
看著卡比幼稚可笑的動作,爹爹爹大王卻笑不出來,只能帶著殺意瞪著卡比。 GG&H [M]:L$S'U s
星之戰士的精神年齡猶如一個幼兒,連說話都還不會,所以才會為了一塊蛋糕大闖城堡--
c_ z U-{t_KS&a(se
!@ Hh6B&w9UY Pq$A``}V,t

8sw6wcYoH1IH
f1DS\,t(?-` 根本不可能。
A1vct7TQ %A a @@J EBslx
C`jRzu

)mXxW R2rj ZIq 爹爹爹大王從卡比的身上看出,這次行動的背後有'祂'的影子。Db_8D ^,k8gY
除非是強烈違逆自身意志的事,不然大部分的狀況下,就算身體被操縱,卡比也不會察覺。
C(|` GX0E*D!B 僅管肆意奪走生命的責難,會在將來懂事之時不斷折磨這個孩子,
[Sz~r e7r+l6{ 不過大概永遠沒有人可以制服它體內的野獸吧。 SM0J MxY&G
bOd/OR#v rNP
「要是扯到祂,那可就有點棘手了」-Cb%?Xz.Xt
B L-qj$f8^;K L
但是有些架,就算幹不贏也要硬上。d6Qk3Nf,vr
爹爹爹大王打了個響指,舉起了他唯一運用自如的武器--也就是那把重達70公斤的大木槌,踱步走向王座旁邊
0q7XNwrk:Q%]{ 回應響指的叫喚,位於王座左右側的大廳入口魚貫走出了四,五個大型瓦多迪。Ge Z3b%kZ F^

]g+o7W|#U Fw-Z m 爹爹爹大王舉起槌子,NH qn v+m
H YLxZ6]*m`
「'你'的挑釁本大爺照單全收!開打了小鬼!!」.Vg/_6x+Szy
*G9p.^2G(h@
用力砸向王座!!
C#ot6U:Z;ql
V EP't*{Iv 與石板地相連,打造時一起雕琢的石製王座,從根部碎裂,嗖地飛向卡比,;D%l` |vA
有如擊發直徑逾一公尺的砲彈般,刺耳的轟鳴聲直逼卡比。
p d2Qk*\n2R h Za:iq ?(o$s-z9GM
\&|&|]~/P
「......」
2n/s"v)y:n+x(z
P$W4\;@"`9[ 卡比張嘴,吸氣,釋放'暴食'
f,K#j1WJk |C 它吞下逼近眼前的氣流,熱能,甚至是聲波,
TF9h T"x.gs 轟鳴聲消失,足以砸穿城牆的砲彈不留痕跡地消失在卡比黑暗的體內。
Q fFD8C.XtA4oe
(_8g1}2w8kx 五個大型瓦多迪一湧而上,抓住卡比閉上嘴巴的硬直時間衝撞過去。9g/]"^|L(Z;b%Dg8z[P
雖然被撞飛,還栽了個踉蹌,但卡比柔軟的身軀幾乎吸收了所有衝擊。
XIaQ^ A|4I^ }(XO){W a@
但是這兩下,都只是為了拖延時間的佈局,爹爹爹大王已經拉近了跟比卡之間的距離。8ex(}?;R(In7@

VL(HG ^z%o 重型木槌咆哮,在卡比起身的同時佔據了視野。
r3Rz/b3|3UUF
?s%h6RjO8Zm$s 「啊啊啊!!」'nR;@ }"j+o

;DT{&DsP 從未進行環境清掃的大廳煙塵四起,j/wT(V(~
爹爹爹大王大吼,在第一擊後扳動後背肌,把快速抽回的木槌立刻做出第二擊的橫掃。
\"}(o)k'J3r zJa
*B8J(^Gu,cj 鏗!\ Y*J|].Ab
6| V*IGX5Eh^$Jy2}Ub
爹爹爹大王的攻擊被擋下了。不知何時出現的某尖硬物體在煙塵中反射陽光,結結實實接下了木槌。
yh@k E2\IZ:C` 卡比抹掉右眼上涔涔流下的血漬,飛身躍起,甩出那把武器。 th&GZCG:HY'l

_L2eM!G,BY8q0s{ 爹爹爹大王為這奇襲所震懾,後退一步避開。
o4n` @:FF@p8j 飛行的武器發出咻咻聲拐了個大彎,飛回卡比手中,沖散了煙塵。
"nu^v&Mc'u8\m%I!O
{ f G4Kk8p*D(UL --原本赤手空拳的卡比已經戴上了掛後勾的鵝黃鴨舌帽,手裡抓著黃銅製迴力鏢。
U:l5[GJ D
`-ve)QO 迴力鏢的外表與嘍囉擲刃者的武器別無二致,但是可以接下爹爹爹攻擊而不當場粉碎,
5i p4l.EM(J AS 就表示那個武器更為堅固。
6X&i2Ns(|m|,n 8}8dcmVqb
這就是星之戰士的第二個異能--偷竊。x4u\N;DR:]d_+h
分析外形,質量,構成材質,竊取一切能利用的資訊,徹底將吸入體內的有形之物收為己用的力量。c3y"icBw?^
這股強行佔有的意念,溯其本源同樣為七宗罪之一的'貪婪'。$T+qm&S8i!V MG.q
5|2n.xi bkR&S!h/^
卡比欲趁勢追擊,再次甩出迴力鏢,卻被爹爹爹大王一擊打落。-Sjgc[zb
「看來這次你準備的不夠充分啊?」
^k2]6c k:MOW.r
8}1m7h(})EWj 卡比扭轉身體,左右手併用地連續丟出兩支回力鏢。但是爹爹大王卻邊衝刺,邊用重槌將回力鏢掃下。
nC&AAP 卡比丟出三支,被掃下,四支,爹爹爹再反手一抽揮下,七支,擋下,八支,震開,十二支--D4Y.wFd3RZZ

b"x)r.g;AU[x 卡比以Z字型反跳步迂迴後退,看似孱弱纖細的雙手高速揮動,揮動軌跡的殘像化作兩面交叉的扇形。6o k3qb5V hl6dC
爹爹爹大王則有如加裝噴射引擎的戰車,把機槍似連射的迴力鏢悉數隔絕在充當重裝甲的大槌之外。B uu'? V+E
%OS)v@-K Nvls'Z Pg s
突進的暴風彈飛一切干擾,向卡比呼嘯而來。+U.\KF,yo,mFy
T|K8be)V
被逼到角落的卡比冒出冷汗,在下一刻改變了投擲的軌道,
vT8nB$GE$R&]c 阻擋爹爹大王的直線掃射,散成從四面八方投去的弧形黃光。D l$u-IqE^4]CI
/M+ly-[0|d7oU4Y
前方的阻礙消失了,爹爹爹大王的突進速度瞬間倍增,但是被包夾的情況也讓他命懸一線。dw"ulClNa9Sm
"k!n)O1e r.F:^u
先施以強大的威壓動搖對方,使卡比因為慌亂,而從同個方向丟來緊密的攻擊。。。o}:G"q5T:K
這正符合爹爹爹大王一開始打算誘導卡比『硬碰硬』的如意算盤,這種打法同時也是他能獲勝的唯一希望。g.M XBp5|pR;{
z%n Jh,kkWH#C9d
不過一旦狀況改變,情勢就會立刻反轉。
l p}B!~p7J
7r(m)SA3Qq 「...結果還是這樣嗎。死小鬼,還真玩不過你啊。」2d.E1xu!\

(qx%yg`| y6ox 爹爹爹大王一開始就知道贏不了,最多也只能製造出兩敗俱傷的局面。
3zdX]!^ Z0y 由眾多迴力鏢編織的黃絲大網,在大廳上空交錯,嚴實地罩住了爹爹爹大王的所有退路。
?9XzW/F8U$C 爹爹爹大王對周圍掃來的凶器視若無睹,改把注意力放到追至其身前的卡比,舉起木槌揮掃過去。
cQ(m'jm[`-Q8OA
KyC PQqHY 啪的一聲,卡比被實體的暴風正面轟飛,撞碎房間角落那臺機器,失控的電漿猛烈噴灑。
&Rh)x"K1a3v'n 隨後籠罩在機器中段的防護力場就消失了,位於核心那異常刺眼的光亮也開始緩緩淡去。
g V l#hu%N{v ~n5Rk ^5].M u
另一方面,在揮出最後一擊的同時,就被四面八方迴轉的迴力鏢切遍全身的爹爹爹大王,1cP]/K8_
用把手遭斬斷的木槌支撐身體,跪坐在地。:od"q)C"v4K
外套殘破不堪,外露的棉絮徐徐飄落,木槌不過是碰巧擋住了致命傷,爹爹爹大王對自己沒有當場死亡感到驚訝。
7fS(xW6x:v+E c
:q9m%A:E(X0m8e ~0t
XXZ }KX 機器解體的金屬肢架中浮起圈圈粉灰,一隻小手從中穿了出來,隨著碎散的零件堆土崩瓦解。
5qw J\ c&veM[M 卡比那皺著眉,被灰塵嗆的連連咳嗽的迷糊臉又重新出現了。
.x Bm1^:o0Dd 它困惑的左顧右盼,似乎沒發現自己是被打飛了。 aP5@%x0vc5qsc
雖然不是毫髮無傷,雖然是狼狽的灰頭土臉樣...可是,卡比的傷勢很輕微,仍保有九成以上的戰力。8{7J"\ZIkI
-RnPT%M2d Rg"E(dO
然而那副樣子越是傻哩呱磯,就越是讓人覺得無力---彷佛剛才努力奮戰的爹爹爹大王更像個蠢蛋似的
B`] x&lK2E M*A$f ,就是如此犯規的戰鬥天賦,造就了星之戰士無敵的神話。
-m Vr$h7FI5w+^s l
1E`*\@fk(n n/ZF 爹爹爹大王看向機器,預想卡比會輕鬆的把'那樣物品'取出,可是,/^"bajG6}*R
W^^O0H _L
「...咦」 U(W Si$BoX i4w
&Ph` W~&v
...強光消逝的機器核心內,沒有任何東西。卡比也順著爹爹爹大王的視線,歪著頭看向那裡。0`IZ;|"ns
#`c{J}5A.k'PKH#s
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憑空消失了?既然在機器的保護下不可能拿出來,那就是在破壞掉後拿出來的。
ou[\e-{c 但是被破壞掉以後,應該沒看到有其他人接近那裡才對啊--
'aWEq|C6M$O!U
o:^ sd'a!x
[jR.t D3g9E;v)u 9z$H#K}A vq L
--或者該說,肉眼沒辦法捕捉到接近的人的身影?zx1a%l/O9^

,`#gF!?`:Bn5e2n+T :C.`pyww1Qiw
被機器的爆炸轟碎的牆後,站著一大群老鼠。,vx!^*Lk4Q
其中與旁邊小隻的嘍囉們明顯不同的四人,居於這神秘團體的中心。b]} r_ ns#O-i
X%aF@q5jH6e,n }
戴上紅色墨鏡,身著過長的披風,一臉賊笑的黃色矮冬瓜,h,b}4Y#\0_(r
留有一把綠色鬍子,搭配螺旋條紋眼鏡,看似冷靜深慮的灰白老伯,Kw"T6S d'V7Zg
綁著紅色頭巾,掛了半邊眼罩,靠單手就扛著沉重寶箱的藍色巨無霸。
d0lS&g1ysq
Ie/Y6\UV1J"c ...還有位在正中央,漂浮在空中的奇異男子。(X_!tNue
男子身披暗紅色的斗蓬,將大半的臉都藏在高領之後,/U7xJ,S{
斗篷則以鈴鐺緊繫在胸前,斗篷下擺彎轉出有如蝙蝠翼膜般的凹曲尖角。
%nv}KQ
A.q)j,h_aEo;W 「這口箱盒就由我們多洛奇盜賊團接收了。爹爹爹大人,在此感謝您的慷慨。」
"I&Q e'lW,{ 斗篷男拉了拉頭頂鮮紅色的高禮帽,露出嘲諷的笑容敬了個禮n X8X\0u:c#ZW9J
CiOyn^!t4t
「雖然外表很像,但無法確定就是這口寶箱。之後再打開確認吧。」 As"]&@-M!~8D#z
灰白老伯沉吟道。
&z.x"O4LFQ#E Vc~E!tof ]
「呲嘻嘻嘻...團長,咱們還是快溜吧,不然史托羅那麼遲鈍,馬上就會被追上了啦!」Rt:_*tsU9]!sA
黃色矮冬瓜跳上跳下地催促。%c9d0p1CT^r

/XZR#CP.M1EX.jd 「史,史托羅,這次會跑很,很快的...」M7U.yQ D$` @&M
藍色巨無霸有些口吃的回答,隨即焦急地轉身邁步,其餘人也跟著迅速離開。
%yko(g6t'Q5E3b fHW"F Ek
「那麼請容本人告退,祝兩位有個美好的下午。」
:|S0p Tm|#H#e @ D\ 斗篷男又是一抹嘲諷的微笑,並轉過身,由墊後的位置一瞬間飛到了團體的最前頭。].q|{6N,]!bS8b1No

wk:y Hs 如果是這種迅雷不及掩耳的飛行速度,的確有可能逃過肉眼的捕捉並取走那口寶箱。
VJ;B7g[k 卡比呆呆目送那群老鼠聞風離去,腦中則想著從自己眼前不翼而飛的那塊草莓蛋糕。
!o|"p(}U
5[Xpn I4? ~7}q` ...難道不是爹爹爹大王,而是他們拿走的嗎?
7o;P`,fx#I"s\1vk 5a.vqX7oG h/s:slM
「還發什麼呆!白痴!如果那些蠢材把寶箱--!」0NEu\'@-|
A1Q/JQ l T-X"d
爹爹爹怒吼的聲音居然就近在卡比身後,卡比連吃驚都來不及就被爹爹爹大王單手拎起。
Ka1p k1o Y 「去啊啊啊啊啊啊!!」
ga{&d5W yM*OL7M/ts
mdH7]c.e*l C)w 然後爹爹爹用那砸碎王座,彈飛迴力鏢的怪力,把卡比拋擲出去。
,pm|#M,OS Q"q 5V(~_Rs$B-G3]&g
vYaz V Q[(i_E
前方撤退中的多洛奇盜賊團反應不及,被卡比的發肉身砲彈轟個正著。z)r"x0K|~&\&I&og
寶箱從藍色巨無霸手中飛出去,石板地在同時承受了巨無霸的體重和卡比的撞擊後也碎開了。(o$E+y1dtU5bF

6fLY0kt#nXv P6uH-LMd"y
--而應該建築在平地的爹爹爹城,不知為何卻在石板下露出了深不見底的大洞。
2vP%Y3YH&sX9_n9W7x 掉落的寶箱,卡比,及多洛奇團的眾人就這樣消失在黑暗的洞口中。
]u3u1[#TIU
%bV |&i\j)B0g 「咳...這下會怎樣本大爺可不管了啊。」
$Dp9S)k7vx;[
Bm*RtE 將寶箱交給卡比固然危險,但要是交給那群搞不清狀況的老鼠,則已經不能用危險一筆帶過,根本是自殺。
"Nxs;u5oJ 爹爹爹再度跪坐在地。剛才勉強重傷的自己移動時已經把體力耗盡,再加上最後的投擲,身體早就虛弱到沒暈過去都嫌奇怪的情況了。(?z-ZR4`rD*[

/C4o.w?8DR*p!gO2G-?n)Q 「大王!∼∼快!快來人!為大王療傷啊!!」w.I"d ? FS!V @ V8z

$P9y.^`:cE%U 身後亂成一團的呼喊,爹爹爹幾乎都聽不見了,在意識沉入黑暗前所冒出最後一個念頭是...
9z/}bUI5G
y+Y]0I|~_F
nv8j4C \8L(z 『小鬼,一定要把那口箱子從牠們手中給我搶回來啊』
k"Tzh/_
-{!fg x5NVK ======================================================
&E5uWr(I)j nb)M{4[4a ^
[color=red][選擇項][/color]s(Z i)@l:P[O
[color=red][/color].\9[|'E%o{
[color=red]在一片黑暗中[/color]
'@1k#d w3b0yy*\
7LFpwQs%e →[color=red]1.他--[/color]
X%h)Q.PE7}U  [color=red]2.它--[/color]
{cEm,a5h5j  [color=red]3.祂--[/color]
+c:GHoiK,b R C"M~JV'?6C3y+Z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2 13:57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5

[color=red][選擇項] _)EN6EN+DE
N I%Rt;T;gO
在一片黑暗中[/color]
"V8uO#LD3v 3^Fo3F$eb5p
→[color=red]1.他--[/color]
aUb^H3]  2.它--FZ`3Y#z!X
 3.祂--
-A@P a iK o3a|.w pv
%WEk-IBWY

xXLwO0L7U$R [color=red]--他,張開了雙眼。 [b](春之線 開啟)[/b][/color]
7U)M-A mJ H:j M.r0uL j
沙...沙...
EqU1~9|/Gq 黃色的老鼠用藏匿氣息的特殊步法前進,但對他矮小的身軀來說過長的披風,卻在地面拖行,頻頻發出明顯的摩娑聲。
r&Z:w'_7a&xR ?~*|rX rWdmx
「團長。又找到一個寶箱∼」
#|#GKm,C8ja`%W&f7Fj 史皮恩對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空間叫喚道。
,V@!zO `%X1n/Q%J }YHq7y 5G$}X ^ g5x4rG C
晃動的暗幕那端,漸漸浮現出紅色的斗篷,『團長』多洛奇悄然無聲的現出身影。
3O w l2vPH
qT)D*u4G e)onk 「不是目標物吧?」
u P)jUGH 多洛奇判斷道。f3F LA-f o+}:[

'l&|,d7K5q(M 如果真的是他們目標的寶箱,那來通報的史皮恩的反應一定會很激動。
cv7wJM(LS2C4| 「不是啦不是,裡面是珍稀的食材。我說團長啊,我可是纏鬥半天才從星之戰士手中逃出來的。:sy.a6j/Es
那傢伙只要一看到咱們的寶箱,就會蒼蠅似的貼上來搶耶。」
k"?.S W3x ~"Vv 當初調查看守寶箱的爹爹爹時,發現他沒什麼頭腦,但擁有不容小覷的怪力,戰鬥起來會有點棘手。
QK3XC W6d~b8R 為了製造鷸蚌相爭的局面,團員們討論後,決定把星之戰士引到爹爹爹城。5bL_*bvP4L6Zh9Y
1qL|u*_2NJ Cd.j
本來寶箱是輕鬆到手了...但馬上發生了意外狀況。sT1fZ6FqLpc;I*["~8R
拿寶箱的史托羅被星之戰士撞倒,不但到手的寶箱掉了,更引來之後星之戰士的窮追不捨。不得不說...
Jd~/w3` w3g3ZE-C .`8m6Yw^B)]
「星之戰士的事是個誤算。本人也太過低估史托羅的愚鈍了...不過,此事馬上就可以解決。」
F&b.c6HCP v 多洛奇微微頜首,像在估量什麼後拉了拉高禮帽。
1D,@&Q%WJc2kh
n:kuQ qc1x!tD 史托羅與灰白色的老人跟在史皮恩後面進來了。 FP+v4Sd(E4c1y
~-P F)?v]0b]
「兵器準備妥當了?」+Ex ac6sJI4r3r6QQ
多洛奇出聲詢問掛著大把鬍子的老者。7MB1d!O;Lv1xG

/S;qS9Wj0G(qOV 綽號『老博』的達可,是物工學的天才,也是盜賊團中最擅長機械發明的博士。pYDP-_ZQ`n.f
但不知道為什麼總喜歡戴一副品味詭異的圈圈紋眼鏡。如果大腦的容量是有限的,那達可腦中用來存放美感跟品味機能的空間,大概都被過於發達的理性邏輯給佔用掉了吧。KWn0RT&??Dh$V

!n\6b {}7|2? 「沒問題,下次讓老身有機會測試那部作品的能耐。」AoWf't0g
+[ y$C\1O8K
「那個星之戰士要是再來攪局,大概會變焦碳吧∼呲嘻嘻嘻∼!」
%X~r0MPyu 史皮恩說著賊笑了幾聲,跳到史托羅的背上。&Js X(}n1K}Y){
0d+n(W.x5t2Xt
「那麼該下達指令告訴大家,要準備移動到下個區域去了。」8U a$~/J C
多洛奇打了個響指。b nW7DTW8~ SDK
r7Y }|t
黑暗霎時迸裂消散,顯露空間結界外面的景象。
cY`K"dS"md w +|/U/Zq/w|)Ec
青空明媚,和煦的白日在酥軟的花原上頃倒晶晶的金砂。飄來的花香盈滿鼻腔,木棉絮乘風翩翩起舞。+^$}hb`c1z
但是,多洛奇的心卻湧不起任何感慨。
"lv~\`l9r$I'Gg 這點程度的景色,根本無法和春天的『翠麻谷』相比。洵爛的花海在多洛奇眼裡是一片令人作嘔的灰茫。
2d6G%s#D5M6u eLfuQJ
「各位,」
1i-iG],LR*f 多洛奇環視佇立在周圍數十位伙伴,揚嘴一笑。
*o1iXj2U+zFK 每位團員的的瞳孔中,都只映出紅色的斗蓬。r7M8T&T5C4fN+l
「隊形照舊,劫盜目標『禁忌寶箱』,向空雲區出發!」4G5WbY#s0P6J8w:iX
)z8p ]-Z[5T
有條不紊行進的隊伍間,吹過低沉的微風。(G dr3I tM5FV!},t
微風的終點,是圍繞花原的森林,在那之外,有大片的雲靄。
\'_$JSb3SB ============================================================
7| J+q+V-y 腳下踩著柔軟的層積雲,上頭還有另一層厚重的積雨雲,頭頂灰暗的雲幕隨著狂風飄蕩,雲內閃電在灰暗的空間中乍出閃閃幽光。-wj_ ?dwxS
:s-VsDxte7_d
現在多洛奇他們就位於雲層之間的狹縫中。
?Gwr _6M EKw } Y7|
%Q j;n(a0X)y{A)DC C$n 三天前,空雲區的住民全部被盜賊團給驅散。
8D ?\Kx 搜索持續了三天,盜賊團尋寶效率奇高,大大小小的寶箱持續以驚人的速度累積,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
F#hM7[2@&W i*B
y@{;i;~o7U 「這樣看來,大概也不在這一區。」-WE1} |-uc nZ
多洛奇輕輕挑起胸前的鈴鐺呢喃道。
@0H(g3Sd@nnD *qwQ7A6CZl
鈴鐺前不久還發出嗡嗡的細微震動,但現在已經靜止了。
e3?(I|DucZ 這個鈴鐺,是多洛奇片刻不離身的密藏寶具,名為『饑渴的冀求』。
?R%S8o2E9gC#E 鈴鐺會鎖定配戴者最強烈渴望的東西,對其產生劇烈的感應,結合多洛奇的術法後,已經變成搜索寶箱的雷達。鈴鐺可以感應到有異常能量波動的寶箱。但不知為何總是精確度不佳,只能模糊地知道大概的範圍。
Wn D-z/@d[ k4|-d 所以鎖定寶箱所在區域後,就由團員們進行地毯式搜索。
0R'|2k mf?2Jd!t'W;}y
&RL&t+P/e i~ j 沒錯,『禁忌的寶箱』必定會散發異常的能量波動。因為那是蘊含強大力量的封印媒介。
V*{ a2]M^ 至今在這個Pop Star的地底已經發現無數寶箱,散發特殊波動的寶箱也不在少數。\ F8nqO

sQLg6wPIyb%V ...寶箱密度過高,輻射能量數值過高。這些都再再顯示Pop Star星的異常。
f@i }~ 雖然目前還沒有找到,但多洛奇隱隱有種預感,他們尋遍大小銀河,踏破鐵鞋尋覓的『力量』,就埋藏在這個星球地底下的某處。-CO.oGxK gw4FX
*z%x3\2lw#s)\:QC
「團長!它追來了!」%t&H F$U ^JN9O?
某個團員扛著寶箱,慌慌張張的跑來。za1g8[$C:]

}(x}D9q 正如所料,追來了。9c2c(e3@7T

4x5_KH6EK 「團長就把那些寶箱拿走吧。由老身來打倒它。」.hxf k&X
達可點點頭,進入駕駛艙,驅動用來對付那隻怪物的人造兵器。
aY c+N^ Wnj4X.O.O
電漿在機膜上流竄,上升力流托起球型的身軀,接著內藏的四支觸角同時伸出,噴出可控式凝結核。
e!u5u'n2M1R'QO 粒子在周圍高速旋轉,帶起螺旋狀的亂卷雲,充當包覆金屬骨幹的表皮。BZg'bc?Pf&l
最後,碩大的電子單眼從雲皮下露出,映出無機質的綠色光芒。0^G;i7f0K7] hM

B pq7L:\F 這就是達克為了空雲區戰鬥量身打造的兵器,青眼雷雲。Qh'w(nMC+^`'G
i fo|o"V
星之戰士穿過雲層的狹縫,張望四周一下後發現了多洛奇和達可。z,~:_%i6us*C z
它慌慌張張的跳上跳下,雙手揮舞到滿頭大汗...這是在用肢體語言警告達可他們站住吧。![r[U_
至今一直避免跟星戰士發生正面衝突,認為我方會馬上逃走也是理所當然的...但這次不同了。
0x y1}9Jp 3M,MAp w9A
「上。」!q T+['Bl$xa'_"[M N
多洛奇象徵性的一比,下令達可出擊。隨即轉身,飛向那堆寶箱山。H9n+z%ROm?+R
W.EFh+{ xx,TX
同時,星之戰士用與那不穩步伐不相符的驚人速度直線衝刺,似乎想奪走團員剛扛來的寶箱。
x{!ZK4E 9f,c+C,{BLY,E ed
「這個先讓老身保管。」9s j)~7A;c1YX
雲雷以輕盈細膩的動作從團員那裡收納寶箱,將其緩緩沒入表面柔軟的雲衣之內,
'H ~9cv H? k 然後轉而對向星之戰士...那頭神話中的怪物。%S}{ Ne

t-]t9U_W s 一陣狂風大作,雷雲順勢俯衝,撲向星之戰士。
rld F3};Li t ^9S 如果是一般的東西,被硬甲包覆的機械如此衝撞,馬上就會血肉模糊。
9tM4i]~ 然而星之戰士仿佛絲毫感覺不到恐懼,雙手帶起旋轉的氣流,化成一道小型龍捲,兩者就這麼對撞上去。
AMyK B ZmQ 激烈的震動,使雷雲機停頓了0.5秒,外殼一瞬間還迸出了火花。m6d,I0d-p!Nv
1I6y/B5Br n|4V9J
『機體總受損3%,內部主要機能運作正常。』
%]tcd%Ym5T1Rv I K k Tc
系統AI以電子音告知狀況後,達克暗叫不妙,調轉機體,面向飛至另一端的星之戰士。E z:wA y
星之戰士在這種生死交鋒的情況下,那依舊渾身軟綿綿的迷糊神態,看在達克的眼裡,實在極度異常。
"lb3_;fO8QLH9?dZ/v 接著它再次帶起龍捲風,毫不畏懼的掉轉勢頭。
(uJi/tX%~I J
reC6R-H4U'L 『一號兵器啟動,系統能源出力80%。』
M(hU'u)bX;j /a[YE5A3W1b3R'q4ym
雷雲的觸角切出正負電極,微粒子燃燒產生的功率一口氣突破臨界點。/| i5U@3L4Ata
啪。啪。啪。啪!青色的電流在雷雲周圍迸彈,瘋狂得跳起舞來。高伏特的閃電纏繞在雷雲上,形成危險的防護網,只要稍微擦到,就會變成焦炭。
"PO.i*I l)K Ub:EPgt [U
但是星之戰士卻毫不猶豫地直沖上去!Gqk!G| w)q
E l[ m }m
那小小的龍捲中心,凝聚著超脫常理的風速,電流被怒風的利爪砍裂,龍卷風再次撞上雷雲。
2Lr*@2^]uC
/\ v U:sXkk 『總受損23%!警告,兵器收納庫異常,兵器無法回收!警告,電子眼破損!』oV2W/\ w5z5A

N\y;O}3cjb ...無法阻止它!
0T-u-O*O_$uPz\y 雷雲已經連雲衣都快要無法維持,拖著外露破爛的甲殼往上飛竄想要逃開,而星之戰士緊追其後,兩者雙雙衝破濃密的積雨雲。
+xK| G2ogV
!cX.W6z;Z[?5b 『最終兵器啟動。』+CIW7nB0e0C#AQ
,{ f{3k%Z,@
雷雲的電子眼圈脫落,卸載隔離罩,短短一瞬間露出內部複雜的迴路晶板後,替換上加壓融爐。;L(Yb'XM:y
卡比化成的龍捲第三度衝過來,這次瞄準的是雷雲的電子眼。Qq-m-p3?7D]*b*w!L%b

^i2kD8sK"Y"B 『加壓裝填50%...67%...82%...』
0Ws"X-U9` zY f
9ji3t#o9A 直射的烈日刺眼到無法直視,在遠遠拋下雲之頂的高空上,兩道黑影進行最後一次交鋒。Fp5C5Bs

{N!l mtw 『...100%,裝填完成,發射!』E1Z(kfS(s

H'S/l4OJNw ~ 雷雲電子眼的位置,打出雷能壓縮加農砲,直擊龍捲風。LB&|-z2{4Qk
即使身處在加壓能量爆發的中心,化成龍捲的星之戰士還是勇往直前。"vZfhW8ic
畢竟是強勁的核融閃燄,就算是無敵的星之戰士製造的龍捲氣流,也免不了地從外層開始微微剝離...
uz iTo#R2O(u
d{p:A?7[j
#\~z1L8x I&G ~p~ 儘管如此,龍捲風還是用足以遙遙領先剝離時刻的速度,先行貫入了電子眼。
*Z*[{!B.M2IR'[-Sv
K$`0@P!L.|6] s8A Z d K 『機體總受損程度42%...45%...46%47%48%49,81828888889697...%%!!』
5BE1TBKA(PX 8G2\4U-Ef4~m }D
爆塵波貫穿了下方的烏雲,及其下的無數雲層,切割出蒼茫大地上一角圓形的田野。y q5t{IRqZ(a
警示燈大作的駕駛艙內,爆出白光跟火舌,達克還來不及感到對死亡的恐懼,就失去了意識。!{^_?,hLs5J Ik3_]
g#K_Nw5S0pI
......
E!i A6I^
%}RlP)Q|;GT
na [ ~GLm 鐵架,機殼陷入柔軟的雲瓣中,盜賊團的成員開始自發性的分工合作,
$m.lpmS+QF3z-a 有的負責把碎片搬走,有的圍在達克周圍,處理他的傷勢。3H3?Qj)Tm
多洛奇漂浮在不遠處,背對身後手忙腳亂的場面,彷佛身在不相干的另一個空間,一個人俯瞰雲層下方的田野
%Ya q3\'X@NH 胸前的鈴鐺又開始震動了。多洛奇全神貫注在感應寶箱上,所以周圍事物的感知他一概遮蔽掉。1ip7T2p Ar9s `

f9KCe*W$w,S QP&W { _N4HF0gC _J
在把達克從雷雲的碎片中抬出來時,發現他的傷勢意外的輕微,除去輕微的擦傷外並沒什麼大礙。S]r0| R3trk)y#G
眾人鬆了一口氣,因為那爆炸墜落的震撼場面,實在很難想像駕駛者本人還有生還的機會。
U.}7f#o0H2v 不過,畢竟雙方戰力差距太大的問題就這麼赤裸裸地攤到檯面上,還是造成了盜賊團內的極大的不安。
W:zc e,Qk bz0s 生性膽小的史托羅剛好目擊雷雲爆炸的瞬間,巨大的身軀嚇得縮成了一團,現在都還沒恢復過來。
%n S3@5_(Iy6GH A R C7f)l-V[#d4\2f
在休息片刻後,剛恢復的達克馬上拄著柺杖,一拐一拐地跨過雷雲的殘骸,走向不遠處沉默佇立的多洛奇。:[9Y%]#Lg
o&UTLlyM
「團長,反正老博這次沒受什麼大傷害,咱們就不算有損失了,之後再把寶箱搶回來就得了,是吧?」
-{0RLw-jtW"A 史皮恩試圖鼓舞士氣,強作鎮定的說道。
o H[f_
?$]5K|;d&J8B 「咳!雷雲一號機應用的理論,雖然很新,但畢竟是試作品。讓團長的期待落空,十分抱歉...咳!下次老身...咳咳!」
}&{f/PidoS 達克信誓旦旦地向多洛奇保證道:'f tf gr&A
「會派上所有收藏中,戰鬥力最強的型號!...就算要粉身碎骨,拼上這條老命,也一定會打敗它!...」"g6u!_qx(c$[NWNU,t
/H2rK%[ L)k*Sn;B
誰都看得出來,達克正拼命拖著垂垂老已的身軀勉強自己。
ck,T} W-rd j P x ?*j3h3k@/~1~I
「啊,是的...還請務必這麼做。」!sMGCof V
多洛奇拉拉帽簷,看也不看達克一眼。FC5x]9^#O
7Q5Zx#j$F;F5Y%k5K
他甚至連頭也沒回,用無聊並略帶不耐的口氣接著說下去:k3v-}ru3Q XW
「要是有空把自己枯朽的臭皮囊保護的這麼周全,不如把那個精力花在提升武器的破壞力。要是下次失敗,*X3AuE+a R
還得再看到您厚顏無恥求情的這副病癖,請恕本人敬謝不敏...沒心想做,就請離開盜賊團,省得礙眼。」f*K*u/T _.O
GT'K c;l
多洛奇的身上釋放出輕微的『殺氣』。這也是一種嚇阻敵人用的術法。在場的成員個個受到殺氣影響,頭痛欲裂又冷直冒,因此沒有人敢答腔,連平常聒噪的史皮恩也面部僵硬,噤若寒蟬。
GKv3eq1KX#o-q #v(vy#w lW#`
多洛奇平淡的說完後,打了個響指
K;{[P CX 「在場的諸位,還有什麼問題嗎?...沒有的話,下一個目的地已經決定了,出發吧。」n^~@2`M
============================================================?$hc0J5F%J#X
? ^rv(MC
r,Y~ D Y MS
濕熱的熱帶雨林上空,隨著驟起的狂風飄來一片大得不尋常的雲。
-k$y'e;m-uZ8~+Q5{+@ 多洛奇就漂浮在雲的前方,任憑斗篷翻飛,背風而立。XMW4]4~7Q
他以術法製造狂風,輕鬆地吹動雲朵前進,而盜賊團的其他數十人全緊聚在雲上,整裝待發。
;gO z7B1bXYH 4Z Vu.zO3q%YC
雲停在河川的正上方。
G5hs1Jcg4u 「已經到了。現在要從這裡跳下河,沿著河邊前進,」
K4uZ JT#f 多洛奇轉過身,面對大家,
{`i(t&FUGj 「寶箱就在遺跡裡面。」
vT9R!oj3?4Bs6f/lJ 接著微微側頭,示意大家往自己身後看。
/`&BD8^&E4_ M+n8z V l"`*rr{2o
眾人的視線越過多洛奇往後看去,在曲蜒的河川盡頭果真有一座小小的石土堆。7{3O\jRp,^
因為距離太遠看不清楚,但勉強可以判斷出那應該是棟建築物吧。 Twp|f*r"Yi
接著在所有人陸陸續續從高空跳進碧色的河流時,多洛奇殿後,緩緩的降落在河面上,就這麼不激起一絲波紋的站立在水面。m5@ t&lCA

M B'L8S-?ele ...雖然以自己的速度要馬上飛到遺跡很容易,但只有自己一個先到也是沒意義的。
br4wqv 多洛奇不發一語地按住胸前嗡嗡作響的鈴鐺,陷入無人能夠知曉的思緒之中。
+Zb9V:DE|HN NVo| k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2 14:07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5

[size=5][b]春之線(二).[/b][/size]
Kt)o3Efl
.d{6M i$[6}&y0j E.e X Bl~v4lXlP|;m3[
在即將入夜前,盜賊團的眾人終於到達遺蹟。
5R+e\!@ f%oz 那棟遠看像土石堆的東西,就建在一座淺湖中央凸起的沼地上,歪歪斜斜的佇立著。
4HL)dAyXA)j
-Z'm8^ vsK*\ 在這種蠻荒的熱帶雨林中獨自兀立的古文明產物,總會令探險者產生浪漫的遐想,但眼前這廢墟,與其說是失落的遺跡,還不如說是座泥作粉牆修繕不佳的土廟比較恰當。$oZhy [5eMO

x.DzZC_(W0?I 團員一個個從淺湖裡涉水上岸,在泥沼地上集合。
3]X){"e REBCe y1V'TT M!}DI Z
「老博...會,會不會痛?」
[D$@y3j,DvL 史托羅扛著行動不便的達可越水而過,小聲的詢問。
sJ w:\&N S,J;Q.O5\ E3V:Z-OJ{v1g
「沒問題的...啊,先把老身放下吧,非得快點把兵器啟動,全速叫來這裡才成啊。」)fmEk6f
達可熟練地操縱起不明的遙控器。
Q-h5VH!F-B/^ GN)I$I-gU*C4Ot,s
「現在開始進行竊盜,明晨在這裡集合。」
Dk|"^2t&R 多洛奇見大部分人都上岸後,揚起嘴角,以略帶嘲諷之意的冰冷口氣說道:o1LkF.r
「接下來由史皮恩接手輔助指揮。請不要『再』令本人失望。」
Qr;gtK0J1}-Go
PMZ1v o&J:JS*S 這番話影射的對象,是被爹爹妨礙而丟失寶箱,以及輸給星之戰士的史托羅跟達可兩人。他們聽到多洛奇的話,眉間冒出涔涔冷汗。
'V aR:AY aj-a A 多洛奇語畢,拋出一個繪有骷髏頭的小布包,史皮恩急忙接下來,若有似無的顫抖了一下後,點了點頭。
1YQ t h8z8DrL,h"i R1qm]Q5M
「大夥兒都聽到了吧,咱們就快出發,快點搞定吧。」Ds0z-HHh O
史皮恩跳到泥沼地的石塊上,扭了扭那過長的披風,把水份擰出來。R` U f7I2?NF/q z
K0@n4vK.fp6gI^;[
多洛奇先以眼角掃視了周圍後,轉身消失在黑暗的遺跡內。
Z k+v+\&y IQ 盜賊團的眾人,也像訓練有素的部隊般跟著進入遺跡,各自散去。,f0NP^n6h#^
oR&JRn$e8i:Z7T
「史皮恩,我就跟,跟著老博吧,他現在這樣...」zGH(\z;g
史托羅吞吞吐吐的說。f%Y6i,g:?&Y

5y-p2l4Y z,w,p 達可身體狀況很差,的確需要有人照看。史皮恩理所當然地點點頭,以複雜的心情看著步伐蹣跚的達可。 \ Y%c1L@@ v

2W&bVn3]UL 讓團長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t&B*Z4| Z;K\$l~TD
@~NdB
抱持逐漸萌芽的疑問,矮小的忍者捲起披風,用遁隱的方式離開了。
jV0v4R t3`E zCx'MK+|.{L
... O(cU9g5_F*Z1aWSB
jG#`*@(@1^.P q#L/HK
到了深夜,遺跡的發掘工作一如往常的順利。2RG2B*tl

4}$Mxu%w"pK 憑竊盜者靈敏的直覺,總是可以輕鬆發現暗藏寶箱的地點。這點不論是身為幹部的史皮恩,或是基層的團員,都是一樣的。
Dn"t1`:c$tB 史皮恩撥開水坑中的土堆,抬出今晚找到的第五個寶箱。
2_P!b+k#r
k#V l(AD --雖然順利,不過實在有點擔心老博...
W"ZM/u%F UkE 史皮恩盤算著要不要提早回到遺跡外面,看一下達可的情況。
k4R|)WAv9ro(I!YVj y(wdk1\:Y
就在這時,土牆的轉角傳來啪搭啪搭的聲音,在寂靜的遺跡內格外響亮。
!s;Xb QV1m%l i_?[ rzJ g;H
「是誰...!」:Kr~6B+jVx ktKX
史皮恩臉色大變。%o(Gj2k he

c ~r1Vw+J6HY 因為盜賊團的人個個步伐輕巧。就算是笨手笨腳的史托羅也不會發出這種毫無緊張感的腳步聲。這種時候在這裡的,難道是...!
w4F S.Cj$QDqXn
3e6Omxz%~e,ch f 啪搭。
&W-D+k F-C!LE 它拐過轉角,看到了史皮恩。軟綿綿的臉上露出『找到了』的表情。
U(ccI*jF6N'P"O+A 史皮恩趁它指著寶箱,努力比著什麼手勢的時候,把寶箱往腋下一扛。8s7~t"P(iG:y

e6E&P3q D qu\*| 「真受不了啊,這樣再三地妨礙別人,你覺得很有趣是吧?」:V!{3{?3B

vh*v7B%iKV r;lcl 這裡的天花板很高。大概有三,四十公尺。
SqlO8D8juoq@
+k,R3gt-y-t 史皮恩往牆上一躍,運用忍者對重心的絕佳控制力於牆面疾走。星之戰士起先打算吸氣飛起來,但似乎無法承受遺跡裡污濁的空氣,立刻就將氣吐出來了。
tj1@&G1RD)C4zVz
g snD~TL~ 皮史恩轉眼就移動到接近天花板的高度,準備遁逃。星之戰士見狀跟著跳上牆,但是手忙腳亂地在牆上空踢幾下後,終究滑了下去。
FU`Y:`1| Y
1DB!f _3D,X4p
uS?/t#Bs']\ 要學忍者飛簷走壁會不會太早了點啊?
L$B,]g.H 史皮恩正呲嘻嘻竊笑的臉,卻這麼僵住了。`v`5S$c[ ?

N7a:\d,h-g 在下一刻,星之戰士還是跳上來了。9qe)L%GE,X&TT/R"\
外型不知何時改變的,在頭上戴了護額,而那緊貼牆面的方式,簡直跟現役的忍者沒兩樣。k J1clso7J
史皮恩嘖了一聲,手往後探進披風裡,如拔槍一樣飛快甩出大型的手裡劍。
F4g9w/K1Ov%AF !fJI9|y%A9Qf
但丟出去的大型手裡劍,如魔術般瞬間扎上三枚小飛鏢。隨著重心偏移後,手裡劍從星之戰士身旁削過,鏗一聲插進泥磚地上。Gndt-d4x

$kqwzc,PDX 史皮恩沒有眨眼,所以他看到了對方出手時,雙手有如消失般的那一剎那。U:\7oLL5l

2g,G"GWd1\#IR^;e N 「喂喂!?」
} YRs9o
cl(a`e9q.u 除了異常的丟擲速度外,居然可以讓飛鏢刺進同樣金屬製的手裡劍裡?
Y"M/R3fVl8\M/[ Dn@ Xo2y
史皮恩轉身開始橫向衝刺,以寶箱擋住防守放空的背部,準備再次逃開。UL/nw G"nJ
在牆上戰鬥時,上下垂直攀走比較容易,要橫向移動則需要較高的技術。對方真有這麼靈活嗎...史皮恩的測試馬上就得到結果了。星之戰士隨即斜向往上跑,採直線最短路徑,企圖拉近兩人的距離。
5zQsO1T9u}P?5Pc
;K_ef*R2`b 就在這時,?J1]0JA b!? i
「要搞白刃戰嗎?!」 nM7q*DC5L%l4b4Cw3b

%A?#\AR4E1y8V"| J4G 打算假敗取勝的史皮恩,在距離接近後,冷不防的轉身,同時二度甩出大型手裡劍。星之戰士蹲下貼牆,讓手裡劍越過頭頂,然後一口氣蹬到史皮恩身前。
I G"Rd:c,p1hG5a (Bvt:x"e+Q_
鏗鏗鏗鏗鏗!!
C+T@B+`A.M9s4J
`/CdbC0o qhS7N 金屬交擊的火花以十字乍迸,刺出攀牆用鉤爪的史皮恩,跟手持苦無揮砍的星之戰士,在瞬間瞄準對方的死角打出了五,六擊。
B\*T iec7~!]h 史皮恩旋轉身體,用指尖勾住寶箱甩向星之戰士,但星之戰士一個閃身,驚險的把寶箱的把手切斷了。寶箱跟著掉落到地面,砸得幾乎解體。(p%DA'Ui/Bg0q
[+i nGp
--不能分心,不要露出空隙。(a8d/ns7}(O,wY bc
無瑕顧及身外之物的兩人並沒有打算立刻跳回地面去撿拾寶箱,而是再次朝對方迫近。
,{:H Wn1S9D7Qs[
;s8Li"la7j9w 鏗鏗!8ozH]d.n-J:b*Vl
F*O)X3Pc Gfn`T
這次只對刃了兩次,早有對策的史皮恩就勾爪一拐,旋身把星之戰士的苦無勾飛,星之戰士也跟著被甩離牆面。
+W{Q-i6R p#S9t 8c+NS;O%n9~.F^4w(z
「...!!」/`HKF#o
同時史皮恩立刻側身跳開,避過星之戰士在空中丟出的飛鏢。
:x,Hdfi n X-K |ZAq4C;|
但慢了一步。BlM3X:~ ?2|$z
勾爪的把手被飛鏢削斷了。史皮恩雖然知道情況不妙,還是只能拿出僅剩的最後一把大型手裡劍充當盾牌,往下方衝刺。接下來就看手裡劍會先被飛鏢雨扎碎,還是星之戰士會先摔到地上...!!)Lk[ ngk7Iu
X ti6o z-D8a
「呲嘻嘻~!!」
xTO^ VI YgO C 史皮恩不在意手裡劍上以毫秒為單位快速累積的裂痕,以最快的速度朝地面奔去。
\!W/Fds,CZC
BT5F E P1r}5T$T 匡!
,{"^G${`e6R,kh!S-C 幾乎是同時,史皮恩的手裡劍粉碎,星之戰士也重重摔在地上。史皮恩一個箭步衝向前,抄起寶箱準備離開。D"pW]}2jkp'L+Ep
g!za6xo,UR bg
「到手--咦!」
m w"v'pQ6yA7@ 直覺到危險的史皮恩連忙側頭,差點被丟來的勾爪個正著。8dmWV Z%d}%dE_l
+dH noI,Yj q~
「靠!不是真的吧?」-@YwDTA.d
史皮恩煞車停下,瞪著煙塵中搖搖晃晃站起來的星之戰士。
fZ)_/oK
+XFths:o vk 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一般就算沒死也只剩半條命。+gUi4s!b1w%b2~0gN

"Hs,kI7t*SF 史皮恩當然沒抱持這種樂觀的想法。
6[ JE vx Pk7f 不過,他認為只要能讓對方多少受到點傷害,從中爭取到即使只有幾秒的時間,也夠他逃脫了。
wZ.L*Jqx9e{R ...但這東西真的是怪物。頂多就是類似於忍者的能力消失了,除此之外不僅沒失去意識,還立刻出手攻擊。
L-sJu6c9h Gm6S F\q&F _/y-e v
星之戰士正噙著淚眼按住頭部,斗大的淚珠在眼眶中打轉了好一會兒後,總算是忍住沒哭出來。
E9O1~ a:N*D!@$xj[ a!yY!\9w s
明明從高空跌落啊?這副像是不小心被軟木塞彈到頭的反應是怎麼回事?耐打到這種程度太犯規了吧?tBZ?a
僅管星之戰士的樣子很滑稽,史皮恩卻笑不出來。武器用盡的史皮恩,沒有辦法再跟星之戰士周旋,而它身上不曉得還藏著多少一擊斃殺式的凶器。
I,e ]u.m`f*r 套達可的話來比喻,就是雙方彈藥量差太多了。hJ0KX K*G C

F4qE }QP 史皮恩此刻是命懸一線。雖然拋下寶箱立刻逃跑,就能保住命,但是一想到團長之後的反應,他就無法這樣逃走。dG(B2zY"?Q/B

kw{ a#e 星之戰士正慢慢走來。它的體表開始冒出動物的皮毛...這大概又是某種型態變化。qs&H@oxF'n
史皮恩的心臟發瘋似的狂跳,冷汗如瀑。他知道,一旦自己作出下一次行動時,一切就會結束。 lj*\-G7@/@OY
;}2P0L v2W
達可操縱雷雲的最後那刻,就是這種心情嗎?y k teP{ C
史皮恩無奈的想著不相干的事後,總算下了覺悟。他下意識抱緊寶箱,右腳悄悄往後踏--[6|R1X7G4b9bXL

\,a'T-t-] B"?F}m![ |a$Qx/u-R
'Z3H&dN"dl ^ b"GA
終結是如此寂靜無聲。w)x.?$\m

#|iW%dB-qe6_
/M7M {pJ:A6h.dm5E
h$}6L_W 果不出其然,他往後一蹬的同時,星之戰士揮來的利爪也早一步抵達他的咽喉。L%`^Ak-yW
想耍什麼手段都沒用。要在這種情況下逃脫,物理上是行不通的...雙方有著只能用這種偏頗方式形容的能力差距。1kt_S*pp~~

j+L lG+l 正當史皮恩以為會血濺當場時--
Za Hm0|8s,a.lU$^
FD4Y*s$d iG/q i O%\4drAZ4C8j
{M%w/F)t
「上。」
;Q'v}?x3^T3|u _\ 多洛奇的聲音從側邊的上空傳來,接著一股襲來的暴風吹飛了兩人!
+a5g"L#G'a!v MXG-Rl|K
剛剛才被兩人當作決戰場的那面土牆崩塌瓦解,巨大的鋸爪刨開泥沙,那隻龐然大物硬生生從隔壁的房間破牆闖進來。*LH"xDz0Jg)Y
蒼綠的機械身驅拖著碩大帶刺的腹部,用無數的小型複足於地面爬行。
4~n]%zZ(E(yr 達可則正坐在駕駛艙,一手握緊主操縱桿,另一手飛快的敲打片建盤輸入指令。&g&L.Ctey
k4F2@y_g2Y1ZO
「老博!」
!I _S#{P.CC8fO:N 史皮恩驚呼。 S4u7P3V+o,R4y`
Af!nvT!h}
『食窟蠖,鎖定目標座標,140,86,96。記憶比對物件三維模型,記憶熱源數值。』
B-L^/_M~GD$X ? 機械胸前的鋸爪發出嘎嘰嘎嘰的聲響,緩緩抬起。
6yPA ?{ DD4t^ h0eM4U6Zk#lgQ!b
星之戰士快速退後,側身觀察這名突然冒出的敵人。$I1c"k#q } `Z$iJV D

.^+en3Xx KxO 「吼∼∼!」M9ZK6U#^sE/] ?
將鋸爪緊緊釘入硬質土面後,鋼鐵的猛獸發出咆吼,逼向星之戰士。星之戰士轉身奔跑,
v8XqG%IUE 想要遠離那對鋸爪的攻擊範圍,食窟蠖則緊追在後。立場跟雷雲那時比起來是完全逆轉了,現在星之戰士從獵人成了獵物。
`"K~/bp.b
UL2D$y y8D 多洛奇目送一邊大肆破壞一邊遠去的機械後,拉了拉高禮帽的帽簷。 _Ga\7d,`

X!olP]*V 「身為幹部還這麼不中用啊。史托羅,達可...各個都是如此,身為團長實為深感遺憾。」
"uR0eZ0WkB'XQ 多洛奇用看著垃圾的鄙夷目光,睥睨著狼狽地倒臥在地上的史皮恩:
3?]:L1sGzJNI] 「當然,多洛奇盜賊團不會接受庸俗之輩...知道本人的意思嗎?」
n.] px@s$_+r #bn][*ybYpC
多洛奇的右爪看似輕鬆地晃了晃,但絲毫沒掩蓋住這動作裡危險的殺意。史皮恩咬牙止住顫抖,準備承受團長接下來的裁決。
L$J2~/ssn.d .D|xT(u~
「...?!這股波動是--!」
`G;Qp.Zl'HxX"@qq 多洛奇突然臉色一變。
rCkqAdKy%]
,J6y1N?-|+eb.P 他胸前的鈴鐺一反之前的細微震動,現在鈴鐺的擺盪之激烈前所未有,嗡嗡聲足以響遍整個房間。#W mh,ns0RjW
多洛奇拉下帽簷,把視線對向北邊的方位,接著就「嗖」一聲消失了。6W|&w[6SS [1K4b6V

d2yag'M} 見團長離去,史皮恩的身體一下子放鬆了。
R*@2PWtG&{D;o 在剛才那種險惡的氣氛下,史皮恩覺得自己就算被團長殺了也不奇怪。
] Ce%hgQs 鈴鐺過於激烈的反應固然令人好奇,但那對史皮恩來說是次要的事,重要的還是他自己因此撿回了一條命。M X|J,p(y Z
短短一分鐘內連續經歷兩次生死關頭,史皮恩不禁對自己莫名的好運感到慶幸。
0d+rG E-xP(C s-@ Q1d3K Ps9RmD
「...啊,老博!」
*Y?&i D%LrEC 但他隨即想起正跟星之戰士纏鬥的達可,趕緊追了過去。
IbA HkR+z"{ X!_&k4a D1K1})^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2 14:14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5

[size=5][b]春之線(三).[/b][/size]s G,SzX.F

;S*^X,k1rq$o 5J E$qg}h"I X
用術法疾飛了數小時後,多洛奇來到北方永凍的大地上。
H+TDM j[5W
}t*SxBs$n E 與以往完全不同層次的能量震波,讓多洛奇胸前的鈴鐺劇烈震盪。t}x8A2eZ$_
鈴鐺的偵測功能本來是無法精確定位的,但這次的能量波動卻大到簡簡單單就能追蹤到源頭。
:}zT[n`i.F;a W!XU:c`)pP6xG
毫無疑問,那一定是封印力量的「禁忌寶箱」。
5C@ F~0d 3HQj1YDo
多洛奇漂浮了在巨大的冰牆前掃視了一會兒,找到了冰封在其中的水藍色寶箱。.PN2O&I's lW9WM,X
在爹爹爹那裡丟失的寶箱,滑入地底後居然掉到這種地方來了。P | ^gO+o

;B(G9jT} 「Bingo。」
j)ZI:hA)W-I 多洛奇咧嘴一笑,掏出炸彈,在冰牆上連續引爆。
tQ*I]W 冰牆在高溫和暴風下應聲碎裂,剝離垮落,還沒有溶化的少數碎冰,最後堆積成一座小山。
;K(t#oC-k7a OK*F bU y
多洛奇撥開碎冰,輕輕鬆鬆的將寶箱取出來。`z9lO1wr%ceX
.[/xM'V#G[
v;Ra*H CN

T7i}B AK3} 「放下。」pW u w&}H
6W,u0A n!B,d~5GJ

_fSU:Le_L3BA O&nq'fa']y r;E

4X {2RF@2Cq`v7g~ 「......」L(r1jfORs
多洛奇拉下帽簷,轉頭看向右後方的雪丘。k XbU.{CN
P VR)evO&R
不知何時接近的不知名人物,正佇立於其上。ngD*n$}(z$qa%UN*N
來者身著暗色披風,將身形裹藏於其中,完全不將外表暴露出來。
c6Yf4I2X7ZD1Z/J P 微微外露的臉部,也被鋼鐵面具嚴嚴實實地遮住,只在面具中央鑿開一道孔洞。 Jkc._tR%Be*I+E
/Y%bf%Gr$S
「你不知道那裡面有什麼吧?馬上放下。」
D \/f*]ol1H 來者把話重複一遍,面具孔洞的陰影中射出兩道凜冽的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多洛奇。
E+s]9z.D
V!?t;m)G6g$a7yd2k 「本人很清楚這是什麼喔。您...不,梅塔奈特閣下,怎麼會有閒情逸致,來這種落後星球散步呢?」
W\#y nE1ex 多洛奇側著頭,用眼角回瞪對方。2C&aO2B/k z&nB

%obd.Q"t A 多洛奇知道背對著對方很不利。但現在就算是轉過身這種大動作都要小心避免。
v|V`oynt&M 第一步行動要謹慎,否則會馬上落敗。
$qT,ma A+]
u;Sz@_Ax-Md 被稱為梅塔奈特的男人,先是沉默了幾秒,徐徐開口說道:
poq F{ga 「...原來已經知道我是誰了啊。這樣還不想放棄嗎?」
}7Lk'ym.I9W%|y
jiE'I7M;i5U 不知道才奇怪吧...多洛奇暗暗咒罵道。
4[@9WWW 這個男人從不曾以真面目示人,但用於掩飾的裝扮,特徵,事蹟等,卻傳遍了全宇宙。1~%B ^4\~
破壞神,劍神,制空者,全宇宙最上級的戰鬥怪物...多洛奇腦中一一閃過各種誇張的稱號。@(D8f!q*Q+h
c!UQ#\ {d*_
光從傳聞來判斷,他可能比星之戰士還強。0QS,hx&M D^7JX

u.l6D _Dq*fA 「本人只是區區一名盜賊,自然不敢與閣下相提並論。」
SeR|1D@l$G@ 多洛奇微微揚起嘴角:]d1b_IkL+q
「不過,身為盜賊,並不能只會偷東西...要論到腳底抹油的本事,本人還是頗有自信的哦。」
R{P0H.h:n
3l[I\ N&g)bz]W0q 赤黃的瞳孔跟尖銳的視線同時放大。4xjt3r.n6f``|_~0B
積雪猛地炸起,前一刻還在多洛奇手中的寶箱,彈到了半空中。
|b6OvW4z$kw L[s 而轉眼間,多洛奇已經漂浮在二十公尺外的高空,手中緊握著一把冒煙的權杖。
N6s3R-s2Y6C
#H'zR7h)[%x7]i"~ 同時,梅塔奈特站立的位置也從雪丘換到了碎冰山上,他披風下的身體露了出來。身著護肩,手套,膝甲,腳鎧,和右手上一把金色的長劍...標準的騎士裝扮。1Ed ?MK/['N(wd#YY

r)^,JG%Q;z 噗。彈起的寶箱落到了兩個人中間,微微陷入雪堆裡。
,Lr Y7y9Y`#d1q M}6_e(o
「老實說我嚇了一跳,稱自己只是盜賊太過謙虛了,你的來歷應該不簡單吧...名字是?」tc a"GdOJE
,P @ I&y3A*x6YK6y
「多洛奇。本人也是個盜賊團的團長。」?F.D#f:i
c&K4F0HwEM~)s
「嗯...那,多洛奇,那把權杖是神器吧?不然不可能撐住我的一斬...是你的東西嗎?」
6JgQD L:v&Q|L 梅塔奈特問道。
:AC~"\;v
+Z3?pZ.@"R{ [B5{ 「不不,這個呢,只是在機緣巧合下偷到的。」9x}sZ!\0T+[
多洛奇看似悠閒地轉動手中的權杖,掩飾內心的焦慮。
V] Y#C8ZXO0V3N s HO'T?&o#Ba4?9Q

3DAw2Xh m 要先擊敗梅塔奈特嗎?
wk'?#h-_Y4d 但梅塔奈特能夠跟得上他的速度,而且才交手一招就快要看破他的底細了...戰鬥起來會很麻煩。$N#?J#tu p
過低的勝率讓多洛奇皺起眉頭,但看來這次也只能認命了。E8jWg[,WXd+V
G/n#PT4q f0kK
「總之,看你的樣子是不打算放棄了...我不會不識相地追究理由。但如果想拿走寶箱,就試著來擊敗我吧。」/i?)c5aCg
梅塔奈特舉劍,直指多洛奇。 M2D&DJMyZ

][9Qa2iQ 「那本人就恭敬不如從命了。」[O:uk XwC
語畢,多洛奇架起三辰星之杖,逼近梅塔奈特。(q;b%nf7]
2i0_S2B)TS~b8{"X
極寒的大陸上,盜賊與騎士的戰鬥就此揭開序幕。
5o$w}3M Het ============================================================-A9M*S5fuE@j? j}
嘎嘰嘎嘰嘎嘰...食窟蠖的鋸爪每次抬起,都割裂土面,撕開表皮。!d9JwH Qnx [

t2IE;s7TA~ 刨起的石塊泥砂有如大地的皮膚碎屑般不斷飛散,天花板的晃動更聞似遺跡自身發出的痛苦悲嚎。4f o+Snx
星之戰士舉起的巨大石塊,撞上食窟蠖的頭部。3U|/A&o(I*q

4y`,e*A%A/D t 『警告!受到攻擊,機體總受損0%』:a6k!oP3x&q8sS8C.W
]"p]G'A(~ l tj
...毫髮無傷。%xE5rP&q)w#k
機殼上的烤漆依舊反射出冷撤的寒光。這次星之戰士終於顯露出微微疑惑,幾乎可說是動搖的神情。
QP.C%_;Ex{$g
Ma [Z:Xy _.F 因為食窟蠖已承受無數大大小小的石塊丟擊,都絲毫未損,這大大增加了達可的信心。
-Xxs2Kb 星之戰士從戰鬥開始,就在鋸爪攻擊下跳躍閃躲,不時甩出掉落的石塊企圖箝制食窟蠖的腳步。^0Sx ]K

n0nC6lhT+D&[~{"x 但食窟蠖不為所動,死死盯住星之戰士。就像是淹沒一切的海嘯般,一路吞食遺跡的生命轉成前進的能量,以持續那充滿破壞力的爬行。這場獵殺追逐戰快到尾聲,已經可以看到通道前方死路的土牆了。
%e#}+GgCr
+W qwlg5@*_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Animal.png[/img] iu/U)V A^:?@

Icooyg!N
T:e1XL'D M?
[?6PdF U 「這次老身,絕對要打倒你。」
u"lJd\| 達可挑起二號兵器的保險拉桿,按下發射鈕。
J3d6C [3Lu5e6u j 頭部下則有昆蟲般的尖銳齒顎猛然一張,噴出熱融式激光砲。激光彈融掉地磚往前撲去,星之戰士看起來像是閃避不及--1u]0E UQj t%g
(E3? Er|\UB
但是,在觸到星之戰士所在的位置後,激光彈卻直直穿了過去。nTn7Ay*l
/tR,dpu5m
食窟蠖轉動那對以可塑性強化膜料製成的複眼,看向泥磚地下。
'D;d'}8q1ERHGf$j ...食窟蠖的熱源追蹤非常準確,這表示星之戰士應該是潛到地下去了。kN{9z(^R_IG
是挖洞?達可還沒搞清楚情況前,食窟蠖腹部下的地面突然發出抖動,開始往下塌陷。5I)m DB V |,n

.g)w`Hd!} f!F%Q 「什麼...!」WA"x1\5P1W
達可驚覺自己大意了。他沒有察覺到,那個動物型態的星之戰士擁有鑽土挖洞的能力。
6| b3z9g0g/bK*o E7w 從剛剛開始,星之戰士不停逃竄的原因,就是要把食窟蠖引到地層較鬆軟的區域。8E*S$tu R(}
;Yn"^&gv)m
蹂爛地面的爬行終於止住了。星之戰士像是相準了這一刻,如箭矢般從地底迸出。
.jG7Z^ P$a]\h 位置在左後方,達可反應不及,結果食窟蠖防護較脆弱的腹部,被撞穿一個大洞。S"c!kV^-C"U
3m-| m)Ol
『警告!受到攻擊!警告!燃料槽破裂!』
/m%lE/S ?0id#` iqx!C"b
達可操縱食窟蠖用鋸爪胡亂地揮舞,把附近的地面給刨個稀爛,強烈的震動甚至讓天花板都開始崩塌。2u^s g!Y)G
星之戰士慌慌張張的翻滾閃避落石,使得食窟蠖再次逼近。 yu_ZB S H{N*S9Q O,@
u6NQ'rH H9X[7l
這次地上灑滿落石,已經不能靠挖洞逃脫。
J/[DF2x3Q[V 『二號兵器發射。』
Ahwb&W?6c
y%g\?KC 星之戰士被逼至牆角,食窟蠖張開下顎,準備再次用激光彈補殺走投無路的獵物。RmM$Nqc
/d(T-d)r6\([%F
======================================================
,Ma7s!fv&j
0qz4CS&e j$i@8R$Y#@ 大地在晃動。
e z2r(KI e5xR 原本高高低低的雪丘上出現一條條冒煙的裂痕,不斷延伸至遠方。{_:\5C$g*lmw(`M,_
Z U:eYS.T^
位在震央的兩人,正隔著地上的寶箱僅兩步之遙,進行空間都要扭曲的超速攻防。
Zu7h(nwc y!rV7b r7T!Rzo
鏗!!!!!鏗!!!!!!!/\y U&i GB\%n
;~OZ h0`B$g_.w
多洛奇反握權杖一甩,梅塔奈特揮劍砍下。/PhB z1B*T+J/o4y
在兩者武器交擊的瞬間,在半徑三十公尺內也會同時發出無數難辨其形的鏗鏘錚鳴。
9uA&P3x7?
{"qS,Uy vm 能夠用肉眼看清楚的第一下揮砍,只是個儀式。
R/a*c7I1C f 真正的戰鬥,是在武器碰撞後,緊接在後的那幾十道軌道偏折離散的亞光速斬擊。-x,z%Kz;X&D9\]
普通的武器絕不會有這麼高的耐久度,這種打法會讓戰鬥在第一次交手就結束。毫不吝嗇的高速互擊下,光是產生的風壓就足以讓武器戡折寸斷了吧。不過,現在手持神器的兩人,就依照這種方式,持續竄改物理法則的超常理戰鬥。
&T`6g&c/nXPBG2a
c9WjP8ywt 接觸,廝殺,
t(W%Wj;l p 緊追著神器軌跡的音爆跟氣流彼此碰撞,點綴寂靜無聲的永凍之地。
#W8s$G{ A q^|+z;f*bh 3e3fz7` P S^!HO
但這樣的平衡開始打破,梅塔奈特漸漸壓制住了後繼無力的多洛奇。
p6sqZz L Kf 在特別響亮的最後一聲「鏗!!!!!」後,多洛奇終於後退了。
8jPGi-o)S'bwf }&c[$f3aLw;\:f"r
「%^###&&&@#(咒語)!」g;xGc1s+o

S+\*h]l n{ s#C 多洛奇展開術法,揮動權杖發射出三顆光球。a LAR-\ R*l
光球挾帶閃焰圍繞梅塔奈特打轉,然後同一時間撞上去。
,r(oXU/G &Kg_ NW
「三夜空。」1Jl`7jR,j"Q;x)C

sy S(QvW kD _V$Y+q 梅塔奈特的身影分裂成三個,將光球砍飛。
Z[ k}M h2si 但呈半液態的光球被劍砍出缺口後,立刻膠合,再次射向梅塔奈特。!YC"QPZ&R.A5R

G!h7n JE%k!\ 「&*&$$!**%$$(咒語)」;M'tVqj7K%Ya4v#tK
多洛奇暗自咬牙,揮動權杖調整光球軌道後,返還射擊梅塔奈特。7C`Bz^e e
光球又是同時撞上去,多洛奇也配合時機砍下權杖,做出完美的同步四擊。
XZ hI*cH!~~!t Vn{X,w,` `@
「三夜空返。」
/v5{q.w?2T rV/S1a 梅塔奈特的身形再次分裂,這次程度之大連空間都出現撕開的模糊殘影。
t&o L9~v;h
e \4}{o v3|T 多洛奇向前刺出權杖,右腕微彎反手再拐出一記後攻。\O3b ^#|PP H
梅塔奈特往後抵住第一發光球後,順勢凌轉劍鋒,剩下的兩顆光球跟多洛奇的攻擊被一一彈開。$C;\,W`m0?;i?G
`V:o!u QJ
「?!」
!Be8v?L9e:jV { 多洛奇接著把揮動權杖施法的動作跟攻擊揮砍融合在一次,邊攻擊邊操縱光球。
+JiO"nH4Q^ 四步同擊,四向同殺,計算好時機的四邊總以同樣的時機,不同的方向攻入梅塔奈特的死角,梅塔奈特依舊微微晃動身軀,飛舞的劍鋒緊貼在他身邊繞射翻轉。
7Z"p!rf8W
[;k5]Qt 多洛奇會感到焦躁是很合理的。_/F:H1{@)Eu [5r
不用說,梅塔奈特不可能真的分裂,但徒具障眼法形式的招式,無法應付這種包夾的情況。d.SF9OD6D,AQg
既然光球是同時間作出攻擊,那除非雙方差距過大,否則不可能以一打多。
.fLF^ PA+r
*oCU s w wkq 側腹,左臂,右眼,後腳跟。@{yzf3mi x
多洛奇排列組合出新的射擊目標,營造能使劍鋒應對最為迂迴的路線。
xr3n_ n)k7T'w Z
o9b7gS J/}#B&N#C6F 「三夜空返。」F R~-^l)O(yD
3x8~/q&O"B
光球仍是被彈開,其中一枚甚至被撥向多洛奇。
8x+N6O ?.{Sh 而多洛奇動也不動,光球自動做出劇烈的減速後,停在多洛奇身前。;xu(c v1[3c
「閣下不愧為劍神。居然能辦到此等造極無上的武藝。」-r%t.T E@m1~w?;D

3u uXX:^7v2aU3P ...光球周邊的空氣因為減速的摩擦噴出陣陣火花,多洛奇斗篷一翻,繼續做出同步四擊。
o&N t i"lNM us sAY"[:gCs LT
「這種手法是沒有用的。多洛奇,你該注意到自己的誤算了吧?」;A;q@ vpj)I E
梅塔奈特的劍身從剛剛開始就有細微的震盪,這股奇異的鳴動越來越明顯。3B @PMU0U

F_[4if5Xd 三夜空,乍看下是同時攻擊的劍法,實際上卻是滑動步伐改變自身位置的閃擊。
n6\m }*bn 藉由改變與三顆光球間的距離,製造細微的回擊時間差,再一一彈回光球。
b BU8~p1O!D#~ 主動逼近A,先行排除A,再衝向B,排除B...原理上很簡單,梅塔奈特只不過是用最精密微小的身法實踐這點罷了。C%]7t#l7W-Ie

\AR uj Fm0yjV 但正因為雙方速度差不多,光球不可能在近距離下追上梅塔奈特的細微移動。0O"N%U%u6g4o
再加上,梅塔奈特砍開A,B,C光球的力道完全不一樣,刻意區隔出擊飛光球的距離,讓時間差更為明顯。
n2k_VVV'U
l3? r.mw!WG 「唔...!」hR-G lE:Cu7~.V;B
多洛奇冒出冷汗。
p*} QH!wq? +FB{*fn:P!m4M@
梅塔奈特一語中的。
s4T"a3c#wS 光是對三顆光球的位置不斷微調,就已經破壞了多洛奇自身的集中力。再重複做出無效的攻擊,不過是徒增梅塔奈特蓄力的時間。多洛奇拉了拉帽簷,飛快地思考接下來該採取的策略。
K-R3|-rP`4[ 但在他作出下一步行動前,蓄力完結的梅塔奈特就猛力劃下了劍鋒。OZ E1uM
1Y}\["k
「破滅的嵩天...!!」
VW0cEQ8_6b&_ 劍鋒的鳴動轉移到大氣中,張開猙獰的軀骸。
M&xc)dx8Ub[ t$s 上升氣流的金龍割裂雲霄怒咆,下旋氣流的銀龍扣緊地表撕咬。金銀相間的龍捲風交纏絞緊,扭殺一切。T`rT7x

rY!Dxl'y 「%%&$#@!^*--」)J on,V/^
多洛奇將權杖往前胸前一推--
(}D^u)M
*|s%r UFOj#l1_ 但轉眼間,風的怒吼就吞食了薄弱的詠唱聲,將多洛奇的防禦一舉沖垮。D? goa,sD;I W+S
=========================================================
f4oR%N2udv[ $[5P2ll sbX
旭日東昇,刺眼的曙光穿過密敝的叢林,掃過波光粼粼的河川,投射到歪斜的遺跡上。
;x{H,d `B(Mq 遺跡上的土牆,轟地炸開,小小的黑點從飛散的土塊中跳出。I-K-[x%Zl9T$r
jJ,no6snO,p+\a
『燃料外洩!燃料外洩!警告!燃料量剩餘17%!』5U8B-i Wx"^Q[

$wIqkPS 緊咬其後的龐然大物瘋狂揮動鋸爪,想把飛到空中的星之戰士砍下來。
h$E6S-GX8b{f@ 星之戰士看準了速度變慢的鋸爪,迴身扣緊動物般的利爪高速旋轉,化成一把衝刺的鑽頭。
b*mN uK5X#aA
"ww8i1a'l3ND]K 鋸爪反砍,兩者激撞。
f:qH4a)x{\cr(v 但是撞擊角度過於不利,鋸爪在角力兩,三秒後,被星之戰士毫不留情地鑽穿掉落,沉沒到遺跡周邊的淺湖下。`,V*z#H an8E
+}%R hlX
『警告,一號武器耗損50%!警告!燃料量剩餘9%!』
F3p:hSkCjDr OYfY-L-u LZe
食窟蠖揮動僅剩的鋸爪再次掃向星之戰士,但這次連角力都算不上,被人肉鑽頭輕鬆的折成兩半。肢骸盡斷的鋼鐵野獸,發出無機質的悲鳴,張嘴欲咬向星之戰士。C%H2Fh*j7\q,n

Sc1dPeh }S&Fi 『警告,一號武器完全毀損!警告!燃料量剩餘3%!』 dn)u"i1~x"Y

c Y,cfU 這次星之戰士只往後輕輕一躍,任憑能源耗盡的食窟蠖往前頹然倒下。N8as'{sT6w2Ii
位於駕駛艙內的達可茫然看著主電源熄滅,完全沒注意到重新逼近的星之戰士。3l[+u;GJ+n)d9Vk;jy
1n Lzfog"Jh8h
r`TL4r']2^!v
「等一下!」 zG5c&U|R
跟在後面的史皮恩從遺跡的破洞跑出來,拋出了手上的寶箱,寶箱在空中劃過弧線,噗通落到湖裡。|&l)C3mbw0fLE8N
星之戰士瞪大眼,隨即丟下破爛的機械,踩著水花啪搭啪搭的跑向寶箱。8qY~3AmLrZ'e1Lz

tut.PqeT;S 「老博,快出來!快逃--不,快連絡團長!」
LR:c.p'AjT%ez 史皮恩用寶箱引開星之戰士的注意力後,打開駕駛艙,把達可強行拖出來,接著扛起達可轉身就跑,不遠處的史托羅已經集合好其他的團員了。$gb:T7w!Z$D @,q

0R7sQ'cAZ:e ?#t 「大家躲起來!至少團長回來前,要壓制住星之戰士!」/MH c s}`AQ\RQ
盜賊團的成員們的身影接連進入叢林樹海之中,等星之戰士從湖中拖出破爛的寶箱時,周圍已經沒有半個人影。
Y%?n za\_*N 0N&a_5|mxQ,E-G1G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2 14:34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6

[size=5][b]春之線(四).[/b][/size]
a(wv}`$H
9Q:q3C'C!q3W i'Cl4|W8w[
破損的空間透出五顏六色的詭譎霓光,氣流不規則地衝撞。F\0_6yL5p
雪地上,冰原上,不停扭曲延伸的裂痕,像痛苦爬梭的冤魂掙扎伸出的手掌。_qh-pJT'S{
z wj!R~1I k
梅塔奈特將劍扣回鞘內,望著正面接下自己蓄力劍技的對手。
s)dW VuV \x DGz 多洛奇在雪丘下浴血而臥,冒簷的陰影下微微透出血肉模糊的臉。)e0[8m+{*[5yt

]0l(L({+l4K|w 神器之間的戰鬥,本與天災同義。只有如此輕微的損害,已可說是萬幸。:h tj+gl*Z0^4o

3XZ.KR"f 梅塔奈特只縮小了龍捲的範圍,並沒有刻意減弱範圍內的破壞力。
X-I5CU K"Zo_.v0q ...能夠抵禦自己的攻擊而不致粉身碎骨,果然是個了不起神器持有者。梅塔奈特僅將淡淡的崇敬之意放在心裡,緩步走向多洛奇。
4OVn7l%I;F&}
8lF;l `L xpQ _p6nlu 在『決鬥』中,看到對手瀕死。就影響了對周遭的注意力,這是一種天真,也是騎士特有的缺陷。p~8Js\#C x6S
待他走到多洛奇身前,發現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
t"D5NUO R
TM H lP;myA'c6q
no J2{ jB,~Pk ~qvG4r2Hp/H~

.Hu6W4uP~g 就在這刻,錯縱綿延無盡的因果律下,本應永遠平行的數條線,唐突地交匯了--8W)lF9A xG

y&_2O'L6@7v
&raI~Gi~ '_8x"VA rb6D"t1I
MA_/BU8]:X%Z
那座由冰塊製造的多洛奇替身冰雕碎開,噴出遮蔽視線的濃煙。梅塔奈特的條件反射,讓他把注意力集中向視線不佳的前方。而對手卻反道其行,從視線未遭遮蔽的後方貼地突近!Fs V+CE}0s&Q
+G] SJ,t
「!」P6M\{z%e

H;w3Ld:|{ 梅塔奈特那襲披風上過高的後領,成為視覺上的死角,多洛奇成功展開奇襲,將權杖破空劃下。1N9m/@X%L'\
p%N tLYA{+H:T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DorVSMet.png[/img]`z#iVei

9V6[1T`g,[+]
RA"Ds:lM 鏗!MQ gr7aj Z
梅塔奈特迴身擋開,神器的交擊中心點揚起煙塵,混著水蒸氣向外爆散。
` K-d:ts!x]^0X"N 梅塔奈特準備拉回劍鋒,給予對手致命一擊時,赫然發現劍鋒上覆滿用術法固定的冰層。
| W.Z5\9G)K {H
)NG'J:Z9|/jN Hh 「糟...!!」
I;]a;A-_d"HO 梅塔奈特震碎冰層,向前揮劍的步驟雖然是一氣喝成...但仍慢了一步。'G#Q0MNGZ*VJ
_ ^1o+E9G ^
雪地下無數的炸彈在這刻引爆,炸起雪崩程度的大量雪花,並在瞬間被高溫昇華成水蒸氣。破損的空間一下子流入濃密的半流體,周遭視野不僅遭到遮蔽,還歪曲成不存在於三次元的詭異形狀。3w c5_2JR9zC aH
梅塔奈特蹙眉,在能見度零的異空間中毫無窒礙的奔馳,接著往右側砍去。In_ Q`%Z8qu'~T

(u'c-^ AJr/o;N8FS 唰--梅塔奈特聽到了自己的劍鋒破空的銳利斬聲。
Gv M&} m 0^9m U'w8Y'wgjo
待水蒸氣散去,破損的空間癒合後,已經是四點零七八五二秒之後的事了。8o'lKGl ^4M

(Iqot u\ 一角紅色的斗蓬碎片緩緩地飄下...那是梅塔奈特失手的證據。U m)Civ%\'B
他瞟向方才『禁忌寶箱』遺落的位置,果不其然,雪丘上只剩四方形的空盪凹陷。'hSuqP
0`CkHfj

L UqT h;ka.? H^c)d /l:B4f6RJ;S f
/t Z iED.M l

*m.a t}w(x,Vz 多洛奇在虛空中飛馳。%D.C f-s!Kg?*K
4Vi_*Vm'QTi1^V
TP&Gd6v&o%\!z
成功逃走了。8z$e p1`)}i

!T(D8G$Z {!z 自己向來不會去打勝率不高的仗,再小的犧牲也全力避免。
8~#F P%w7Sw[6T#O 要是無法帶著寶箱走,那該優先考慮的也不是如何打倒對手,而是製造出能讓自己取回寶箱的空隙。
2L%`uB%ja1rW Uq,V y*~I/l K K.F dF
一。用冰雕替身,降低對方的戒心,並引誘對手離開寶箱附近。
?N Mdx&dP|$U q9X 二。施以煙霧,讓對手注意力偏轉向前方。%T] X5g*t'q;i
三。掌握視覺死角攻擊
+t.z%d5wW^2i 四。將冰封式術法固定,在交擊的時候使對方劍鋒結冰,製造可說是半繳械的狀態。
*G D&}7?F/]9egX 五。用引線式術法點燃埋藏的炸彈,奪取大範圍視野。9bF'Z5W(]vU

S f&P(fm 當然,多洛奇本就不認為能打敗梅塔奈特,甚至也不可能抓到一丁點空隙。
"X1l0PI6X 單講梅塔奈特的戰鬥能力,無庸置疑是宇宙中最高層級,再論至剛強的意志,堅毅的性格,同樣找不出產生任何心理破綻。
6d9e9T;n-^-\ 3x]M3_$g
唯一可趁之機,只在他身為騎士的原則。
#F IOB+E7}R1X 榮譽心,這既是騎士強大的泉源,也是不可抵禦的伊底帕斯之腳腱。Yiu5s~v9_
...他追求的的是『決鬥』,而不是『生存』。
M Ybo"T4g$v@
S.usL`G 以此為切入點,多洛奇將數個密謀經過精密計算後,同時引爆。.g)N/Yb~
使用如此多的詭計算計梅塔奈特,來不斷『累積』其思考上些許的紊亂,及微乎其微的延遲時間。
s4eS0G,u$W,pp-u 如果將每個計謀拆開來分析,那造成的影響完全不足以改變結果。#tt.G1UeK9D7Xc
#mkh X-dkY
但就是這麼微量的持續『累積』,終將『不可能』化為極其渺茫的『可能』。計中計的完美搭配,使得多洛奇在那一瞬間--僅在那一瞬間--與破壞神並駕齊驅。
)f2p4]AdA
G1IU i M5_&j 是的,如果盜賊有任何足以勝過騎士的覺悟,那想必就是對生存的執著吧。
-}ep*@mI7fw ...渴求的不是決鬥的勝利,而是生存的勝利。H _rd v.z%wSkn

(K)z8C`7dam C^ 多洛奇抹掉血汙後抓緊寶箱,以法術加持全速飛行,消失於冰封大陸的彼端。eP8S5n7l+DV{$W$X

yE]{'^4\ ============================================================
"mt0e;p3Z e(?Q
:p#jl$K5D:W? 最後,史皮恩跟史托羅使用多洛奇的『秘藏毒氣』,總算毀損了星之戰士的生命機能,勉強將其擊退。k$Q'^ B%i!?g

zy#@ P V+r'Jl 多洛奇負傷回到叢林,秘密地集合所有團員後,總算是掩人耳目地回到了基地。8E+l Te:{to^ q] [
i ardD `@{%?
在Pop Star星地底的另一片極地內,建有多洛奇盜賊團的據點。
-EH$`!MU A%o 這棟名為『帽屋』的建築,是用山洞改建而成的,內部連接至雪丘的山洞,裡面堆滿了搜刮來的金銀財寶。
R@n;b7r7VNc|
{:d9Kr e1wnQ k 「諸位,這是最後的任務...守好洞口,吾輩冀求的勝利就在眼前了!」-\%N|4du.K0m)g \y
多洛奇隱藏斗篷下遍佈的傷口,一如既往用帶有諷刺之意的笑容宣佈道。2}-K;T4{],m]g.r
\I^8]g`
團員們聽聞後皆大聲歡呼,三個幹部也掩不住臉上的喜悅之情。
%Z1Y}UI4j1{y 多洛奇保持著笑容轉身,將身形融入最深處的黑暗裡。
&Vqi%k(dY
:j.G(|T0f x;K
z&h!ID7I] m 先是指派團員們在基地外圍待機守衛,多洛奇自己則躲在洞裡用療傷式術法加速復原傷口。
hK:MS T7q2s n9~ ~| 只要撐到身體完全恢復,便立刻打開『禁忌寶箱』--&M F3}!H6|

nU i)w)w7x9[-T 屆時,絕對能得到那朝思幕想的力量。
gK%J$a%js}#q#[b 一邊沐浴著治癒之光,多洛奇深深陶醉於獲取力量的糜夢中。&N2x"f:QTc \+a
==========================================================
Hk a Q]+Q0H{ c(~!N{,n6q)c1N+s;q x
「團長!!它攻進來了!」
s7K8P2f#~F"x6_
n R"UrOo6R 僅在這句話五分鐘之後,多洛奇就跪倒在星之戰士的面前了。a.A6oX#_oIY!v(jB
^e2_%o"m"h&s
「%^&&%##%(咒語)!」2~E@.J6F9]S&^On r
e }/RT`8sW
三辰星之杖的前端轟出寒冰光暴,這是多洛奇最後的希望...然而,星之戰士跳躍衝擊的威力,卻強上數倍。
-@$mE,Q#~Y M*a,u1`%T6I%y6U
光束被抵銷,星之戰士屈身前衝,撞向多洛奇,
0u&[ W kp$j 兩人接連撞破洞窟的岩壁,最後還粉碎最外圍的磚瓦,飛到屋外的冰天雪地裡。lj R#{ r u
*AjT?YW
-k t1t(?k(}v!B)f

$K"@,uiG5J0n 野心達成的前夜,命運背叛了盜賊團的團長。
4ak+ZI/F&k f NgB0R4q-o
「咳!咳...!」
-^qrO z4` 多洛奇再也無法控制超過極限的四肢,禁忌寶箱就要從手上滑落。j6ywR9W.Q#M)L

F#skFC1xPb --與其這樣被奪走,還不如馬上打開寶箱。正當多洛奇浮現這樣的想法時,有道黑影從後方逼近!
!zr.wNC,Un ^;a`~}-`%Dz Q%_
「什...!」
?0x,R GP 多洛奇駭然。同時感到左側有一陣疾風高速飛過!&G8u B8d[)Y5Phq0u[F

Yw p~Y;s0NRd8cs8Q%v&j 從自己手上奪走禁忌寶箱,還迅速闖過星之戰士遠去的背影,正是梅塔奈特。星之戰士擺動僵硬的四肢,追了過去。n%t L/ZP!RzT]
多洛奇怒目瞪視那兩個戰鬥怪物離去,心中絲毫沒有得救的慶幸之感,而是充滿了功敗垂成的悔恨。
$bSK S&E;U,K
+O!x e8S|~"H )G"F*?3jlL

7qBCEW.`bC1{'O z"^ 「團長!」 「團長!」 「團長!」y!G0F OE;V%m3]5_
;]i}$W_`:?

'[8i1\pvu{'v 殘存的團員一聲呼喊,一路趕了過來。
e6C aX ? 1\.[/q2rC
多洛奇轉過身去,臉上盡是惱怒之意:
([k%~ wL,z@Z 「本人已經對無能的的棋子感到心冷。諸位已經不必繼續丟人現眼了,請回吧。」%Wl4L,SF-o0ku
]qy pD
只會嘲諷部下,只會鞭策部下的團長,內心其實極度害怕面對這種情況。\hZ&@BDE

i@/J t@9EX[ 會死。再跟隨多洛奇,團員就會死。
n-x+im8_Y V 自從在『那一天』理解到自己的天真所招致的錯誤後,多洛奇就竭盡冷嘲熱諷之能,想把所有團員都趕走。Q|N~Rb~

Vo,MJKz? 而現在,是最後關頭了,如果現在沒有辦法趕走他們,那接下來就會害死所有剩下的團員。這次就算用威脅的,也要趕他們回去。0A8cybh&O#Y N t;Q
史托羅,史皮恩,達可,其他的團員,都看向多洛奇滿佈傷痕的背脊。 Wk_ s+hj
部下懷著悲傷,幾欲叫出口的「團長」,全部,被多洛奇釋出的殺氣堵在喉嚨。
2Y d-l Q fU
"cG"PR#@A 嗡!嗚嗡!!嗡嗚... Y)j0i2\(}:]
$zc@1` S
胸前的鈴鐺狂亂的震盪,這次不是術法在偵察寶箱時的反應,而是『饑渴的冀求』本身產生混亂了。6}'C.s4_j gz3O;MS
『饑渴的冀求』會混亂的話,就表示配戴者對尋求之物的渴望太過薄弱,亦或是『所尋求之物』大大轉移了。
Dr*s}9x
"m l#wIxr2u.Z 「...怎麼可能。本人,在動搖嗎?」p+b"K5M$h^#e@.z2BY
多洛奇喃喃的說出口後,才終於讓自己承認了。 IH4sER.\;dZX

jj_ p(Yps7rK.k3V
\b9q!}u @p4F9j 多洛奇想著要放棄那股力量。與其選擇力量,他還更希望待在盜賊團,跟大家待在一起。-lvHEyyN5O
這樣不安的想法干擾了鈴鐺...痛苦的嗡嗡聲,不斷敲擊多洛奇的心臟。'~{`v+Zyp

V$w,k7_e)~ [color=#ff0000][size=4][b][選擇項]| Svfu ] J$ex
[/b]→[/size][b][size=4]選擇盜賊團的大家([url=https://www.opendrive.com/files/6630057_Mntmj_6afa]BGM:妖人-豆腐小僧[/url])
IF.b!N$k^P    [/size][/b][/color][color=black][b][size=4]繼續追求那股力量[/size][/b]
U^t;O'l(z [/color]u'j9A/I7`u
[color=black];~A$XTGQa8P
[/color] dsp6i s#Iif0_.l
「不行...本人怎麼會產生此等愚昧的想法...!」 jS#C2H](WF0A
多洛奇暴怒道,對那瞬間動搖的自己感到厭惡。
c"Z7U\v7T1D1oB
\;?HC&\_3kj
%F*C1F&yAP({&m 但是在這躊躇的同時,牽制團員的殺氣就減弱了,史托羅他們趁機一湧而上。
_h E[+{N Y5C5M+{7` 身體被扛起,凍僵的雙手透進肌膚的溫暖。多洛奇好不容易積聚的力量就此潰散不成一氣。-JB w ?p7vF
Pr*r6V4J{8g
...已經,沒辦法再抵抗了啊。
!\kz&Q!ee1T 多洛奇身體放鬆,癱平在團員簇擁的中心,臉上浮現對不知名的某物半含嘲諷的苦笑。g._?tb4nmX

.A2`K*d^M"P 胸口的鈴鐺已經平息下來了,這是自己的心意完全轉移的證據。
%bv4J pL5q zc$_'D0M,v~V
「史皮恩。」
3p6p_ mb &}\;EJd
這好像是當上團長以來,他第一次用命令以外的語氣叫喚團員。i_2] Q,gYS
\vM u9P?3S
「怎麼啦團長?如果是寶箱的事,咱們等下就湊足人數追上去呲嘻嘻∼」
1l lV.u p 史皮恩的墨鏡閃過ㄧ絲光芒,似乎完全不對怪物級的敵人感到恐懼。
Wk&QK\K!Wh!i
;E9I6H7_!q)oR G` 「此事就先做延後吧。本人想問的是別的...」
%`-`+Z pGM 多洛奇問了一個自己都覺得莫名奇妙的問題。/i4R'u'M^cl[T
「等本人傷好以後,汝...還有諸位,就不怕被本人殺掉嗎?」 H^3~^M.Y _

&m)^DB$^ x5iI 「那種殺氣不管幾次都習慣不了的啦,就算現在碰到,還是會覺得死定了,不過咧...團長,其實一次都沒有傷害過我們啊。」!gV5S JHEDrJ@
史皮恩呲呲的笑道。
;D&g6C;Bq6b
z O$NXK 站前方替多洛奇抵擋風雪的史托羅,含糊不清的附和,點頭如搗蒜。達可則輕咳一聲,看向其他團員。peC;A%]-S$z jR$z

;\,O-[%{1y+u+X:| E 「沒這回事」  「團長根本不可能這麼做」  「只有講話比較兇而已」 「同樣的搞法威脅那麼多次後,誰都知道只是唬人的吧」p Z"y"j)a/?
等等的話在團員間應和,所有人都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u8|6SS*@|t

'k U8H`k/dT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dorochend.png[/img]
u&v*g,t\;a0WM)C3u :Ja9I8OHr.M"V,\
i8A sn Wz"Y
多洛奇聽聞此景呆了幾秒,然後放棄似地拉下帽簷蓋住臉。
l&y#DOT*K @ 結果那些誇張的舉止根本沒有意義。如果不是發自內心的厭惡,就無法趕走任何一個團員。
8{G{b]7Y8d 要瓦解這盜賊團中強韌的凝聚力,沒有那麼容易。GS+qSw}5[-l uB
%J_ T0H'HY
...也是啊。畢竟這盜賊團可是由自己組織起來的嘛。
VO @oh N|};a3MRBF
===========================================================#z9A/P3xZ~%qu&_

`6One[,Cr @ 在風雪交加的夜晚過去後,盜賊團的眾人齊聚在『帽屋』前面。
q]s"c|-S0J
*T}F O5M2G W0r 「團長,我們真的要離開這個星球?」 bs)A E!ZLT Y
達可代表身後議論紛紛的眾人發出疑問。
INx-gn&G ,m6ln)l-f$m!~
「再待下去也無濟於事。而且賭上性命實有違盜賊的作風,吾輩就改變目標吧。」
0j1~l(k+Dn/N8e*R 多洛奇用指甲輕叩鈴鐺。
7Qq a%FSv9y C\ .aK6Qe-Lq:l-xrt
嗡...嗡...。
3FQ"_.i7i"f5Dq%Q"@ "N_2[,F Q!Xi
很好,雖然小得不能再小,嗡嗡聲還是從蕊心漏了出來。
a q/q[{
(J6h_7a0^a5u+y 「宇宙中未知的寶物還有的是,必定還能尋得更容易偷到手的力量。」IW JGfw/Mm
多洛奇高舉三辰星之杖說道:
~f Pi&oP1X 「為實現夙願,『饑渴的冀求』會繼續引領吾輩走向勝利!!」-pa%p)HJV S'e,f
`h"~4wH+l
多洛奇對歡呼的眾人露出如常那抹充滿自信,放蕩不羈的笑。
#T v9Eg&L"D 但他藏在斗蓬下的左手卻早已緊握成拳。
$rl1c3H(AK
8@ {g G?!` nl~#{ G4rPz!o'R1g2^
多洛奇在說謊。
X.x I\/N 這個星球上的東西...『禁忌的寶箱』是唯一的希望,一旦放棄這裡,大概就再也無法得到他們企盼已久的力量了。
[W8h6t,`;U
|S+ya&g8b&UK 在風雪中凍僵的身軀,狂暴不止的鈴鐺之震,曾讓他徬徨無措...但下定決心以後,一切都豁然開朗了。0R:K Tr4Q*Z
自己今後要全心成為這個盜賊團的支柱。9{ \_V'xm9J`/P
為了讓所有人不至身犯險境,不會失去希望,需要背棄追求力量的信條。
S2xn.fv(IUb.E1_
.I^'ua.I8V5F9k } 風為路標,宇宙為家,金銀財寶就是他們生存的食糧。
~5@&]N`b 多洛奇暗自與追求力量的野心作訣別,引領眾人向下一個星球邁進。-a iE2m/|H%R%h!`CAB

\ed.\$l D%F [color=red]~(Normal Ending:浪者的牧笛)~[/color]? KTV t
D*TP"b^6tW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6 00:53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6

[size=4][color=red][選擇項].d+u2H{;Yz9mJ,F A
[b]   [color=black]選擇盜賊團的大家[/color][/b][/color][/size]j jxJ7S | D2X'G
[size=4][color=red]→[b]繼續追求那股力量([url=https://www.opendrive.com/files/6630060_00VbN_d59a]BGM:腐姬-夢ソわゥゾウ[/url])[/b][/color][/size]
@eE?V$oE)|'V fH!z6n_W
JDRa,l_U0_-@

7y\-\H}+Pe
\(_7hE!W7F,aG1R^Bq !G"k,ae)|zT,EZ

o-q}WF 多洛奇深吸口氣,釋出仡今以來最強烈,最殘暴的殺意;a9l$@2zM@\8V7n"i

L0m3K},o*k0S 「全部『滾回去』。本人已經明白表示過,諸位沒有利用價值了吧?」
:Tc.Z[#k_U &\^4`{0kh8YM+TM b7M
...這就是多洛奇和團員說的最後一句話。+qH)s'@ ]\
這就是,他們的訣別。
&Kwh Hx7Y1b Y,g@0]FG t v
殺意讓團員無法阻止,也無法靠近他們的團長。
c N4F C(j 騰空的雙腳挖起一把雪屑,多洛奇他用盡最後的力量飛起,消失於蒼茫風雪中。u Z)t\&R'T
============================================================
bI%c!r C~4@
3q%yH"RV$a/L,it
p8d[O/viE 來說說某個男人的故事吧。#~A0[O'n8Lw$t
y4r3P\6s1^|R
會使用奇妙的身法,擁有魔術般華麗絢爛的武技。+m_$\6\&[
村內的人們也都譽他為絕無僅有的稀世天才。
}8?+z'P$[ /hh7`w*]#h(h({(Jj'hYY
男人所居住的地方叫做翠麻谷,峰巒迭起,群樹長青,時而薄靄繚繞,時而霞光宛照。(L,F*JAN
谷間處處架起山泉瀑布的水色彎橋,潭邊的綠地花草滿簇。
mM*W N'CL
.q)N%g*_tv*H 3_#N7m;`q5A
包含男人成長的村落在內,數十個小村落座隱其中,#Y{4x^Y$o
男人的同胞--就是稱為麻倉鼠的族類,與外界鮮少有往來,世代都居住在這塊封閉的桃花源。 @S)nr!k
#K+P!n(mX&sx7@5C1g
夏天的午後,大家會在樹間追逐嬉戲,在河裡游泳抓魚。
@*p)Y#O#D 秋天的黃昏,大家會面對夕陽採收麻果,牽起手,一圈一圈地跳著慶收祭之舞。+w"Wd~i Tm0LM
春天的夜晚,大家會互相依偎在矮丘邊仰望月影,「麻啊--」,「麻啊--」地叫著,呼喚山那端的夥伴。Y?nuAe2j
'vp\\ a7x Uk

*N0Z;u{1j2a b.O 男人與同族的人們一樣,崇仰這座翠綠的幽境。;]%|ng#Y}
對翠麻谷生活每一天感到快樂,對自己身為其中的一份子感到自豪。1p[{pP#Q
為了守護這塊樂園,為了他的族人,他願意賭上自己的一切。;H1I&wg ^)O R!Bh

Y8kNq6l h7{ Q{i 一切。^4i3_.J6D3b-e7g

r8Y xlH-M F}:B vV %^P.FT;HC*X*|Db
...不知不覺間,男人的身邊已經聚集了一大群人。 c,EOBwcQU(B1n
'i0U.K:K_(O.U5m!a!m
這群人組成的組織之名,就以男人的名字開頭,以組織的信念做結尾。
V1A"E ij!Z 有從小一同長大的朋友,也有遠道而來的仰慕者,其中不乏有同樣身懷高強本領的人。
Y(^8aMx)EPbu
{hL,M3w 組織主要的活動,是在每年襲捲翠麻谷的風雪來臨前,幫進度落後的村落打點好過冬的物資,v$qAnq)I
偶爾也負責擊退誤闖谷地的高山猛獸,深獲全族同胞們的信任。
1iW|h+K,qoEq /z"^NK8q{^
有本事的人通常不願意屈居平凡。@+MGD @,D5}]
但是男人卻對翠麻谷無憂無慮的生活甘之如貽,視逸居家鄉為畢生之志。 gAke_,q]

^u(A3\;cT'_[ R 不變的每一天,就是他無可取代的寶物。
w M%d0d0~#Yh ===========================================================
V kx_ ]r!d
G7gQS;Wc4ne(M4h7w| 星之戰士與梅塔奈特的決鬥宣告結束。0wd$R#}Rf b
最後守住寶箱的是星之戰士,梅塔奈特就這麼乾脆地退場了。
:IPR)s3_ qnD
1z|-Q9C(Bh-Rf 在後方跟蹤兩人的多洛奇雖詫異於出乎意料的結果,但還是壓住氣息向星之戰士突襲。]6]9O6`.Gv:y
cEDQ+U:\^E#H2U
*r \NM-~"u-{J
「...!!...」)GcVQb C7W
$A*a8Po'H F`
嗖一聲,寶箱回到了多洛奇手中。
gDA`UTf*p g 星之戰士的超直覺,在進入戰鬥狀態時非常靈敏,多洛奇實在沒意料到會這麼容易就得手。!c(Zi el'g EyF
連自己的秘藏毒氣都沒能殺了它,那現在的它,究竟又是出了什麼問題?
c k1R _'}
G#z%_v#G9a%I$M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多洛奇加速衝破防護玻璃窗,飛到戰艦外頭的洵爛星海下。
Ur ]'tW 他飄浮在空中,將手扣在寶箱的卡鎖上。 G T&f kH?|3H _ z
wP9?*Ft
『知道裡面是什麼嗎?』b u]V L$a6b+X#Z~D
再清楚不過。$fQ3XWq m7sH
0XH*u,~umN9p S
『有將其承受下來的覺悟嗎?』P#[WP B-y
有此等覺悟才配當團長。
'l.P[g D#[ _ ;K hy7^\
多洛奇毫不猶豫的回答對自己內心的諸多拮問。在跟盜賊團分別後,自己就沒有其他歸宿了。
.fz#B/l K \ Y9oL@%{ K U;_#pL:A
F"O$fI@4Fb
他強壓住爬遍全身的恐懼。在鎖頭上用力一跩,破壞了『寶盒』的封印。
V6suK5S N9@ 黑暗的凶光染紅了視野,多洛奇嚐到肚破腸流,四肢吋斷的遽痛。意識,知覺都迅速遠去。
k9M/bJ-p j A5]7U\'EIIm^4W
...多洛奇本來的預定,是在準備萬全的時候打開寶盒,這樣還可以使用三辰星之杖的力量抵制裡面的東西。1Y4E p;IO[]9E
可是現況不允許他等到傷好才行動了...無論如何,都得搶在所有人之前打開寶盒。}*t7YU,M4Z
a.ET!PslXK
在沒有力量命令邪神的情況下,只好改採以物易物的方式,跟邪神『紐布拉』談條件--c Bv2Jn

FB!^"Mc 『家,應該是什麼樣子?』Mw'J{vzek
g5EE3l)hg0d6i1e N

_1_4C{ pu/CwK3\ 多洛奇感覺到自己的嘴角一路裂到了耳朵邊,倒流上湧的血水如海潮般拍擊面孔。!{7A g6am*f-wc
但他還是竭力叫出聲來:]S B S5xw(@B*M
「請實現本人的願望吧!!就用這副血肉,靈魂來交換...將春天賦予翠麻谷!!」8EfB d2SR
*v5`w$e'_v"\eY1iW
凶星的碎片飛散環繞,遮蔽了天空。
9X"Np7\ m cA t7f9~`U
邪神從口腔內拔取出多洛奇的靈魂,拋向廢棄的流放場;w \_|s9zEk1w
剩下的空殼則刻上交易的印記,永久歸屬於邪神。cB{#i1^1P%R%C y;ve

2B%g+C9^fk 破除封印的邪神使用多洛奇的軀殼,打出通往異空間的通道, }:F&`"kwMW*[
而星之戰士則緊跟其後追去了異界...當然,這些都與多洛奇再無任何瓜葛了。X1@8EB@0z

XU.\H:f Sz
"^2BO4{ Y#V e]6I Zy{xzg k

{.}Sc0B'fq 『...你想回家嗎?』
6z0j#F Io9H 6Q cP xON,r
============================================================
2|pW0`X ^(h3v )KZ i&w-c4|V
點點火光在冰冷的暴風雪的帷幕中格外明顯,數十公尺外的溫暖之源,對現在的男人來說卻是避之唯恐不急的冥燈。b` |/CQ.m.g
NCsD)B6o7nA7J;e*f
「哈啊...哈啊...」
` S?xp6X/g2{e ~
LK"@i/|YJYg 事情敗露的太快,結果立刻就被團團包圍了。QVuX'a.U$e
6w&PmK1t {9Yz
接連的戰鬥,還有自己擊潰的每一位同伴,在倒地前那憤怒的臉,充滿恨意的詛咒聲,不斷打擊男人臨近崩潰的心,削弱他所剩無幾的體力。
[RK'|pxX 數十道火光漸漸包圍而來,男人只能在暴雪的敲打下,拖著僵硬的身軀,奔向前方結凍的拮星壁。
!V;NWz4b {Ur
NG ?6` aytY3^Q"E^f
C2TPDCL,D
%m5m4X X$j 今年翠麻谷的冬天特別地長。H2D,v%i#j

#tl7b8u!GcB2m 預定會在兩個月內消失的風雪,延長到了四個月。
3};@H:b\K3q3i^e 糧食全部耗盡的六個月後,大家已經沒有辦法掩蓋內心的恐懼了。4{"Jq.d?5{g M
3U,W3Z#`H K'V:vt
十一個月,十七個月...男人也忘記自己數到了哪。(Z^0K-i z*tQcSQ#h
他只是一直堅信,風雪馬上就會過去。,{|eR z1{

/Ix ~JU
+? j0~!~_6xA h ...直到北邊的半數村子都被暴雪活埋的消息傳來的那個早上。:X)fDg"}Y"E
男人終於理解,春天不會來了。
c1h:U3eq9\BY uW]v:d(G_:l
他狠狠地撞牆,嘶吼,自虐式地發洩,直到血沫四濺。然後定下決心,在風雪中徒步前往位於翠麻谷中心的祭壇,打斷護欄,看著麻倉鼠一族視為守護聖器的三辰星之杖。1[@UF9K0e3X
5[ nWK/t7sb?
麻倉鼠一族都深信,三辰星之杖,就象徵著守護翠麻谷的偉大女神。如果讓杖離開祭壇,翠麻谷將遭到最嚴厲的懲罰,再也沒有明天。'Jd SaR CdG

n,X$@f Sq2H3x_ 但那又怎麼樣?...
qn{k8|?)^ 'HeW s!Uo H
「女神,早就已經死了。」
Afv6E'K%[mF!U 男人咬牙,把斷裂的護欄掃開,拔出三辰星之杖。
2I]6R tl
D(qxKY HM1m 不能再倚靠不負責任的守護神了。D!s3`'B(Bp.J
q1N$bx;{
要讓風雪退去,憑自己的力量遠遠不夠,三辰星之杖也沒有這種功用。 Cd9`,{;fG-a!~gE
不過據說這浩瀚宇宙中的某個星球上,有個禁忌的寶箱可以辦到。+hc_Jz0eyc

'V9]+t6}H g] 女神的故事可能只是神話,
m%E/g!E7l+g(f~ 但三辰星之杖確實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精通術法的男人知曉這一點。(E$]v;U$\h
而要使用那口『寶箱』--術者間都稱為『禁忌寶箱』的東西--需要三辰星之杖的力量。7HS bH-^\QKq
-U.n*zY3u ^%n
女神收回了出借的東西。n%E0KV*_w N

RZ^$_B$d tw 而自己只能像螻蟻般難看地掙扎,狼狽地前進,
0uq0A Cg.N,t^"Cv 直到從祂那裡,竊回故鄉。6Y1}#{3jCvz
..................1V3B}-C {aT6N

o4sI {o*z'bAAY] ..................
^K(f;ywx
wy9`9jDT Z/z,j7\ 男人站在冰凍的拮星坡上,俯視白茫茫的谷底。 o+XK4g3nP"ak%Jc

/fT b5qR9B9? 翠麻谷的周邊被峭壁高山環繞,以往保護樂園的屏障,現在已經成為囚禁大家的牢欄。5Dv\M:u5KX
所以,就算持續遭風雪襲擊,地理上的障礙也無法允許全族遷村。:C:S5i(KZ-I

-SuALO 如果順著沿拮星壁一路往上延伸的血跡,就能輕易發現男人的行蹤。:nCj,bY;b[+sW4].W,[
但沒有人可以在暴風雪中徒手攀爬絕壁,全翠麻谷只有男人手下的團員們能勉強辦到。
g.]5Z5zv#k
Px6k&^!o*Q8c 「現在也該跟我們解釋了吧。」
eC+M Jh;VvY$`$@
:cA?*a Vw 聽聞身後傳來的蒼老嗓音,男人沒有回頭。
,kN{d0pC
Fb[ww+hT 他身後,有早就等在那裡的數十個團成員,其中屬於幹部的只有史托羅,史皮恩,跟年邁的達克三個,'t'u$s7P'Fy#h`
其他約五十位餘,本來都是團中最弱小的人。1AT0M[ z5`/~2c

/bE3i:yF#Q 男人在前往神壇前,就用心靈術法隔空傳訊給每個團員了。,}$ht!e1{
告知自己將要竊取三辰星之杖的事,如果想要阻止他就儘管來,這樣子就可以證明三辰星之杖被竊不是組織的責任,錯只在男人身上。
#bOA mh?Y%f
|b9au!s@)OBP 然而,現在在場的團員,並沒有阻止男人,他們相信男人的判斷,於是提前到拮星坡上等他。
F2WE[1Qk8h$B,@
"y}\(\1e(c 「對於諸位的信賴,本人很是感激。」
b h2L I4l4w 男人深深低下頭。b R+l,_;[ x)d.c

3b0Ky+v[.a(VX 「先據實以告吧。在逃往這裡的途中,本人已經跟五成以上的夥伴們撕破臉。全族都變成本人的敵人了。」S:h0@9x7J,b?^

}_[)I#rB5^t 男人是打倒所有阻止他的團員,背叛全族的信賴後,才來到此地的。
}Sy;^nQ7nU8QB7v5| 這句話包含的意思就是,你們也想與全族為敵嗎?不後悔幫助我嗎?(~0o2g_C Z-]W7c D

6g)yy gc3HQa 男人不會自翊為殉道者,他不過是個逃亡的罪犯。但弱者恆愚,如果是男人的強大曚蔽了這些同伴對事物的判斷能力...那就必須讓他們清醒。n"?&up5? {
I(y0} C,x{QG3^
墮入瘋狂的靈魂,一具就夠多了。
)`L_ [g!J
nq7Q6E?V Z!g p 「......」
R {!rK:dG1p 達克眼角的皺紋深深陷進眼框中,他緊閉著的雙眼跟鬍鬚都不斷顫抖,但還是點了點頭。
C kO/`0Xd(dq
2Kw:V$}N w+O 「那,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吧。本人知道能除去風雪的方法,只是這個方法,需要三辰星之杖才能成功。5cq.y6jNc6`L,{
本人要帶著三辰星之杖離開這裡,遊遍宇宙,去尋找消除風雪的那股力量。」{"f S6M)G*G~p?

c"Q{(o#O(T B 現場的氣氛比暴雪還要冰冷。男人窺視眾人的表情,他看出一副副呆滯的面孔下,正飽嚐淹滅內心道德的煎熬。:QmJ.xju
三辰星之杖是麻倉鼠族唯一的信仰,這點對男人來說也不例外。b)LuR2{l| sn*S0_
違抗這個禁忌,對信仰者來說,就像犯下等同於滅族的,十惡不赦的大罪。6D4v)_E*g[
:Au_ d KcF
拋下信仰,捨棄家鄉的人生,還會剩下什麼呢?(Z-a2N%y J#T}

V@Rq!Oa J 「如果猶豫了,就請回去吧。諸位與本人不同,還有繼續支撐這座翠麻谷的資格。」#I i3d7W)L Jf

h b/q.O$Z A&VQ 儘管所有人都是一臉掙扎,但是沒有人回去。大家都凝視著,正在凝視家鄉的男人的背影。
$r7Y*m+Zt_3a 他們已經決定把未來托付給男人了。E8S0FG7Z?0q,_.I

8uHC'a'j
Kv0Oh:XE\
TG&_]h$Y 男人--多洛奇收起悲傷的臉。
FS/KEi4x8t^ 悄悄收下眼角結晶的碎冰,一粒粒,劃破喉嚨而下...緊緊銘記這切膚之痛,然後將其烙印於胸口。:@rPP5onq

zYBA N M$hd ;a2U&w2v4v
K*G KM9t+O1^B
「那麼現在,」J;e]z.b6{.\9vF
多洛奇用乾裂的喉嚨嘶吼著,嚥下血沫和痛楚,轉身面向眾人,流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p*wo_If!g5NW `B

0e m-J"s7qK 「多洛奇翠守團,宣告解散...」3mYnns{J1qN_6d

J x_xC3r2RY6cG 以男人的名字開頭, XL"qpGbB%g

+|O^H1j2z$\ 「從此以後,吾輩就叫做多洛奇盜賊團!」#? F%P%G[

6F9{?:d#Wg+a2ky 以組織的信念做結尾。-cN.DMH
zr0j[u S|
R9txZ ?%k5kS

6l`wZ|e%O
pCt u0v8Cev rP e3OPm
...自己沒有資格哭泣,所以就盡情的笑吧。 kl;M'` RQ
嘲弄那愚蠢的神,嘲笑這惡劣的世界,也嘲諷無能為力的自己。
k6D1q,xRD-_Ei
z LZhV8?xMAC 族人,夥伴,是怎麼看待自己這副醜陋的樣貌呢。
-u!VN$Tr:I
!@%EA _*@$W 沒有關係,不必在意。如果能達到目的,就算要陷自己於萬劫不復,男人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N.y?YF\0v 他只希望,能讓慟哭的翠麻谷再次迎接遙遠的春天。5h3Lp/Xl#VX
======================================================='D8NlK+G @.U

)FB2\RvL k3[ 水霧架起的窗口裡,正顯露與周遭截然不同的景色。
$O6V-c Qb+\
"x-V6r#|,wiy$S/\(l --是翠麻谷。遠在另一個銀河,另一個星系上的家鄉。
#E+Dl8HG#t 窗裡的翠麻谷中,寒冬已經結束,凍水緩緩冰釋,螢雪間探出頭的新綠,比過去都更加嬌翠欲滴。,{$`/|*N4o&i

['XIM1}6@&h 多洛奇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裝扮,依然是高帽,紅斗篷,鈴鐺,東西一件都沒少。
,f*K e"n Q)zk3N 「明明是靈魂的假想空間內,為什麼還會帶著這種東西啊...」
0NhyT'}'M XD}Q&J
還維持『團長』的裝扮,沒有全身赤裸,就代表自己內心深處還放不下盜賊團吧。
OF1e^)l0e 不過,盜賊團也不再需要多洛奇了。他們的歸宿是窗口對面那片綺麗的世界。
F~9^[s'_2B.a .I t @5TJ^R
...而遭翠麻谷驅逐的那寒冬,此刻就寄宿在多洛奇上。? mK1[4N/|
以身體為籌碼交換,再用靈魂當作囚禁寒冬的監牢...寶箱的力量為他實現了奇蹟。
#]*zDI0vQ!c 多洛奇站在由灰轉白的蒼茫麥野上,看著冀求的事漸漸成真。!y r$rCF&r!D
生命萌芽的大地,.[+U6b"{U)H
春天綻放的山巒。;L]"b\w
9q)uFrrZ)L7uI [
` \/fF-Tom;pS
遙望的故鄉伊景,有種鏡花水月的虛幻之感,美的幾乎讓他流下淚來。N*W0B2]:v+T
W/`!~a T*Fv
想回去。
6An J4X/~jUn"hm 想回家。
z"k;|D q4US
6v"{6U:Ig yG 但只要自己伸出手,只要往前踏去,寒冬也會跟著復返。5{r}Z Gd
l kQ Kt3?
多洛奇笑了。aJG }F%}%l
不帶諷刺,用純粹發自內心的喜悅笑了起來
7V9Do5?{ew5r*U$V --雖然碰不到,但那的確就是自己思慕已久的故鄉,是自己的家。 v Tyz`NH6?

{\(h3xmG 愚不可及的夢想,注定要在孤獨的庭院中枯朽凋零。!X0bt5l;`#nD2JT
而他最終所得到的實質回報,只有心中一點點的,微不足道的自我滿足。7bf![0H8Jobj2Q
b&ku-GJo
多洛奇注視了窗口良久。NG{!JOw$w)d3@
最終,他笑著扯下胸口的鈴鐺,再隨手一拋。5C/k^R-uN2\ Yy_v
^-]'b{b!i
轉過身,向另一端漫天暴雪的黑暗山頂邁步遠去。K_3V NtPH
D]e6n/TC;`"s\
...................................................&h~lm-I!HBM&Q9[
...................................................
{h oRy*DHH
B4}!|?F6K&xM:L n|E?fXAlR'N,B
滿月滴光,樹海醉於紫暮,水色橋面盡染琉璃。
}P DQ yLlhgEN
VRTdU
d"GgtQI)u Kk/W 拮星坡上的樹,今年又長高了一點。
#a6y#_9GXq9B(n-o5m ,YO0oV d
樹下翻掘過的新土立著拮星桂編起的枝桿,斗篷繫於其上,鈴鐺發出悅耳的嚶嚶呤鳴。F]f#aIa
M6t kx"N%KM,e-@"@
叮----。w4cbD0S"U N&o
y*blo EP\q
叮----。
eBw P#js,A0_1y
6b4~ P5l2R3Lf3z PBQ;J\$V6K%h2S.nCW.X
年復一年,秋天總會跳過寒冬,直接迎來嶄新的春天。
9UgC4U ISw
_#j3J5py.RY 晚風中此起彼落的「麻啊--」,「麻啊--」,悠盪在涼夜的翠麻谷間,久久不褪。 n4~Po6rW3J4hx1L

{d JGK'^
bzZFjJ` ^
z1I Q!quz.~"P 春之線/多洛奇線 Fin.
d\mSq*jh [color=red]~(True Ending:翠麻谷之春)~[/color]
zIF fI` i}N*t
u[ U"R)lv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6 00:50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6

[color=#ff0000][選擇項]
]-G8?ta/pNk0Mo ;B!DB$y9MZE DD]
在一片黑暗中
g)~{9F6Ot y:u KPm H*^ J3c*G
[/color][color=red]   [/color][color=black]1.他-- f_O&A.O5v(r
[/color]→[color=red]2.它--
8hBcdS:F['GL~ [/color] 3.祂--
(K5n z%C k1^9^ \
5GS4b/~R
x1Xb7Nl#iZ1_
{2CH.Hb&L h8].|!?:h [color=red]--它,張開了雙眼。 [b](夢之線 開啟)[/b][/color]
1L@Ns6C~nG(i 4^0M z!z8o

6x&K o3sYG5P.[
+C0x/{ s o%o.D&A7C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z%v+^/?.Mg @iT 但醒來時,星之戰士卡比正於土磚砌出的斜坡上一路滑行而下,碎石子和風蝕的斷痕擦過身體,
}WoX/w*Mf$| 這種狀況從它昏迷後就一直持續,所以全身都已經帶滿大大小小的擦傷了。 m [{.r _,k%dV7h
&]m$v'j6I`/hB
回復意識後,如潮水般湧來的痛覺令卡比面帶淚光,直捂傷口。
drb^ _}-b;h
&m%_E|)FZB 卡比嘗試著自主翻滾,以腳著地站穩,但是土磚面的坡度過陡,卡比一個踉蹌又翻了下去。
h+e3OvP 這次圓滾滾的身體從滑動變成了滾動。n[Ii0g
4dh5@3[N
卡比驚慌失措,往下越滾越快--cJ w'S2Cd'E9? rM

8Z+?9l nvlx3Y
E5U,y8S H*~Wz7R 沙...一抹岩屑在後方的空中灑過,卡比突然就騰到了半空。
Qb\i}s/L9o 接著伴隨急遽的失速感,卡比開始往下墜落。
?^3[7A a"Q%t~0K)U 它在撲面的風壓中掙開雙眼,轉頭往上看去,
q(?N*Vt8X;bx 可以看到剛才自己滾動的土磚滑道,其外部是岩石,正呈倒蓑笠狀連到天空...
bm W"^sE+XZBv "l0Y%b/{a}
不對。.f,u z2H-y"JC0Q} n
土磚滑道連接的根部不是藍天白雲,而是岩壁。
sP@p M#nw;[ 本該是一望無際青天的那層高度上,鋪展著連綿至地平線盡頭的無垠岩壁。
(^g\M/Fn$Y@/YG
z8h5eu;?@2G-}.l3CO 卡比搖了搖錯亂的腦袋瓜。f's?%m1e-gp
是自己頭上腳下沒掌握好方向感嗎?怎麼好像天空跟地面互換了位置一樣...這也不對。LNq+w?
因為再往下望去,目前尚遠,但正急速拉近的墜落點上,也是地面。而且還是霓彩豔舞的美麗花田。
"a\pLMS
(HZT6` Li Tz 頭頂跟腳下都是地面?卡比甚至忘了自己在高速墜落的途中,困惑的搔著腦袋。o5Q@F s!g]
fCb IE6b5q.}H
噗。-i]8JhkDw
Nb)W I2I(]5\a;w
從足以砸出隕石坑的超高點墜落,觸地的衝擊卻異常的小,這應該跟卡比特殊的身體構造有關吧。
9X3H @ U-}5B] 花瓣沖起,緩緩飄散,卡比一臉呆滯的躺平在花團中,面仰朝上。
X"{L"^s:r ldF1? s BC
上方的盡頭,模模糊糊可看到像是藍綠色海洋的天頂,和飄動的雲朵。
+h:U?(r2x.E 因為現在加上了那股不可企及的遙遠之感,的確比較像是天空了...
:{^X\5x+zNg5{~k0B 不過構成那片天幕的類海洋物質,其實還是岩壁。會看成天空或海洋,都只是視覺對過遠處產生的錯覺而已。v$zA:d6NMB

eNtQN:P --處在地殼跟地面的夾縫中。這種怪異的狀況,其實正好證明此處是PopStar地殼下的世界。,uD`JJ
爹爹爹城堡下面的洞窟通道為數眾多。個個蜿蜒複雜各有岔路,因此所有人失去意識時,fxH.J5e JN@h
可能都錯開了通道,從不同的位置掉進地底世界了吧。
v?RR)|S0~(q
eP4Ne%D:wd!t1g k 但卡比並沒有去思考那些複雜的事。5S%jr,De-cG9to
它從墜地的驚嚇中回復後,就從花田中站起身,拍掉身上的泥土。 Pj6k(zT A
即使來到完全陌生的地方,卡比也沒有任何不安,它在不自覺的情況下,謹循著『神』植入體內的直覺,往花田的上坡處走去。
U#h UeO
V6C6qc;Wb >>>>>蛋糕. P?\)ndB&y
卡比仿佛能聞到蛋糕的香氣在引導自己,食慾充斥大腦的當下,'fb$wLSi
沒有空去思考如此大範圍擴散的香氣究竟合不合常理。y,fq&IC
C!]7j1I6hz nh+u:C
越過青草擺動的向風坡,卡比到達另一片花田。
'HEps9e.?a4c X&] l 這裡的花卉的顏色比前一片花田稍微黯淡了些,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有幾處被胡亂翻掘過的泥土塊。"k`F Od$r'h!C,kS
rG?0u \4|&l
卡比四處張望,視線立刻被吸引至遠方的紅色小點上。
4ThYm0tC-U9{:s o 紅色的小點,不,是紅色的色塊...不,是紅色的斗蓬。對,是斗篷男的斗蓬。蛋糕的香味就是從那附近傳來的。*CP` J$e1wL

?R.a Ah 卡比右腳一踏,準備衝過去時,某個泥土塊突然開始鬆動,陷落。爪子從陷落的黑暗中穿出來,刨開土面,擴大洞口。
G1v3h7v?:u 一隻鼴鼠探出頭,觀察起闖入牠領地的東西。^EngIG;sy
以侵略者的標準來看,卡比的身型過小,可是它散發的異常氣息卻讓鼴鼠莫名緊繃。:HgG2oc(G l?
'K%[/ko[gjW
「???」
yaSs(C1h2l eT 卡比歪過頭,看向從地底的地底鑽出的野獸。k.sI-KAc \

/Z1m)?0|t6~ 卡比不明白鼴鼠為何抱有敵意,可是擅於戰鬥的天份,磨練出來的直覺,都告訴它不能對其等閒視之。
2~-CR9`Ud&bZ4w 不先設法解決,就不能去追斗篷男。
w*g+ct t
$KkDXp4VL [@'q g 鼴鼠揮動爪子,石塊,鏈球,廢棄輪胎,汽油桶,牠從底挖出東西,一個個丟向卡比。'S N+Am"Qy2v
卡比用詭譎難測的移動路徑後退閃避...但沒多久就停了下來。卡比原本打算先摸清戰鬥方法的,但是那蛋糕的氣味越來越淡,馬上就會不見了。
S(G#DyCv6h3tLs1Q ?S,FE0wGp1D
不能追丟斗篷男。想了想後,它決定改採強攻戰。_E1F.j@k
卡比握拳的掌心內漏出強光,滿溢強光往外一口氣拽洩出具體的形狀,化成一條電漿鞭。
)CW b,y#ea1g?G 1C,{ yeU7@ mh
卡比掃出電漿鞭,把石頭,輪胎全部打成碎片。接著就這麼向前一躍,甩動電漿鞭朝鼴鼠的頭劈下去。&XM Up FN
鼴鼠快速縮回土裡,地面壟起一道延伸的凸型丘,完全洩漏了鼴鼠在地底下移動的路徑。
o ^/^uolwP)V{0l
n,{fK(Z\;g 卡比踩上壟起處追上去。就在鼴鼠爬出土面時,它揮下電漿鞭。鼴鼠吱吱驚叫,隨手拋出一個汽油桶,但這薄弱的防禦完全不足以阻擋卡比。高熱的電漿鞭像切蛋糕抹過鐵鋁製汽油桶,將其一分為二。1_ jR`.kW

|J i%`9sq.i 廢料與汽油殘渣混合燃燒,引發爆炸。 D'd/v1~Aj(VA$Z
熱能鞭沒入白光中朝既定的方向掃去,但卡比卻沒有砍到東西的手感,泥土地上,也沒有壟起的痕跡。
P1e%O Of
W9nA'h`c 一點陰影在卡比頭頂越擴越大,延展到泥土面,蓋過卡比身體,將它整個人置於陰影下。
7P2n7AS$YiV
C k\0wYkSX 卡比回抽電漿鞭,拉到另一邊的腰側,身體微微前傾,作出類似武士刀居合斬的前置動作。
m/OV(lu#y Kj r? 唰!電漿鞭右斜上甩出,瞄準的是從上方壓下來的鼴鼠。
Z9I#K;Wf 5Ys!J8sxZ+N
--鼴鼠以爆炸當掩護,跳至卡比上方。
5a7Q2l_B{[;w 因為提前營造出鼴鼠只會挖洞逃走的假像,所以這次奇襲原本算是絕妙之計。xXdt`lp|
0m:?^:S;Kx(max$K
孰不知卡比的戰鬥直覺非常特異,不管什麼情況總是能夠應對。uGxm~
它利用揮動的微小反作用力往後跳開,電熱鞭不偏不倚地劃開鼴鼠的肚子。
@ E;wK i;n!\ 0_^8_Iu[`;C
鼴鼠的巨軀摔在泥土地上,一下子天搖地動。卡比甩動電熱鞭,交疊打出斜十字,每下都毫不留情地砸在鼴鼠身上。
+f'V O%R7{z9y(m?ZUv
8wAo]E(@2`Y3d0u 鼴鼠的血肉,隨著高熱逐漸溶解在花園中。v+S~8o&y-x

1E)Zvihik%[ ...S(bC+ETik
...'z2RFv _(f v(ut:P
事後,卡比離開花園,走過森林,往斗篷男離去的方向走。
6lN s!{ ZD 不久後,卡比重新捕捉聞到那股混雜著餅皮和淡淡果香的味道,肯定是下落不明的草莓蛋糕。
rW}7h^0C 9Bxc5I4Y@E]
卡比吸入空氣,飄到雲層上開始追蹤味道的源頭,在雲的夾層間,又發現了盜賊團的蹤跡。
;~|&bMx,{s D
;P7Ylj B#^? 「上。」
I'DtEP&AMy!G 斗篷男指示。
I2P&|@'g&xB+Z %c#eY!Ab T)e!C:g
雲變成的怪物衝了過來,卡比只能眼睜睜的讓蛋糕溜走。7L.HU+`7g
雲怪物丟來閃電,又接著捨身衝撞,卡比不慌不忙地應對,把雲怪逼到退無可退後,卡比做出決勝一擊。(^r ^Y'rn Jj8b
本想在快速打贏後去追斗篷男的...但是雲怪物,在被打敗時引發了爆炸。j,R,Y}&a k!Q
隨著而來的暴震波,卡比首當其衝,強光閃的它睜不開眼,同時被一路沖飛到好遠好遠的地方。
A:g-KY"y!mx 當卡比再張開眼睛時,已經連蛋糕的味道都聞不到了。*z I!v8KCRb(L

oLwNzRv? Z 卡比在草地上坐起身,雖然它身在蝴蝶飛舞的花園,但卡比的頭還是垂的低低的。因為它沒有搶到蛋糕。又讓草莓蛋糕飛走了。
} rS)nV4]8J$N4x[.r YD:C 不過,它實在完全不明白,為什麼盜賊團要搶那塊草莓蛋糕呢?一塊小蛋糕總不可能讓那麼多人分去吃吧? Uid#k3n _fs
難道,那是個專門搶甜點的盜賊團嗎?
*zVOg+VUb'C N Z$A C3{#W&Ul
越來越深的謎團讓卡比思考紊亂,最後它還是決定,一切等先搶回蛋糕再說。 TOI PXc#Y&V

%sX'f/VP$y@ 這麼振作起來後。卡比專心嗅著空氣,搜索味道。
R.h X r)B0_6i8} 最先撲來的是交映雜疊的花香。泥土,木材的芳香,山泉的清香,卡比爬過一個又一個味道,終於找到了。tk[i k/z*U
w,VQ:]0lv
它從掌心招來北方之風。
l[7`pj/\ l 卡比的身軀輕輕漾起,它旋轉帶起氣流,御風飛向蛋糕的香味傳來的方向。
lN|k~^][ EQ } Rg*]0V
Pop Star的地質大部分較為黏著,不利滲透,絕大多數都是湖泊和小溪。
/EW"? btAiu 沒有充足的水脈,導致河川都不會太長。其中的特例就是帕瑪遜河。所以自然而然就蘊育了一大片的叢林。!kmZ`4}7C-W+d

fuM:w b`{Q 卡比嬌小的身體被密不通風的灌木叢淹沒,悶濕的空氣也讓它幾欲窒息。前進許久後,它奮力分開刺人的樹枝和葉冠,往前一鑽。
9k;B,Zn-D b;u
0T*\$I5zHWa+k 黑壓壓的樹蔭一下子拋到了卡比視野之後。
%x2|B5T@K$I
7Em tF3J)Cw&S 眼前,淺而廣的湖泊座隱在叢林裡。
4c5D7D(GAKE 濕熱的微風帶起漣漪,如同一層層薄紗般反覆鋪灑在湖面。正午的烈陽淋到湖泊上,再經液體曲折率加工,切出片片的虹色碎屑。
#_,D'~v&qc
/o @Qzds m%cc8~ 卡比移轉視線,注意到有一座古老的遺跡聳立在湖泊中央的泥沼地上。那股飽經風霜的泥塵味中,參雜了一絲濃郁的奶油香,顯的分外突兀。
:` v0EoSUOZ%T 5T[/\6X%}2V Q.t@
卡比涉水過湖,進入了遺跡內。
l"U%QKUsI~ ;`G%?WcM h6Pf*m Z&{.i
遺跡空氣冰涼,但很污濁。天花板剝灑的灰粉常嗆得卡比頻頻咳嗽,0@/G;\+DU4f3K$v
然後又會被張開嘴時鑽入喉嚨的浮塵搔的更不舒服。&t(Y:]o"P%I k&\'R7P
w GZQ3G4Ld
幸運的是這難受的探險沒持續多久,卡比就發現了盜賊團的蹤影。 ?qV}G*p,I~
起先是發現黃色矮冬瓜,後來又出現斗篷男,最後連綠鬍伯都開著機器冒出來,遺跡內展開了一場混亂的爭奪戰。%}:K^&@ @8SL

.]"c*m,K-vO'U.J 拆破土牆,震壞天花板,最後甚至破壞到遺跡外面後,
y4n4FEty&g7\(M 卡比才總算制止了綠鬍伯的機器人。之後它搜索湖底,成功挖出沉下去的寶箱。
yE5Ll7K O'B L+{PM(j2{M
嘎嘰...卡比在湖畔打開寶箱,準備拿出蛋糕--
f&gA)@N&^#}p&H9QZ 但它什麼都還沒發現,就先被大量的煙霧燻得暈頭轉向...恐怕是某種麻痺或迷惑知覺的毒氣吧。|'N7\\a&f)?&Tw(K
/]8B,B"Lu GXW
「呲嘻嘻嘻!史托羅,它中團長的特製毒氣了!」 ]Op boz-L c-j
矮冬瓜的聲音傳來。
2O/o-L,Cdl%y2e \I)n1K%b
卡比撐著如灌鉛般沉重的眼皮轉向湖邊,但朦朧的視野裡只看得到黃黃的色團拖著紅尾巴在湖面上奔跑。i*kP0K w(A5y!N
卡比腳步虛浮,抬頭仰望縱身躍起的黃色色塊...矮冬瓜迎頭劈下的物體恐怕是手裡劍。
1p$qi:p/xW[H
3R"`:R$G8L[Z >>>視覺接收機能癱瘓;
eTt _ f >>>平衡機能癱瘓;J1`(V#k.i R/n
>>>>可供辨識之資訊不足,最適用武裝選取機能停擺;
`:}(|2HNo(M@ f d+FR?+t1|'Z9N
if(armorswitch==false) set up vagru;
.H*R7|w;[ =====>>>>think("優先選取最高泛用性");
{%|0Qtn ? i%Ks/x QM`5Y}
卡比展開體內的『原罪』。
AL]@y ^ F4LG 離開花園後搜集到的轉換素材,還剩下『截肢的戲法』和『流腸的吋勁』。'@ t m c9t#p

'E(\i"j_TH4j 提煉不潔,加工心魔,濾除審判,捨棄救贖。pb%] m:[5s
$j(H3~*f al
if(material[x].function>vagru) vagru=material[x];3{7GsZ0gX
Arms.vagru.Run();
qje#w*KD think("Finish");#PJ1D(|fF2_
:H\Zb:pM(z2E yB:x
最終驅動結果:實作裝備泛用性篩選。_!G,z8YFhf|j$E;@'p
>>>>執行.....
bI2C$Ud^ Yn
3WvuL m5_Q3r 卡比調出原罪『流腸的吋勁』,它的頭頂跟著冒出一條紅色的頭巾。Q%N \)U,{ o:lpWFz ]
'M ZSF'S$v
微秒超運算結束後,卡比在最後關頭扭轉身體,手裡劍跟著劃破湖畔的水潮,驚險地擦過卡比的側腹。
jRb-L8ak9Tk 矮冬瓜奇襲後就輕巧的跳開,跟著上湖岸的巨無霸朝卡比揮出重磅右直拳。,_2UaF5mX*?
:j']5H T*dKEc RW
閃躲不及的卡比掩體防禦,仍被這拳轟飛,接連撞斷好幾棵樹,癱在灌木叢上。 B'@r(sWh
盜賊團的兩人攻擊時機搭配的天衣無縫,完全不讓卡比有喘息的機會,卡比才剛從灌木從上支起身,抄回手裡劍的矮冬瓜便再次襲來。
7l*_1h.AXw
Fl"c xI@ 卡比後翻,下個瞬間鋒芒一閃,揮來的手裡劍把灌木斬成兩半。
.IOe7g1\6Q.|ui 卡比翻回臥姿,體勢尚未恢復前就凌空掃出一腿,矮冬瓜則用手裡劍擋下,從容地跳開。
E0J-i9W+d7WPO%a`R M'd#iGW
「史托羅要要保,保護寶箱!」
8qAGM0C9C8^3K] 攻擊手再次快速交替,替補的巨無霸上前再補上左上勾拳。
o#to/Q9j \"G;RFh \d'F!SgS8@ Q
剛出完腿還無法移動的卡比,只好咬牙跟著使出上勾拳。 `QGw+n-@[M`
兩方的拳頭,手臂,在極近距下相互刮出高熱的氣流,交錯而過--
,qi^1lE] Z$L!B\S-Ij](e0h|
砰!!
_&n&R7ewo"W'O(g-Vq I5A9LF9qOTY
由於雙方手臂長短有絕望的差距,藍色鏈砲先行抵達。
y@vN6K 卡比的門面被狠狠砸塌,巨無霸的拳頭還餘勢不減,將卡比一路送上高空。
(^$md9\,x
&m@j8fBJ 紅頭巾「啪嗤」一聲綻裂,過剩的動能讓卡比飛行了數百公尺後,摔入某棵樹下的地洞裡。*`|)OTRMB
即使卡比身驅再柔軟,再輕盈,能吸收的衝擊也有極限。接連的混戰和累積的創傷,終讓卡比不支倒地。
8k~hMRX
6nMn|1S7uZ >>>>暫停,系統休眠;
G3TJ(v D(_7U A$g
Nl0`F"W,P|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2 15:07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7

[size=5][b]夢之線(二).[/b][/size]
+f#Dk)ywfr;F a
P+h['^ Z+| pj 9P ?0i:AS5MT
>>>>準備重啟系統.檢閱機能;
(Y;~u[)C1p load * Arms;a p4L {_LW2[8U8Y"rl
load * Trace;
X` j;H,~#A6mX load * Detect;q$naF!FT n{8|
load * Percept; |5Os:S6_G2]
load * Sf-learn;
g ^5i4Sb_} load * Emotion;
E5p6i:c#Wa`j n!s load * Recognize;bjX:q[[
load * Memorize;7dK$}\.e(c
.../`%p6F9xu+|[
...Q&K$`:b!aUWZ
Emotion->break;
f?:@z%e1ky Recognize->break;Z8Rj~5q1}Pj6zf}
Memorize->break;
k W3r8a$X oC >>>>檢閱結果,主要機能部分毀損;
3LJ"A8t&Ok6y'Bl*` | 由zeta主機終端獲取資訊,不可;g%aq9n$E~W"`
分析破損處,不可;g Ovv"UU]
=====>>>>採取對環境係數式偵錯,運行消極修復;c+y7`9W?.Iow
recondtion.Run();
#g5` O5p~H2v2Op0R ...
fY.On5\9SW ...vmTN5o~E}4^[
>>>>略過次要錯誤,執行系統;
*c-~IH"q8v ========================================================a,w ay rk

lRP7M1og\4TYn lvK #i+Up!O'|$ap
1y@-X S T6\;nM

+rE Cfw3SU-t)g3Sc
6n U Y?$b)?p 在洞裡醒來時,卡比的視線閃過幾絲灰白的裂痕。啪嗤啪嗤的刺耳雜音充斥腦袋,好像耳邊下著暴雨一樣。
I`&B5|w6K 儘管身體感覺十分不對勁,卡比還是伸展起柔軟的四肢,緩緩站起身來。Ux B8?3p uyu

6r9`*q-WIsr,m 卡比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躺在地洞裡。8mm7o ?h\9VOe

"k^3se(Z4e9A 想不起來,想不起來。
+HQ6aQ? 草莓蛋糕的香味陣陣撲鼻而來,讓卡比心盪神怡。
3DkEQ'p^!J8^ 好香,好香香西香。先拿到蛋糕。其他的事就之後再想吧。
@0B6XfB)@8h
h _^Spj 洞穴的路不只一條。
G5P0g"ySPQ/fYR 卡比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正循著來路返回,但是它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香味最濃郁的方向。爬上斜坡,回到地面後,在卡比眼前的是荒涼的不毛之地。
7m;]&x7l9up9s.c Y,^/cz/i?o
灼熱的高溫,將天空烤得赤紅。Yj8H"Cr7s6X
火山群立,火山灰在焚風下四處游蕩,熔岩噴灑在山脊間,枯草碳化,石頭也燒的滾燙。卡比一步步爬上向乾枯的山坡。雖然脫皮紅腫的手腳破損的有些怪異,但它卻覺得不需要特別在意。
x y'?p!X Nd;E 所以它仰頭對天,繼續嗅著蛋糕的味道。l![u~^$d7~D+\P B
6Sc'c8XM,k|1G&{
啪嗤啪嗤...視線又閃過裂開的灰白線條。卡比雖然有點困惑,仍是鎖定好了味道。
gNQ;_J/x(H 香味是從山頂的火山口傳出來的。卡比做好確認後,就跳入火山口內。
IXR`'X,d+M Y'v j6| h5T,nV'f
火山口內大的驚人,似乎這一代的火山內部都是相通的。熔岩脈廣佈,充沛的熔岩積蓄在凹池裡激烈翻滾。x/h kW8s
卡比看向棲息在附近岩臺上的古生物。那是隻巨大禽鳥,牠環起狸貓般蓬鬆濃密的尾巴,蜷縮著身體酣眠。
)d"JWC&S%Z#R R'J-M mg;B/ot~
味道的來源就是那隻鳥。2oA,O7e}\MN
就在此時卡比也聞得到,蛋糕的香味實在過於濃郁,甚至令卡比想要反胃。
2{e^ A@!u1Ct/X"A 那濃厚的香氣...沒錯,簡直就像牠身上每根羽毛下,都藏著一塊草莓蛋糕似的。^z8rHC0n7U

x aHq%IsoW j6{R&r&Jt >>>>取取得環境資資資訊,確認優先動作;
3F2[G`#p2}-X8f 由情緒類別獲取行動資訊,不可;
(g)?YoD r 由認知類別建構表面分析,不可;)_ k&_6}+_
if(emotion==false||recognize==false) set up Arms.target
#a;i3lUf{3P.g 由zeta主機終端獲取資訊,成功;qeZp^\,c+t
下載資訊;
Ff9A E/SO"x import class g80678;
_kL)dgQ+t(Q >>>>確認目標物為『狸貓頭鷹』;
uQFV#}E"_ Arms.threat.Run();_TW4s$Z/y5i
Arms.install.Run();
#d9_A?CFR Arms.surrender.Run();
:Nj'DYA&B catch{Error e}
d,d_"}~G A@ surrender->break();6h$A7w\vKO6Iti
>>>>略過次要錯誤,確認威脅,分析威脅物表面武裝,建議採取誘導;#uz!`zp+VN(J o
=======================================================sa5hBu|'jX0Q$H-x
HY#G}} z
卡比舉起岩石朝狸貓頭鷹的眉心丟擲。
6y7^`UZFr 牠吃痛驚醒,兇惡的瞪著卡比。vB?E2WSV
唰唰。狸貓頭鷹的翅膀連振兩下,牠支起巨大的身體,微熱的雙翅漸漸燒起熊熊烈燄。FFs u[q{he3K
卡比再投出石頭,但這次狸貓頭鷹輕輕拍動翅膀就吹飛石頭。
.W2J\#I%C/d6se
([kcUr gYJ+D 狸貓頭鷹從上空投下一團團滾燙的半熔岩,頃瀉而下的高溫在堅硬的岩臺打出一個個融化的凹洞。~^,TQgM%Gc)n
卡比側向翻滾,脫離火雨攻擊的中心,接著張嘴一吸,把射偏的熔岩球納入嘴裡。}6M d+\D:nf;p'Ju
卡比從熔岩球提取罪惡,壓榨成星形結晶,加壓,吐出。
2L2p6Xn^ v/e*t G 4M$eY5l I]%Y1JD D.v
唰唰。燃燒的翅膀再振,其帶起的風壓之強勁,甚至能夠偏轉卡比的星形砲彈。
/v a ?eIFy@ 狸貓頭鷹接著乘風加速,雙翼大張,撲向岩臺上的卡比。
,h}A7lQKG ~?$D#V Zm gQ
嗖!
'}.l3awGk xS0_)gfPA
燃燒的流星陡然下墜。嬌小的獵物勉強跳起避過了俯衝,'J{W z,q
而狸貓頭鷹的空速不減反增,在撞擊岩臺的前一刻轉彎,以毫厘之差的間隙緊貼岩臺面滑翔。
A#O!A2?.\^ 獵物馬上被第二階段的貼地滑翔逼到死角,避無可避。
i:Fl6g7r-a0s)h3QA'y 猛禽的腳爪扣上卡比的右腕,欲將卡比提到高空--
-v"@&^,j(h-^&PS.{ JU*jPPQ+G)Z
>>>>分析完畢,威脅度67,相對偏差值偏高,建議採取武裝壓制;(W2[?JZa%}

}u-Wy%i@B 卡比以不惜自斷手臂的猛烈態勢扯下右腕。KKC.Q w }j
被利爪割出的血充當潤滑,讓卡比脫離狸貓頭鷹腳爪的鉗制,摔回岩臺上。
.u3`lp0ddP"eE'M 另一方面,猛禽在升空的中途發現獵物逃脫,索性以最小弧度轉彎,再次朝卡比俯衝。@'Z5Q P+G7~1Q/bY
再次被抓住前,還有兩秒的時間。I(g'^)v~$B i

FhD f6^eU |s >>>>與體內黑洞建立高速溝通;
e6k C:s:S Arms sin[]= new Arms;
/ew9TB&VVe recevie data[a];
,B(N({/Ce for(guilty i=α;i<=ω;i++) U#Yw2{/l3v$_
think(data); fu$wo-s$[i
>>>>無條件略過一切錯誤,執行;R*y&pl\}`/Kq.TP
8S,Y H3O i
========================================================C6l X.ipF
卡比驅動最適用武裝機能,調出體內記憶的五個罪惡原型。
k1ha#XjV*R9U#Sg 『裂足的劍山』、『融膚的灼燒』、『割舌的負傘』、『刮骨的片刃』、『酷寒酷寒酷寒酷寒酷寒』!;fsF|#B"u^P
武裝的選擇在一瞬間就決定好了。
N*G }E0Wo 黑洞釋放出刺骨寒風,沿著胃袋爬出喉嚨。,a2jH*_5{'\(eRZ

r'[r`"uH~v 3|E${4K*S
;^ c_dCfi
「...!!」
M5`P}(cq#uC2h 狸貓頭鷹的本能打響警鐘,牠雙翅奮力一張,
$K"CwJ nU 表面積增加的巨翅隨即壓上同等級的風阻,將兩馬赫的巨軀硬生生停了下來。/xhV&u!O+Q1T
:l"J1d0Y&A,B0O\\

7E{:y^w(I [i][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bird.png[/img].c0f w"RlW)I)f/\
[/i]7x)Y Q'X+LT!y
卡比的肌膚轉為凍傷壞死的紫色,它深吸一口氣,對狸貓頭鷹噴出零下兩百六十三度的暴寒之吐息。vU*c/@9b%f#i

%Hcj5]&d {-|*_&b 狸貓頭鷹在冰霜覆蓋下激烈掙扎,每每振翅都帶起致命的火串。卡比在空中輕巧凌轉,旋轉噴灑出的吐息形成遮蔽一切的冰蓋...Hy |E$J3zV

Da7L XZK o(v 狸貓頭鷹,岩漿池全部化成晶瑩閃爍的冰雕。teK.G,B

/i&G-S;L1H6] 卡比輕輕敲開冰雕,取出裡面的寶箱...打開來,是顆星形的小石頭。QIVLH
之前濃烈到讓人幾欲作嘔的蛋糕香氣驀地消失無蹤。
2Rk3x$vyyG3J*yE?;~ e?YGq&T:d
>>>>錯誤.執行再定義目標;
'v!r4kX&zMRt "I*b/O5U'pS*_$[ p1cN
結冰的屍體上映出一雙無瞳的臉孔。a)G0D(J$hq(\
剛才熱衷於廝殺中的卡比回過神來才意識到,那股不對勁的感覺越來越明顯。)|.U9@M,~EU gU
摔回岩臺上後,視線的裂痕更加嚴重了。原本寥寥無幾的灰白線條,有時甚至會大量閃現。
gs m^2c7jJ L0C4A 可是,儘管不對勁,心裡還是沒有湧現出任何不安...嗯,所以沒問題,應該不要緊。
+wa ~dd#LL F8s "e-?!OP&MK*_"i-n

gw%b"m}.V IH"\JVrL
(VH/ac,fl
現在最重要的是,蛋糕到底到哪裡去了呢?
x;P n0fOw+X9u x-nDN 卡比在耳邊轟然響起的暴雨聲中茫然佇立著。
p4O^W4]+ql g
:DW'C9l"j1z^,L S
n,cuU/t
kh|Os8{&P7m:H
OPQ*Z[w0O z `E3@M#Yk
>>>>修正目標,修修修修正方位;
&Rb+O)NCm5tv,~D*K re-target();
C{K+s1z pLp$~-U error.close();,Q7U!@FQ-n
....m U-p})[pz _
....
nT.A{wR e5?n ....
C+eY8F$mZ?+e*sEJX| ================>>>>...
6I1T8H6]W?
!_.M&E|DJa!d 自己究竟是怎麼離開火山口的,卡比完全沒有印象。
K{xW*B9GH"M 它只在懵懵糊糊中循著自己的嗅覺,來到寒冷的大地上。
wo9[k| ^6lH:x_
4c+x#|0c&y+D+V5] 一路打著小噴嚏,在風雪中攀越高聳的冰塔後,它終於找到了目標。
_F#E9Ea:Hb 雪丘下有一棟被風雪半掩的圓頂屋。房屋上漆著大紅色的高禮帽頂蓋,明顯就是那個盜賊團長的特徵。
?GsevC#x 這就是紅斗篷,巨無霸,鬍鬚伯他們那個盜賊團的根據地吧?
4aM}-~-D?}[s7`s 蛋糕一定在他們那裡才對。所以蛋糕香才會從那裡飄出來。
A e n9\!Y 卡比稍作回想確認後,決定再試試看,這次一定要拿到蛋糕。&O2S#y3XB3}*Y5T

LVS/x}XP >>>>>衝刺,衝刺衝刺衝刺;%p$t]C#KM h
2`UC G/c^GC:~
卡比用輕快的腳步踏擊雪面。&Zm!I*|!Du\4T j
一心看著前方的卡比,不在意腳底因高速摩擦生熱而溶解的雪地,
G5~/fs&?%|~ O*a 也不在意到身體後方拖曳的殘像,向著雪丘上半掩的洞口筆直前進。d Zw+R"v_
8a!sh6?W
「團長!!它攻進來了!」
/RZ/ytI h
[8bH)|\$p 洞口的守衛的老鼠胡亂丟擲炸彈,試圖阻礙卡比的行進,不過路徑太容易看穿,卡比微微修改前進速度,就成功和炸彈引爆的火焰錯身而過。
G Elc%V%~ C/W{Y7c
卡比進入了洞內的房間。
^ ~-] puP 房間的光源是岩壁上的一整排蠟燭,金銀財寶的小山反射燭光,讓房內恍如白晝。4T4G;j7{1Ye
矮冬瓜忍者從房間的那頭直衝而來,卡比衝刺迎敵,同時它的頭頂正編織出蒼青的頭巾。
Q#Qm!FPad;lt gdb[GkT#I5|C&Y
矮冬瓜丟出大型手裡劍,卡比架起制空圈一拐,手裡劍就像魔術般一百八十度轉彎,朝矮冬瓜反擲回去。 So SiPZH
矮冬瓜披風一捲躲過手裡劍,相向奔馳的兩個人間的距離拉至極近。
#b,S m.m5@+u#e
O7CXS!| x 「呲嘻嘻∼」
2CbyRKO 鉤爪從披風的陰影中彈出,揮向卡比的眼球。
b*L fLP~p;w N6Sq TNpqlr9I
「...!!」
|r `,pi:j`)[ 卡比手掌內翻,由內側架住鉤爪,順勢對矮冬瓜使出過肩摔。]l*ndI
忍者的披風仿佛有生命般扭動,化做赤色的蛇,企圖捲住卡比的雙手,但是『拔髓的撕扯』造就的怪力讓卡比輕易的掙開披風,連矮冬瓜忍者再次刺來的勾爪都被卡比穩穩接住,硬掰成了三節。-tm_~l"Fi5Dv

'v;s$xh!w4^ 「呲呀啊啊...!」
%v;e$I-L"H2i-~j%B1L 爆裂聲接著接連響起,卡比一前一後地把手裡劍跟矮冬瓜忍者投擲出去,矮冬瓜慘叫著撞破房間盡頭的門板,
,[8_&\f)Xc[1D-pu$\ 消失在黑暗之後。Rv;FkV'm GJ1jz#M,T

J3@/S~r| >>>>衝刺,衝刺衝刺衝刺衝刺衝刺刺刺刺;
x n[4xgcS7Z!o
2`M7Ov8n 卡比以地板都要冒出火花般的步伐全力加速,緊追在被它摔飛的矮冬瓜後,衝到了下一個房間。
*Gz5S!w3Yc"v3dc8WK uW K.M&giG k
這個房間充當照明的蠟燭只有一根,房間中央堆積的金銀財寶數量,則比前個房間更多。剛剛被摔飛的矮冬瓜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而另一隻藍色巨無霸就在這個房間的另一邊。巨無霸只在一瞬間露出嚇傻的表情,接著就毅然地朝卡比跑了過來。NZ![ ehEQ\X

^:z3uDg HD 碩大的身軀雖然笨重,速度也不快,卻比剛才多了好幾倍的壓迫感。w6Vm#pH+s9zgW8[J
卡比把剛才使用的原罪內壓,含在口腔,朝前方噴出。貫以動能的星形原罪結晶,如大砲一般呼嘯而去。輕易掀翻隔在兩人中間的金銀財寶山,上面的東西就像保齡球的球瓶一樣到處飛舞。5j-T]}f0TE%^XM
yH wP$B+D
巨無霸用右手持的木製重槌擋下砲擊,但仍被星形結晶的衝擊力強行逼退了好幾呎。
*z&Y/];F:X C K3y^ 金邊瓷器,白銀雕花杖,或是鑲有寶石的王冠,價值不匪的戰利品就這麼碎的碎,斷的斷,爆裂開來。
3B kS4~9r&E-t 金屬跟礦物的碎屑在凹凸不平的岩壁上不斷彈跳。b6HUb8G FM
6Q#Ci2cz
...燭光在碎屑上散射。L^q(R4t,@
前一秒還是手無寸鐵的卡比,像魔術一樣變出一把木槌,從戰利品的屍骸後面跳出來撲向巨無霸。
@} r:hHr 巨無霸站穩腳步,瞪著晶瑩光粉中逼近的身影。 }ze"m4v Y

5mPF\-LjP @_O4j^f,T
空對地,雙方皆以最大幅度的攻擊揮刃迎敵。.c k6i,I L
w3D2Vm.c;_,e G^

7}G6s5R%M!F c&@ 「梆∼∼∼!!」
s5\/d*w9N
4D){/m4@-T-l/a8r 2l$vQC:V.K1y5x
七十公斤對五公斤。
;Vq/]jZR'sp 3|[?1m3[$X^?$i
7}i6h3RA;}5F%G_
小木槌與重木槌的槌面砸在一起,沖擊的暴風把周邊的碎屑一掃而盡,卡比被彈回地面。
0[/} WQ;e3{1oQ 藍色巨無霸拔回木槌,兇惡的槌頭一路鑿開凝結的空氣塊,繞過頭頂,再往下砸去。
)~fP|/J"D2^F6a 半臥的卡比也凌轉木槌,以普通肉體達不到的速度讓槌頭摩擦空氣,往上一掃。)u,r*p%n8@Ir

7u6E\ l d'k'V&z 「梆∼∼∼∼∼∼∼!!」C;K*om${af l

$ca8h8lS5W D:cx(H KLZ n9k SDcq.D4s
第二次的交擊,氣流撕咬的爆音震破了陶瓷燭臺。
2o&~ NY.L(q0veD6d 伴隨巨大的聲響,卡比被轟到岩壁上,武器險些脫手。1p Nvp+Kriw

0bf&^ U tO WwWv9@
?4Y:S9A%Y x 啪。燭光滅去。
j'c v@%qRL+T1w 而黑暗中乍現出飛散的燐粉和灼熱的火花。那火源正是卡比手上的木槌。wcd VL??
因為卡比的木槌在揮出的那刻就燃起火燄,所以巨無霸的重槌早就被點燃,開始起火狂燒。
i W `Zjs!s 空氣的回流助長火勢,不出幾秒,重槌已經燒個精光。#yp)`C w0t
+]'_K5|!Y,K&D0|
「哇,哇哇...!」
bA2Z.^IV p 巨無霸呆著咕噥一聲...武器居然會損壞,實在是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wR*c_iF$zq 本來就很不靈活的腦袋,就這麼當場停止思考,巨無霸在黑暗中僵立原地,
1bz^&M$wB1O 絲毫沒發現重新爬起的卡比已經摸黑溜到下一個房間去了。
}D?w Y#D *h!Fs!C6U^
「嗶嗶!!嗶嗶!!」
Q [-Vkj-}l*V 6a yx EqV+F@e
綠鬍伯聽到洞窟外圍傳來的交戰聲,連忙進入機座裡,沒想到才剛驅動機械,卡比就闖了進來。
E8E9D{o{'T
:Ij^'Vo#R 「這裡是最後的防線,老身一定要守住!」](J \'}ih/\%M
綠鬍伯開著碟盤型的飛行機械,光看外表跟UFO十分類似。
b BASE RX6k[F
F#x7g{8G Dq&B >>>>分析威脅物表面武裝,威脅度19,相對偏差值持平,建議採正面壓制;(Ock^#d

+e`Gx!~[ 雖然飛碟機械的外表很普通,不過依卡比過去的經驗看來,不管什麼機械都有相當危險性。E;Y]3Qk/?,e1k&g
於是卡比開始迅速檢視武器的庫存。
S3~k,X | 體內黑洞最多能儲存的原罪數是五種。
)~ })M)] w1B*z!A 剛才對付矮冬瓜時拿出了『拔髓的撕扯』,對巨無霸又把『輾軀的樁槌』用掉了。
RbPC%Y$M4qpG;n:_ 剩下的三項分別是『貫腔的彈光』,『融膚的灼燒禁』,『穿眼的天箭』。
MY+@C0B %T4Qa H(U,gZ
class Arms.select.Run();
5S&^Mr4j}2_ j 運行武裝選取程序;
-TO&Kg5O vdX =============================>>>>4I-f#F K^NJ ei.D_&[
iJA2_a(UbJ

u1f-xdd'h@ 機能自動指名最適用武裝,卡比調出了『穿眼的天箭』。
;Td:OU8^ 飛碟把光槍基架升起對準卡比時,卡比手裡突然冒出把短弓,背部則冒出類似鳥類的羽翼。(U5]w!m"HuJy'\C
卡比振翼躍起躲開光槍彈,在空中靜止,拉弓。q2~ ]7PC4HM
d t2G3FCX
嗖。;CMVr+Z$f7H
飛碟間不容髮地射擊的光槍彈打落箭矢,拉弓的反應時間讓光槍口得以追上卡比,形成連射的較勁。
(H(`+Wu6t\8F 嗖。嗖。嗖。
pmJ;z#Am &dHOh ge
箭矢破空的聲音,折斷的箭矢彈落,彈落,彈落。打落。同時飛碟在步步拉近距離,緊張的氣氛逐漸高漲。kT d.y2B2i/x,o
5R.M/K1\L|[7m
嗖!
;F hd{ o7N#GF -R;g#k]UM5SAa
這次卡比同時放出三枝箭矢,自動瞄準的光槍口因而胡亂兜轉。;{$C*W:YH%n
綠鬍伯微微震驚後,立刻轉整成手動瞄準。{B_2b.b'G,e/V
)HE,d WA_ Ur2oN
「!!...」g(OlV lS
就是這些微的差距,讓卡比有了蓄力的時間。N4f4u VU {H&^
下一擊蘊含高濃度罪惡的天之箭矢,穿破飛碟光槍的雷射彈,把飛碟的強化玻璃罩打出一個大洞。
J!M%\/YdC 綠鬍伯慌忙敲打鍵盤,但為時已晚,冒煙的飛碟在飄忽幾下後就墜落了。卡比在空中接著將原罪結晶噴出,飛碟迫降的地點被追擊的星形彈打凹一個窟窿。l/[c iB DCn

v_p_6TgfR5B 飛碟爆炸的火光中,就地升起了濃煙。
\1H$fGj]F8P|2A
0[nHLBW 卡比則輕輕降落,開始找起房間的出口。
7I-rc ?Hz8F:x&F v:h$SZ:w_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2 15:22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7

[size=5][b]夢之線(三).[/b][/size]A)?$WF4w'v
[b][size=5][/size][/b] .?'ZH0V9ejW s
(TkvOEN#o
CqWD _ a*GjLrM
k1EH2GX)t~
打開最後一扇紫色的門後,出現在卡比面前的是冰磚打造的密閉房間。
mP%w]3C5z 面帶笑意的斗篷男從冰壁的陰影中浮現出來。
DtIB"aF~ 'z)f7\ CT] _
「沒想到用上神聖力協力特製出的破壞式即死毒氣,也沒辦法了結您呢。」
Cyab eQ,? 斗篷男略顯可惜的說道。8|6l\oNE3U#p

q%B w.k:M-FI(o 雖然沒致死,不過那種毒氣確實已經把卡比體內的機能破壞的一團糟了。
8d3k%hW&eU]_ 卡比沒有回應斗篷男,它看到位於斗篷男背後的寶箱,就雙眼圓睜,注意力全放在寶箱上了。
}b+Y/Jv2Y
Sz!WQ8~ 「總之,歡迎蒞臨敝舍,本人未盡禮數之處還望海涵。」
-l3Y3L_7g5IR@6@.? Z 斗篷男微屈腰,拉拉高禮帽的帽簷。
5E H h Lk:J`;UV.Z }6n$}4_%l7|2A/Kl

&c\\g8rvTj D\+lq:}1T3g
#v%nHQ;t Lx;s
這個屈腰,就是開戰的信號。
8\Qo%[U[W n/u/Z&a T#Gok6S:m
M.@YDK`0q"cR

s+M\~\h3A#A\8ua >>>>>蛋糕,蛋糕蛋糕蛋糕蛋糕;1[%R!`M*tA} S

3oM'K)Y;[%h@C~Pu 食欲驅使卡比疾奔,以撞飛一切的氣勢直衝向寶箱。
+[+I/YXh2h aj2e 同時,斗篷男的屈腰進一步化成起飛前的屈身,凝聚著爆發的力量。X|9i$a\YJ5c
[mU/TK [S\
%mQ2W _ s'j

@2sr%huz 接著,他的身影就消失了。2s3JBB;r!~

(k7FuC+~
?.YjV e{.O };o
P@vM#dO1q 卡比左側的太陽穴竄過一陣惡寒,它急忙往旁邊翻滾。 [P?7EK7MT`^
模糊的紅色雷光一閃即逝,剛剛擦過卡比腦袋的凶器在空中留下燒焦的惡臭。/W6F2Y8vN!Y,[;o
.xGC'q1["L;{3n$H
「哦呀。是直覺?」
,? v~9\;WfL 斗篷男漂浮在卡比的身後,饒有興味地轉動手中的棒狀武器。;NW2\ Y*v"t"~ N jq

F"I"U4Ai5W*j5b
0O L:la!~E9^
e(N [W wI V 那把武器乍看下只是普通的短柄法杖,但是從中洩出的神聖氣息漫溢氾濫,已經浸滿整個房間了。&@w)B"@%t2\ R4r{
/OG4nFG*V)m5}

4f~|v*}&M7cpL5i E1d >>>>分析威脅物表面武裝,威脅度86,相對偏差值極高;
YKw"`&]%T 由zeta主機終端獲取資訊,成功;
2_s7X S C 下載資訊;iTq*uO2n9a{
import class x00008;
_ nz WM0\^Zga iHZV >>>>確認目標物為『三辰星之杖』;
9b.ie5H*X*VU1\+y$z4S e0t&O2R`HYe
斗篷男拉下帽簷,左右晃動三辰星之杖的前端,那奇形的杖尖晃著晃著...消失了。 fFb[qs]1L _

v;b5PZ EP*XO
M-W!NA8lH [g o8WNV3j
卡比抱縮後躍!在它起跳,浮空,落地的兩秒內,I!V#V+Ap cr
燒焦的惡臭跟無數的軌跡割遍卡比的全身,鮮血之網游走於體表,卡比嘴邊漏出潺弱的悲鳴。6y(W0}7yQ+f
1`x,@$d}+L.MYd
啪嗤。啪嗤。啪嗤啪嗤啪嗤啪嗤!!
fE1mW1KP$F!G7n 卡比的視線一下子迸出更多灰白線條,龜裂的碎痕以眉心為中心逐漸奪去它的視覺。Z;O#I/DE
/@]lT6O/z
「本人已克盡禮數...當然,你也辛苦了。至此差不多該--」4i7|@ZoJ sC&~
斗篷男轉動三辰星之杖,杖尖咕嚕咕嚕的溜轉。P#Be6`.T(E0l
.v-C @Q0Q
卡比完全追不上斗篷男的速度。
^UiN4B4I 事實上從蛋糕被搶的那次開始,這個問題就一直懸而未解。
Bakb5a7]/[ 要打敗斗篷男,要搶回蛋糕,需要更精密的計算...首先,必須跟上斗篷男的動作。-MQ#?p S9PI3M!ra

r fWq Z6c!?1c0MJ
ovs'Sf a 杖尖轉了兩圈驟然停下,斗篷男嘲諷的笑一下子轉為猙獰--
$d8~ V)ZMA'K VO;^ e@
;w"_D7I)_^*E r (H*Uf(X*@z1R2S
>>>>主要機能部分完全毀損.評估系統損壞程度;
|+gv4WCbg{ return;
QoHu2y return;
4g2xJ m E[|
F9vEn u'QsKp
7e z5|3p"f#M+d E(`%M class Arms.select.Run();
h!~f G?la1}0a 運行武裝選取程序;
:n*D|B&T5l!` =============================>>>>k;JD&^c+A D
+A jj6c&W9~V
展開剩餘的原罪。J P'_.w"`i [` dC
提煉不潔,加工心魔,濾除審判,捨棄救贖。U Wy/x^V va0m(P3^

aL|H#o 驅動最適用武裝機能,微秒超計算得出結果作出判定...能捕捉到該速率的原罪型態,即『貫腔的彈光』。7SKDa.rg#Cn"w
系統在虛空中編織出齒輪和鏡向電子眼,組合成頭罩式擬態電子機甲,蓋住卡比的雙目。
J9gC k ~4? -V0m'{J o{P oe
>>>>鎖定目標;L$_j1UV7a0v

#|)CY,v AF 卡比將電子眼對準斗篷男,準備擊出雷射彈。)xa.uA1VNt0o
j0h#bS Z
「哎呀...想發射請便呀。」
B p;zwI 但是斗篷男斗篷一掀,房間內的角落頓時灑滿瀕近臨界點的炸彈。*kc0A$V"o
*` `9oB)j
#Z3bq8uw{
這種情況下,雷射只要擦過,就會引發連鎖的爆破。1qA3ZE-L+_
斗篷男露出勝券在握的笑,穿梭在灑落的炸彈雨中,朝卡比刺出致命一擊!
4{ R-c'o1^O6[@ @"\ 'U+R:pY)y`)C

;eh D}4U!X;N6k:H{L7[n >>>>再次驅動最適用武裝機能;
&Z8ZM(\ `{ G 強制暫停一切檢閱,成功;"a&LF6Wl7ckeU:Y
強制執行最優先事項,成功;
y K2I#{(P Arms jump = new Arms;
{ @ }Y _ck1U >>>>啟動隱藏負載機能;
i)pW?otQ8an [b]jump = fire +metal [/b];HU]*Q$r4{}A
Arms.jump.Run();
g/a0F:Mi^ 略過一切程序,強制啟動武裝;
3l:M5^3w4^?H3o think(jump);_&hM7C9p4e
==================>>>>>
:DB Q5@T3D
!pTdeQ7T @8W
y*Br oy8F,Ec 卡比將剩餘的原罪,跟在前一個房間儲存的原罪相互攪拌融合。%f4["PS^
這是繼吞掉物質的『暴食』,和轉化成原罪為己用的『貪婪』後,更進一步隱藏的能力。0b-k oY?
希望結合,祈望創造,盼望混雜冀望渾沌渴望浸淫--!9A3c o6rsW[
其強烈欲求之後的真面目,是七宗罪之一的『不貞』。@'rT'z$L`D O)Z5?y

4rEocU'f5D2R:I o ob#yu+J N?
斗篷男的杖尖挾持風的利刃,準備一舉穿破卡比的腦髓--空間撕裂!!&oR1j r)t3o#l-i+f2X3[_

Y7F1jyuw*C1K9Y0]y NT2BBan3b&u x
斗篷男急忙煞車轉向飛馳!"e9M^ l$r)^~7di
方才呆立原地的卡比,現在正身著披風,以同等級的速度踏足虛空,不斷飛躍。
y+cb\-h 砰砰砰砰。鮮明的兩道軌跡各自劃開銳利的折線,在冰造的牢籠中連續碰撞,其勢激烈凌厲。H8x Clm-W"q5Si
*WxNci5Vg
兩人在空中的交手持續到了炸彈全部落地的那一刻。0I,??^^9r7l2y
斗篷男嘴角揚起。他使用術法,把自身的加速度提升到負無限大。
!^(v8uZ*Cq$Q 高速飛馳的身體就這麼猛然失速墜下,斗篷男在從容的停止後,迴身直舉三辰星之杖。
^s,lz%G$U"b-h 原本緊追在後的卡比,則不敵自身強大的慣性而直直衝過斗篷男,往反方向猛蹬後才好不容易煞車。 ?!df${aX

kZ+|9_k9IWn*|
d)u[%Z X%u 卡比回頭壓低身體,準備再次咬上對手,但這時,它體內突然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d Z$]HN"F
[5zO#dJl
aE s,r~$@|Eyg
6W-O Cw%v p
一開始,是煞車揚起的熱煙往後飛散收束,被吸入三辰星之杖。接著,冰造房內的風全部流向特定的一點。
-@qlh3f7N/|!\ f5q yt8OTw1j!\U
直舉的三辰星之杖吸入嘶吼的大氣,搾乾冰房內的熱量,抽掉每一滴分子的動能。(c.Q{ B"u5p&n l:V@
在斗篷男的頭頂的杖尖上形成一團壓縮的光暴。
7w)H0M8Y&?L-v7^v 其內,有冰晶,有雪花,有凍靄,有嚴冬之嵐,有絕望之風。
T*hh-KcU9{#c3|.U#f
o3q"qlcd*l7U 那團空間正孕育出危險的力量,貿然接近不知道會有什麼下場。C x!Q6Kp:w eFum
卡比退卻了,腦袋脹熱,身體發冷,它不禁想轉身逃跑。
/Y$E4o R+f2GQ6}J :kk9^;gJ6Dg
>>>>蛋糕,蛋糕蛋糕蛋糕蛋糕蛋糕;|HA1n Hb

+K+_[vj:p.G 「本人愛財不嗜殺,畢竟金銀財寶可是比破碎的屍塊美麗多了...」 e#q0iAY
斗篷男帽簷下的黃眼閃爍著冰冷的光芒:
/d.Xi$n-n;f+i 「如何呢?做出選擇吧,人偶。」
e mucL"QR QG
gNxdL 斗篷男緩緩擺下三辰星之杖,對準卡比。
)W#L8g+PQo? | 他並不是在威脅,只是陳述事實...要是卡比再往前,就會死吧。7hZz"Y@J$P7]2m+g[!q
因為三辰星之杖是神的武器。要是毫不節制地提昇威力,加大範圍,甚至可以毀滅星球。
Kg6O[3i `i0y 正當卡比準備逃走時,(Z*SNNk.Vnv
!J6T+o:ha X g
>>>>蛋糕,蛋糕蛋糕蛋,糕蛋糕蛋糕蛋糕糕糕糕蛋糕蛋糕蛋;
V@-\ O.?*r#s+{;M1VV
!J$Y!N1u5E 它的腳步,卻被某種力量往前拉去。接著屈起背,踏碎冰磚往前跳躍!!D0B dY NB!J5G
這同時,三辰星之杖也發射出寒冰光暴。襲捲而來的光束中,滿載世界上最深層,最沉靜,最冰冷的天怒。
7Q1i.b3o vP+V*W ,h [1E"W+X-F#s
>>>>驅動最終自衛機制;H!]zb Yd$YB:W
load * Terminate;
|4Db'|z+m2I load * Doom;
.]9X6{9Q HIH V2{A{o {0l@q$[ Q#URI y
if(think.space<(total*(9/10))
*s%GNkX vb8Yl-A set up discard();
D6Z1d(V$MC >>>>運行緊急程序,適化機能最優先;-A'Cul w]
>>>>以目前系統效能執行,不可;
O3Q2dTV4V\(J:e$y >>>>申請zeta主機終端模擬輔助運算,不可;5}x`V0uy'kWN
>>>>關閉多餘機能,強制執行;
%|7a M^?bM:Ro Sf-learn.close();W?ny0hPb
Recognize.close(); j$hd/ugE
Memorize.close();9K4Ez3n:b r
Emotion.close();T6ht{+j0f
>>>>系統最適化完成;
Diy2aNrg Arms.Max.Run();
YQ$X W B Percept.Max.Run();
L'vC8Jw,g,W/`;E >>>>限幅器關閉,成功;
;[I M%h Dq"wp,x >>>>危機因應機能最大化,最終自衛機制開啟,成功;
$R8T s;o_ =========================>>>>執行突破毀滅;uI9o"?dX
ki aN:s#\4w'P

EQ.I8Ti3~B~ 卡比雙瞳倏地激烈鳴閃,它在前撲的途中再一次低屈雙腿,踏足虛空,提升成二段加速。{)B-x)^u!n^]

)T,r}4h&gz2oG >>>>實體硬體防護瀕臨界線,執行外殼抗壓程序;5MO9~ b&yI]dTr
!j\:tK C5|3jRZ7E
腿收屈,猛蹬。三段,四段--!
9JFY&\eR 卡比的雙腳爆出火花,遭蹬碎的空氣塊彼此衝撞輾壓,形成數個超小型亂流。mWq\4Yl
即使如此,卡比仍直覺到這不足以對抗斗篷男的寒冰光暴。$AKTGM}1H
'Rde-M O
>>>>突破成功概率過低,判定再加強;*S~!Z}8O6z/r ?
>>>>系統資源嚴重不足,以降冪依序刪除次主要機能,執行抗壓最優先化運算;
2dRjGZ3mi >>>>強制刪除模糊學習機能;
^X%i*{1Y Sf-learn.Delete();vk x-nQE%\ EC

{)jv*J qX[ 卡比再收屈,猛蹬。猛蹬猛蹬猛蹬蹬蹬,八段,九段十段十一十二十三段!
"kT]+j-\y#@ 雙方的威力差距確實在縮小,但是要突破寒冰光暴,要讓軀體存活下來,還差一些。
1Lu]+m6S!g0pZ"Ru Iw5N%n L%vN6F
...還不夠。H,Fy Iu)T2nf
...只差一些,但是不夠。 ov}E3|.D%p*VJ
卡比的雙腿像實驗桌上的青蛙一樣抽蓄。它們在沒人能聽到的悲鳴中抵抗強壓,如機械般屈縮,蹬出。 W Jm,PG2?.B'u

J_ Xr/I2M'B j't)K
|3aYby7O >>>>再提升抗壓性,系統資源不足;
{{%Rp)b >>>>強制刪除主觀認知判別機能;
5C It7l9m{6Z Recognize.Delete();C8q5M ZVv:a ~$?
8r.A\ W(O+W
c4u$tc_!^!R
明明身處在以微秒為單位計算的世界裡,卡比卻覺得這段衝刺有數天那麼久。
X.\:a7[v'}5a 速倍率每重覆一次蹬腿,就增加一段。 U%g+omQ7y|R9hC0k3G

$~&`+Na#`V qG 十七,十八。十九段--} u-fGVb%v8[ aP
C&y/K$_5s4?(I0H-kZ
卡比的視線啪的一聲碎開,除了灰白的亂紋,什麼都看不到了。 zB"w#f0A'K

DN!i&w"KB5Y >>>>再提升抗壓性,系統資源不足;$C Vu/}uA7iF
>>>>強制刪除主觀虛擬記憶機能;
%e(J!g)RlF7t:k Memorize.Delete();l/KY6fR;ND$W U
1? g7j1Ktt+E
雙方的攻擊力已經持平。籌碼近乎花光了的現在,卡比獲得了站上神之舞台的資格。#B,Who&J5B/H P
j4G\J+Y9{(m R
但是,僅僅是持平,還不夠。
-}AJ5dD"CP p/o Cm 再多一下,多蹬一次,自己就能超越,就能在那道寒冰光暴後看到未來。
*lC8cuS:U3Ka *qs'e)MHU
>>>>再提升抗壓性,系統資源不足;0bFO8r} Wgm4^SeA

N0E uo^(J\ 但它也感覺到,自己要是再加速一次,
B!q%V^ H0Z5t/y 就會失去最重要的某物。CcmT&wA([
現在它將親手拋棄最不願失去的東西...卡比內心湧起難以名狀的感覺。)mn6H|S)M]
那情感,接近恐懼。
JM%V+jE1D 那情otion,?????0101101怕。
#~'IX6h%T7c
/Ha7t!M H#OSzR_ 滑動,收縮,伸直......
JR/mK+F*i(iS$\#B-h 0y$nnw,g.? BY l7O
施加在嬌小身軀上的G力,在這一刻,終於突破三萬。
kb"ttl"l d
XY#T2in(Z/X$Smx >>>>強制,刪除情感模擬機能;
CR'dl-Hg Emotion.Delete(); [4`V9cKw!pT
_~r A;_.L_M
溫暖的風從未來吹入,絢麗的極光在向卡比招手,EOF o#e!N+bpc
然而重新冷卻的硬體,已經無法再感受這一切了。
2IXN({7DI\p ========================================================,\\+M { PX$V
_y9vqni
周圍一片黑暗。
?E1~1{ ^
P-Prx(S ~&o] 但是,在某個角落,慢慢浮現出劍諤,劍柄,跟護手。(R1s e!|:eu
就在卡比凝神注視時,護手之上的部份也開始現形,不明的力量從黑暗中一寸寸地,拔出耀眼奪目的劍鋒。 m#WI r\C E%U;g
持劍的人是一個深色的騎士,他正揮舞神劍,與某個卡比看不到的人交戰。
7zM} \8Ir J 不帶迷惘,不會回頭,永不退卻的劍法,神武又英勇。x&T6O3kjo
#RC n)y7e)F+p
「你是以人偶的名義創造出來的魁儡,但是這不代表你無法追求其他東西。」Jw%](kO9]
騎士的話是對交戰的對手說的呢,還是對卡比說的呢?--
5??*B3U4F%h/^s`S!?j 2^5h.G9_2ejc @2zb|G
神劍的光輝跟騎士的翼,讓卡比呆了半晌,才半恍惚地點了點頭,回應騎士的呼喚。BNZ4auuTHy6J(rz

:J;b;zl@;Ne fD e 「想知道自己在尋求什麼嗎?」w C%W7Ry*{:yYV B
騎士說著做出猛斬,一擊打退那個看不到的對手。6B5D&AMa%M2B/A

#oj1N+d | j 「我可以給你真相...不過,可能要承受相當的痛苦。」
(bvmR1u^|%s 接著騎士開始隔擋無形對手的猛攻,儘管臉部覆蓋著鋼鐵面具,卡比還是能感到到,他似乎苦笑了一下。
};Ykviu]] ;DD;Gx#`
「那,你要以什麼身分活下去呢?要放任祂使用,還是稍微做出抵抗?...你想成為星之戰士,還是卡比呢。」+DWje/Pdij

%^TE6~0|"q.J Be 嗯。要這麼放任身體為所欲為是很輕鬆的事,可是卡比很想報答騎士對自己的信賴。1`"jT6y#m']g
在卡比這麼決定的同時,騎士的對手似乎突然消失了。
3j9_Kf7Jb 因為他並沒有再做出任何攻擊,而是把神劍收回鞘內,向卡比走來。'JU AHlKzN h
卡比從他的白手套上接過一捆綁起的透明小囊袋,裡面乘裝了一小撮沙粉。L0VJ1@nr
-W!l$@ WvS(Fx
騎士再次用銳利的目光看過來...這次他直視的對象毫無疑問是卡比。3C7V hM#Mn5jz|,a
)] Pz z5~ L
「如果想要改變,就使用這些沙子吧。那樣,或許能看到不同的未來。」
[1J1ah$Az,oK 8y^,M0N K+]v8c"K
卡比呆呆地點頭,隨後黑暗的空間就漸漸瓦解,r-u8p$z Av
沉靜的耳邊又漸漸響起暴雨的沖刷聲,尚處一片模糊的視線內,也依舊隱約混雜一兩條灰白線條。 qH5nK@'z2G]P
然後,卡比望著某個巨大的物體飛向天際,轟隆聲跟著遠去。
u1M6K It{e 卡比這才發現自己正往下掉...或許是從那個『巨大物體』上掉下來的吧。,d1e*@+B`2|hGO
@ e%do%i
幾乎是下一刻,卡比就著地了,激烈的浪花拍擊背部,卡比順著海流拍打手臂,游向僅四十公尺外的海岸岩礁地。
q6LN3G%@M
9eP/t,HYA*S0y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2 17:13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7

[size=5][b]夢之線(四).[/b][/size] ^T$}"x+r'M iX7j
r1q!OK)C/n'K9~
%e!X}:qV\P
這裡正是『橘子海』。過去卡比曾和梅塔奈特一決生死的地方。
CMD+E5U]-Gg q 在卡比的系統機能毀損的時候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總之它被轉移到了這裡。pvb8M!D5b-A4SH

4HJ%k+_$T h@1G 卡比奮力爬上岸後,檢查起自己的身體。*eJ4Ssh1z
因為掉落的高度並不高,以往是可以毫髮無傷的,這次落在海面卻弄得它渾身擦傷瘀青,這使卡比有些困惑。*y%qnG:b|Bd0\F
而且,它在墜落之前似乎不知怎的就受了重傷。卡比試著動了動雙腳,發現自己的雙腿像耗盡力氣似的,連站都站不起來。2Db(NUK4D
i!L^w%u
在卡比屈蹲著不知所措時,有個物體從光的那端憑空出現,降落在橘子海邊。
:G'W5l/aQ 出現的人是盜賊團的巨無霸。
_ B hNS
e `!]n} f5aS$N*ux ...仔細想想,卡比攻入多洛奇盜賊團據點時,唯一沒受創的人就是他。
+m7] \*C-C*S;vP qR.|'L'N
0[-\9L0Pe)zCll,|
[b][size=4]「嘎啊啊啊!!啊啊啊!!」[/size][/b]
B ^ N6XMDS MU0v 不過此時,巨無霸的樣子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1N#U]0^/Z |R '[#k;`(Y!M3x;k'_S ZA4F
牠的頭巾掉了,身體顏色轉深,手持巨槌的右手變得異常粗壯,上面爬滿腫瘤和暴凸的血筋。E}7}1xD
拿的大鎚也與之前截然不同,充滿邪瘴迂腐之氣。/~2f!bo!I(v9y

O]m(?l1\_0R 而最重要的,是牠現在外露的眼珠。
L Z3xl? 置中的扁平獨眼窩內,有佈滿血絲的眼珠,尖銳的血瞳,放射出著癲狂非理智的兇芒。+q f8K `-FO'jm9Z
這是被黑暗一族『附身』的特徵。而且附身的明顯不是小嘍囉,可能還有Dark Zero的層級--
)ZK'\ b Ok"^)b 1eCC(A8?l9V H T
雖然單純歸類為Dark,又總覺得有什麼不協調處...總之,卡比已經和這類寄生怪物交戰過數次,
UW2lY4k/Ev 它知道只要打敗附身後的突變的異型體,就可以逼出本尊。
.b,^V ZLP8Lf,I ]sf:p0HF[5n
卡比緊握騎士交給它的囊袋,不知怎地,囊袋裡的粉沙讓它產生某種懷念的感覺。
&j r,VZ$Vv4yx5S 卡比回想起了曾經遺忘的情感,卻想不起牽引出情感的原因。Id{c:fg|c5`:}
I.KpHO8[
『                                』s$sSX kv'a y:k
+R'h H6s}5g
好像有一雙小手,搭在卡比的背上。
eQ?m1b4l]C)va-V 那是全世界最溫柔的輕撫。背負著卡比命中註定的牽掛。Pgc(~uz'q(Oy,t5Q;Y

?k.s'H!`R bl5d --啊...是你呀。為什麼之前都忘記了呢。
0v%mUa-D Hd/?9?d z `|~QJ Bu$S[
不用回過頭,此刻卡比的腦海內也能描繪出     bbon的笑臉。t]q#f[|T?/g"[
cr3@5uAZT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tPW)oI 變異的巨無霸嘴邊垂滿唾液,在海岸邊的岩礁上奔馳。
(\PP _`2t*M$IG)c *~9{%xJ;n-Ru4Rkx
岩礁隨著巨無霸的每個步伐大肆搖撼,仿佛隨時要沉入海底。Nw"}w,a {(P
牠暴凸的獨眼像要掙脫眼窩似的瞪著卡比,那扭曲的視線舔遍了卡比全身。
&@p3]W2g%k,Z [x&Ivq#n{
>>最適用>武裝>>機>能能>>>010>>>>>>10010
/Te QE6L"H G vLF y1A3ikWz
卡比苦惱地皺起眉頭。clo8^8H#R)bM
如果依原本的狀態,就算受了重傷也沒關係。
*AA.nCh/R 以往它總是能用近乎直覺的反應判斷出要怎麼應戰,可是現在腦袋裡卻一片空白。
8X.v [?{|8t^&]5s'l 滿佈傷痕的身軀使它無法站起,無法移動,只為了不倒下,就耗盡力氣。
yGs n+O
!k8xNyiB8~5O 失去了強韌的身軀。4f1m:xN J
忘記了戰鬥的方法。f#['j`"A
就連輕如鴻羽的劍脊,此刻也沉重的令它難以起手。#j1[%Jn ^K^

&|t1OW0I K 就像夏娃以永生交換善惡之果。 m{UE? T8~#i
它也必須拋棄賴以維生的力量...因為,這是讓心腹甦的代價。
elC9]oO u^jY
DJ/J2t9i;b(HlZ 儘管不能不思考,不能不想辦法...但卡比絞盡腦汁思考,仍是什麼都想不到。,v {@BC`y
>00101>。。010。>>>>;vRZ6},r
>>>>01010000>>01111001>>>:t4`R%Yb,X,a
>10>>>>1011>>>10>>>>>0101000>>>
,YG nIN"NJ
2KZ;@2O'U1Tn4^ 束手無策。沒有zeta的加持,卡比就是個恰如外表那樣嬌小脆弱的孩子。
,iZwP.T.{I"D8o.p
Yw+}t,H3j
mj)u7n qXX#WXO+Z3Q $B1DL2x)G8DdE
-^%^} F'X@k0j
--但是。
m~.k/d{h 2c BP"q1KIMMj!{+P
Dx9ZX"h
9q~]M:A-O#x
sm"elu7P$az#}1I
--卡比沒問題的呦。以前不是也好好保護了我嗎。+Q7Sj%{Tb
bz%V3s4F5Gh:h
1X"_7p&QCh K

5S @ iwn(AC'OlF ]x
i0Cs@J0t1J!v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覺,卡比好像聽到身後傳來這樣的聲音。
R3s@ ~9~x#XC
^i7b}#?pp9D*b8k 沒錯。自己是星星的戰士。即使淪落至此,也不能輸給黑暗。
/CaD3f:~&Rp
8MR(nN,i_u ...卡比回想黑暗中亮起的劍。6C!~$nj w.R/XH#m.X
雖然它忘記了自己的力量,但並不是無傍可依。
l[qm&s#RUX o1tf 它還記得那把劍。也還記得孤高的,超脫世俗的騎士之姿。\-Y+X8p)PP

^e0@-V9F5i|T*ly 卡比在激昂癲狂的對手前閉上眼睛,謹慎地確認自己要做的事。aH$Z:A:ku7f;q7}

+N"Z"dp%wd 支撐騎士的是榮耀跟誓言。UI3qE*m
...而支撐著卡比的,就是她。此刻卡比的內心擁有最堅實的盾,所以,可以辦到。
8~{5Gp#lv A
;J}o*{6T6z 卡比在幻想中展開不存在的雙翼,不斷刻劃記憶中的劍, f`ZA6Y#F!R
感受那背負榮耀的劍法,模仿那仿佛永不回首的傲然架式,拼湊出騎士的資料,下載到內心--!&]e4~4yHdf
_E)^va7Ro
"QV B\h(r g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vsStoro.png[/img]
wH,vgcvx i /^!JC|6@Y!hA

)RR%XJ R 三色的屬性纏繞到平凡無奇的劍鋒上。瞬間如光,如烈日,如白晝,如神眼。
XcK:C7c*Iy
9{:s7}0iLZWa F#N
[HX$Q#aS:m%Q a&pB)E 當然,那融合並不代表卡比找回了"不貞"的能力。
5ao`"_m#m4qr9^u0u 它只是在全心全意模仿騎士的過程中,下意識追求最接近神劍的"擬態"而已。
|\G6E M$d'X
4Hd C2U#K[$Q6qy.o [size=5][size=4][b]「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b][/size]
H Z^O~ n/f1s\1f6D [/size]巨無霸舉起爬滿腫瘤硬塊的肥壯右手,向卡比揮下巨槌。m*t(g }1G
d6p"h%d)N$e5["{
0}#hBpIYu-tw3F
這擊如果落地,足以殺死星球。\E1Mz;W#PJ
卡比感受搭在身後的"她"的溫暖,支起殘破的身軀,扭動右手,竭力模仿出相似度最高的斬擊。
0lv Ew!~!Cu/pn 5]IQ \f&N
肘起,腕閃,掌繃,擬態神劍在虛空疾馳,迎戰狂暴的巨人!
6_:~x:i(^y
j8E]7wh.N.Os 啪--啪--啪--啪---_.c_v#R;d#u&R:W

oI%g*M[0Y 系統緊急修補過後才好不容易接回的機能,再次不堪負荷。
x pd%w$T m] n,Iu 卡比的視線散成無數的碎片往後吹跑,顯露在後的,是灰白線紋佔據的世界。
KNAD&ih0Y lv_i E[
>><0><010><><00010<>1>0>>>/F z0M3h3UM9E2a
Hy \#H:`T#ndNB-C
劍鋒粉碎巨槌,一舉削下邪神的獨眼。邪神終於脫離了巨無霸,飛灰煙滅。Mij;v*u
---卡比無法真正看見,可是它能感覺到。自己肯定成功了。-gZHCDQ}L
因為騎士的劍不會敗。6pd!@M3Q4[*D
;^#T$M;U%Sx(A[
「啊啊嘎...啊...嘎嘎」
Yy@!I(hRR-S 邪神的聲音漸漸消失了。
X ySzX O(EM|
'? f~E.LW!R 卡比放開手,長劍隨著地心引力「鏗」一聲掉落。c gg%A%F&U6?YZA
在回頭之前,
?L,r @&J$r{I K 1SS#F(WA.w
[size=4][color=red][b][選擇項][/b][/color][/size] sz#W;`+dR

'}[D0r$r [size=4][color=red][b]→不使用沙粉([url=https://www.opendrive.com/files/6630061_cneqz_ce7c]BGM:腐姬-毒秷O甘露シ[/url])
:})Q,b9dLn    [color=black]使用沙粉[/color][/b][/color][/size]L)m px&P
%Hk m2X_I2x?F

;X%V/v;g \,\Y i"Ug LY8p)h;SPN

X,x\Yw G p$W
,S Riu*y/r:Z
yL+z}1{0t ,k4[ C;F1L
P i5S-M;zG'F
6J$D'A4p:ONL;s0bA1c
回首,卡比望著依舊翻騰不息的灰白暴雨。d^u:Dzw Uu_
就算看不見,卡比也能盡情想像,想像她正用燦爛的笑容迎接自己。
$aoPKB)j6k-x
8hvh)t)Z2` 或許騎士說的話才是對的吧?卡比知道自己很笨,就算別人解釋了它也聽不太懂。3DG:y9x ceH
...不是現在也沒關係。將來有機會碰到她的話,希望能夠牽牽手,跟她交上朋友。
5obfk!b m"] 只要知道這漫長道路的某處會有她在,卡比就能一直努力下去。mCA_bW'W+D
b1NC8Lx~sx!P
駕馭人偶的無形絲線從天而降,刺穿四肢緊緊纏繞,把一度廢棄不用的人偶再次拉起,輕盈地扯動拉線。
ydIl v.B)XYC 人偶戴著細心塗裝的臉孔,以亙久不變的笑容垂掛在佈景臺上,滑稽地,歡快地舞蹈。
i.oX9hW#A8W1eqR:P
"fl:b!LN:}lr >>>>系統緊急修復成功,全資料格式化;u8W'r+Ho,TP#L5cof
* clear();
x1^.\YfIM >>>>重新啟動模擬情感機能;
w#]~yTv e*m K >>>>重新啟動主觀記憶機能;
"Xrx;ml >>>>重新啟動主觀認知機能;5}7FKs,n"~r?
>>>>....iA{B d U
>>>>....4V+J fgW#m8v
>>>>從zeta主機終端下載替代資料; xw*gv6J
>>>>重啟系統;
x$}@V|/\3kQvH =================>>>>[-n5hI @W3E't yM

"A qW&i'e;^{
q8`D ho:N:Kj)fuu +R dcil&G

B*O0D`&F'N$v$F
3hLT@xr|
j wp5o9z!P M-Z 蓬鬆的海綿蛋糕在舌尖溶化,充斥口裡的奶油香,還有刺激食慾的酸甜草莓,用味蕊交織出澎湃的交響曲。%t9t_/i {9{6he4C2r
卡比在溫暖的午後陽光下,盡情地品嚐美味的點心。
'SpM `p#m
s(W)c&x#{Cb f+| 卡比又跟往常一樣,迷迷糊糊地就打敗了怪物,拯救Pop Star的危機。"Lq I/Sb7q H R
它記得自己遇到了粗魯的爹爹爹大王,怪怪的盜賊團,喜歡裝神秘的騎士...或許還有其他什麼人在。 _&sc^+IK!faW
大致上,大概是場很累人的冒險,不過期間的細節它都記不太清楚了。
;q'it1VN"J /a dL||kk y mQI"K$C
反正,那也沒什麼好在意的吧。
2wa l-z6~9m*X7h 8a)_p6i6` Q7LX/z
怪怪盜賊團為了什麼事情的道歉而送來的蛋糕,似乎比原先那塊大了那麼點。
v U p1i3R 能察覺這點,並為之欣喜雀躍,就是卡比平凡的幸福。
}yAa ~
P5@,up!pp;Q&^ 每天都很開心。
j^&d!]/_ k 每天都帶著笑容。
$MLf c8JE5S I&E j*ph
直到下次,或下下次的麻煩找上門來之前,'F%t~+K`
這無憂無慮的幸福,都會持續下去。$x#m&w-s M} w

Ab*dRHs%n&BE K9o| nz y"Q-R
[color=red]~(Good Ending:今天的點心是奶油蛋糕)~[/color] j;H,iK9M`K}lR
S[$|!N1X1et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6 00:52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7

[size=4][color=red][b][選擇項][/b][/color][/size]
7aUp U:M}u [size=4][color=red][b]   [color=black]不使用沙粉[/color][/b][/color][/size]
,X3d']y)PC&V$^ [size=4][color=red][b]→使用沙粉([url=https://www.opendrive.com/files/6630058_RyNPx_18ac]BGM:星之夢-Gentle Jena[/url])[/b][/color][/size]4C_ M2Z-[}+k6q-P0m"F
[b][size=4][color=#ff0000][/color][/size][/b] h,Ssh7q;xu{ o
[b][size=4][color=#ff0000][/color][/size][/b]
[+F)b]S [b][size=4][color=#ff0000][/color][/size][/b]
;^.g:B-L?&` 1tl`xH5k N
H4i*D"c!x,Wq
7z i;L(w OZ#gAm

+o9L#T%m v1y;V,z
2`-ec3R(tu)iJ 卡比端起手中的囊袋,解開袋口,裡面的沙粉發出了溫暖的光芒。0M^GV:ZhH
6d4NK5W hZ\
*S,I/b7c!UV1Iw

;W4m5Gc9J-j
hf(Io IX 感官的暴雨消失無蹤。
Rh@p,Bv 陌生的記憶碼排山倒海地輸入卡比的腦袋裡。#B#`$n$A SZ'X/l5vn

6Y.B6]E PE
5J6YMs/m!i#A
b @,[&o!g Z+z5^`9Hp]/c
*GbHP:j,xw
3u.C-~t @l&X
是關於她的事。8qJn+J8C*gI

I3uD,o-T'n]&gm 5MSv @P
--城堡的清潔工作都交給你了,這就是你被創造出來的理由。如果還想要我幫你上發條,就乖乖地工作哦。QjdIA"s|
城堡的主人這麼交代了。
M${ q&A'P \ H T,jQ`OrWCB
它是具小小的人偶。&V9] {[Wze
但是,它有很厲害的力量。0gh/Hr9J_s&?5@z
6~6~KY CX
啪搭。啪搭。
"CL-M m(ZlC 只要緊緊扭上背後的老舊發條,它就會四處走動,O+c SZW U3eR
使用神奇的玩具,替主人清掃城堡內的污垢。
*@ ]"fX,J
$C? Pm9\`;td mHQ 庭院,書房,浴池,人偶踏著小小的腳步,走遍城堡各處。0d3ymZ(r4Jg1Ms\
餓了,就撿食掉落的餅乾屑。as2fT%v
渴了,就啜飲庭院裡的草露。
$m$\)i f,t[%~ 人偶盡責地屢行自己的職責。cgW*W*`4B
即使常常摔得遍體鱗傷,也沒有拒絕主人吩咐的清掃工作^5Pg@3G i1z ]$P2B

O8q-O)dNr;g 直到某一天,人偶在城堡的某個角落,結識了妖精娃娃。
H&}lzYO,_ 他們一起打掃,一起堆積木,一起睡覺,一起追逐嬉戲,還玩起了躲貓貓。
8aP"H~(U$h
0} t$V7{e4\1h#R cj6@y4Sx$Z~e
...一不小心,就玩了很久很久。
8bZ-v$|2C!s 一直沒有讓主人轉動發條的人偶,倒臥在城堡陰暗的牆角,再也走不動了。
n6sw |*xz~"I )P6r-b5T"x
)m}J:zLbNq
娃娃跟人偶約定好了。一定會找到它。
([/^x9Z&{ 所以即使走遍廣大的城堡,找得累了,倦了,她仍不願休息。
9V(x4v%R*?$`UV
(M#A({itP/JX^ Qa-t/b,p8USKtA5M5J
--最後,當她看到蓋滿灰塵的人偶,傷心的大哭了起來。
rdY[n,cB 銀鈴之聲喚醒了陷入沉眠的人偶,發條又再次啪搭。啪搭,地輕快地轉動起來。 _}$o'_ Klt'f
/r5^nN'd*y
[font=新細明體][size=3]「[font=Verdana]嗚...嗚嗚...!你去哪裡了嘛...[/font]」[/size][/font]o:q l7h.nD
z/x| v,n
人偶慌了,妖精娃娃的眼淚太過美麗,也太過虛幻,人偶不知如何是好。
Q:Q;a"auym 為了讓娃娃再展笑顏,人偶甚至願意摘下自己的發條。3n!`/vj"aH-Q2T
8f1ok$gV4{B
Dkd:fU%RaXd/O
可是,
K%GC)@7~ `0Bn9zv!RE?
7S5M:x%X7G'y ^.Mxx
,c&k ?;tU\
[font=新細明體][size=3]「[font=Verdana]在一起。[font=新細明體]」[/font]
YhQ[1VI6e [/font][/size][/font]5Dl~3?!Q!Pb
娃娃只要求這麼多。oW j)G8mzy
%g4C'\C7tS*dr S
0ivmn?W:Z@
不用拿起玩具巡邏,也不用再打掃,只要在一起就行了。
3j%RzQ FL2Ck 人偶乖乖點了點頭,從此,跟娃娃永不分離。
/dU"p Q,Y2T2njz@f.g!D )Z&L#hb'bJb5j*W.S

4XB5N1D2Gbu
$?x(QA:s&lP |_V#H+bi'T3~C l
3l L7s5RRuW%u
--bon!Ribbon...Ribbon!!
$R*Dt0l/Uz o6D 4a(P2p8C3Hr"o'J
終於全部想起來了。那個約定,才是『卡比』存在的唯一意義。9[A{2R \IFxY+R
食慾,貪慾,淫欲,再多的食物,再多的鮮血,也無法填補卡比內心的空洞。D/D'n_Sw2l}
少女的笑容,就是它的一切。5c8w#| ` sr)q} p%?
尋求之物的份量,與卡比承載的龐大孽種相比,實在微不足道。
~#D9bhO"@
'E$I;x1voNB&h:NE
9m\#C@ m]N(x#O!V
.k$P M(x|+|'_+L]-Tu 卡比淚眼模糊地看著光子那端依偎的兩人。
_"e$k3BD t
9y0LD$p%_F&?7w 人偶一直一直陪著妖精娃娃,他們一起摘花,追蝴蝶,曬太陽,一起爬樹,一起釣魚,一起玩耍,一起飛翔
2_L Yz0o*H)Fd2{%W 它學會了溫柔,學會了忍耐,學會了生氣,也學會了歡笑!O?;Y+L2Rf4|IA%i

M;z7TS#}&z z-s/ebZ^K`
s'J$]mr M

[3y9MCW}!Y.w ...最後的最後,它還學會了悲傷。
o5vqHj;My #m$`8d_6FK3hG
但,它仍然是具機械L`%ft{@5O6y u
由齒輪和油管拼裝出的發條人偶,沒有心。
%w1ws(|4[@!Q
'}@w XFXFGRl2^ 故事終末,人偶決定了,要成為只屬於她的機械,為她織夢,伴她左右8@TFpr:ycVa
那是屬於它的使命,那是只屬於它的夢。&D#gk(M?y3d
卡比不過是從旁窺見了他人的思念而已...能陪伴她的,始終還是前世的自己,是『另一個卡比』。Y'Dur.|%{/_#k5w'?
;v:T`YB:H`8`Fi0s4d

0q'FNR)b'A5d 那祈願所創造的小小奇蹟,只夠生產一人份的幸福。BJ|pE/Um&M
9gn't1nO3y+L6[5X
--Ribbon。
,G-H0FW?,J Z 夢醒之時,她的笑容和溫暖都會離它而去,;V/k"N&W;R^
消逝的東西不會回來,一切都斑駁後,能留下的只有名字。+z j~ rT:~ X
最終,沙粉能給予卡比的,往後支撐它的,就只有這份量單薄的兩個單字。
6z0f.gQ[%H}
q \#e*r&y-v {8H 這就是梅塔奈特所說的『真相』。
H8Z:t(yQ m5y4B&F4b#u_'h,h
--Ribbon。 @9OGl6xJ6I
卡比終於看到了自己所追尋的終點。
;O0lY:nB!Z[b$cy 嘎吱,嘎吱...它背上的『發條』突然卡住了。
0J M!Ps|/B(rw 油壓驟降。運轉的馬達靜止下來。*r4rHp tG7V
身上的每片齒輪都在漸漸腐朽,生鏽...重要的組件發出清脆的聲響,一枚枚鬆脫。
3P+}7doW^G
&\%A2|1W1P@Z2m t 卡比全身都發出運轉不順的咬磨音,僵硬地顫動。
L7_Ae(zm
lv Cg3D{)u[Aa 已經沒有行動的必要。甚至沒有存在的理由。
{N6Z"I'_^H?u6wI 理解這點後,精巧的人偶壞掉了...構成的零件散架,四散凋落。&fl~ uSa s
&TE'wJ$A$a ~

Sk(HyGm H` p7~v5P,kfNc f

;|\'{ }^F6BV:O
4p0Xf[&b"a%I3M b|
]6fgmR5\lAE
}.o6^CB0zH%i5A
"THPRwiDno %m!zM4` zlD3Z
0MB.^b bx$A Y ]

.H'F)idj 9QZS%T.bm-EoN

#qG7J@gG 夢,是以思念馳騁在逝去的過往。
4TJ$RH:v ]!}-s Xdv4D1K P
夢,是用心描繪尚未到達的未來。 i1X ~ ~'Hb,j]2x5z
N^v7S7?+y
-HoAl0f

+f z^8Qd%DB$F Y(g
PDz&_)f5H3z!S^
Q"D3a3u5g'q
^9UH*T_
~!U([6VW 2~ap{+fM

3m [[ d&? 2u5])}$`Jvq J MW

F.h3rPK1@x ...於是。 Qt8`#?Ho6rv3U1]
ani2e2k)|?
它--他踩過飛散一地的螺帽,向前而行。
7^wM!WG4@'u a I 咕咚...咕咚...的心之咆吼漸趨清晰,i6]X%R FJ'O/x1C5K_o
一次次衝撞卡比的氣腔...體內那強韌的生命力,震得他胸口微微發疼。iw\ y$z0L'\ G
7Nyk3] EB!u_
m } @dI ^$Cu4h
2V];p)AP
白銀製的發條鬆脫,斬斷了最後一色旋律...這一刻,所有的苦悶都掉落了。
n(zk+@:AVr
Sk&~b,jpq
:K@gVn$C#Qn
X$TOjBU ~ 他不再是它,
PA wLEU 他也無法成為他。
:w+f,{ d0C
&Wk9tQ7]:`D| 可是,他有屬於他自己的歸宿。R9W P[ G'^&Lh0R/y/Q

o-`$?O)f6B~ j 卡比按住胸口,品嚐敲擊心扉的切實痛楚。;iy+W S/n+]'`
理解,追尋,接近,破碎。o,EmN:C"s

plFe1vo{,d"CX^ ...然後,把尋求之物的灰燼牢牢鎖在內心。
Z\T;f Y-AG_ 那麼,當痛苦遠去,寂寞沉澱後,殘存的名字跟思念,將成為記憶裡輝映光芒的寶石。
s@xh,y%FY D u,o2yw2MARL
命運的分岔點正閃爍著卡比不曾見過的奇幻旎彩,通往其心之所嚮。3zi)ohE)b
在那盡頭,有全新的夢。
,}AYk'k/_2c |e?|q~
"s+Uj(g+\B ~3V4r
>>>System.down.close();
4?2Y"uY*oagq >>>* Delete();2]? HnE6`

KqC,x+P8}FX c
Z C@_} 夢之線/卡比線 Fin.2f1]3[ \w
[color=red]~(True Ending:夢見)~[/color]ON/Y^c1T
[color=#ff0000][/color]:V2e/?*BP.Wr

t UVwV:j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kirbyendd.png[/img]
i,@|KM+M{)tw&G%k ~5y6[l&JDz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6 00:49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8

[color=#ff0000][選擇項]
(nz(b c1k5K*m#E-{ R$e
}L _,}5]}L 在一片黑暗中
n.Y0\%i l1L1C r^ {'^ E1k G8O0X/w;W5[
[/color][color=black]   1.他--
Q-d/I_d [/color] 2.它--
|w3Yx#@_|+k [color=red]→3.祂--[/color]A X WPHYNA.@}
%~4Ce2U3YL*`.n

2K4uwz\ Q e[GJ)As
[color=red]--祂張開了眼睛。 [b](星之線 開啟)[/b][/color]FJH-onQr

u*BMl4M1? G_*@'}c)L)x
用七彩的獨眼仰視凶星泅泳的『黑暗殺空』。
wIwz.`cMt~7@.B ` 這裡是封印的內部,隔絕於一切的牢房。在愚者自動找上門前,沒有任何機會可以逃出生天。
K$}/u(myZ%b"IH)U } 所以要靜靜地積蓄力量,做好萬全準備。A!C1P%r'OhTq J
祂吐出粘稠的笑聲,緩緩漂浮於罪惡的海洋中,等待破繭而出。'vT5wKi4ES9[;D
Cl&IE)rE
=========================================================
'qeV#hW)W&C4n#Pg (dw @&ID nr
7h_.v+d W6y~&?
等梅塔奈特發現大事不妙的時候,事態已經發展到難以收拾的地步了。
:r4C!G7wa3e&_1i 自稱『多洛奇』的盜賊團長發現藏匿那寶盒的地點,梅塔奈特還讓對方鑽了空子逃跑了,
^!n0P mb)B]0g[d 就算拿銀河騎士團剛瓦解的那段混亂時期來比較,都是少有的失態。
9Py X-K~U ]*e
-X U Rk}2S R"V 梅塔奈特一路追著盜賊團的首領,最後揪出的他們的根據地。$ahodBl]`6sD
他隱蔽氣息,埋身在冰塔後方,正在推演,拿捏攻入的時機時,據點那裡不知為何在大騷動。
C+I#f2}t%W-a
M;D:?h R `{,A 「團長!!它攻進來了!」lkoB7zg\

Obp4y2},o{Ym"y4t 嗯?梅塔奈特瞪大了眼。一個小小的身影飛快的衝入洞窟。
#g#G} \%k)L4BG,M 是卡比,星之戰士,也就是為Zeta神戰鬥的殺戮魁儡。這件事居然跟它扯上關係了。
LH3v(KR)E5Q'Ex 卡比進入後,緊接著就是一陣陣混亂的叫喊和碰撞聲,想必洞窟裡正在兵荒馬亂吧。
? ~0k4O[5B_ 梅塔奈特花了好一會兒才冷靜下來,思忖著要怎麼收拾這個局面。
f&g0d d0c{\N ` 梅塔奈特跟多洛奇交手時就已經重創了對方,問題差不多也迎刃而解了,但現在Zeta也攪和進來就不一樣了。b$r^8S)XP#?[e

?J.r;?VuS 「這次沒這麼容易處理了啊。」9}U WOTd
梅塔奈特要阻止他們打開寶箱。t yp4Y3@ LO

#ysXM8DZ s]o 那東西絕不能打開...就連梅塔奈特自己,也沒有抵禦寶箱內容物的自信。$~f-V?dJ$sf

u/X+X3\J/T!l3^ 這時,盜賊團據點的屋頂破散,某物以高速竄了出來,挾帶的驚人動能,甚至讓掠過的空氣微微扭曲。
"_+U r5J*~)T
(^cn7p#T 該出手了。It ?[2`8`4d+U(A@ ^9{
梅塔奈特衝破風雪的帷幕,逼近從屋裡出來的兩人。
z8M3Ww? Kl } 卡比跟多洛奇正在屋外對峙。
2XEno'_9w4d 想當然爾,被梅塔奈特重創後好不容易逃跑的多洛奇,不可能是卡比的對手。
1CS PNq4] 雖然多洛奇還有飄在空中的魔力,可是身體已經不能再自由活動了吧
W-s&?:zn 梅塔奈特從兩人的後方疾速接近,抓準時機一個飛撲,把多洛奇的寶箱抄走。q-X2L.xs!a~

qa SG.`!\ v'i 「?!?」
K e!t8n)B%? M0`vO 只見多洛奇一臉駭然,然而體力耗盡的當下,他就算想追也沒辦法。#`(w(o:H$dy@[
:y8\c9jd
梅塔奈特落地,用眼角警戒側邊殺過來攔截的卡比,`j O_(kP7_
在兩人拉近至危險範圍時,梅塔奈特騰手揮劍,隔掉卡比威力驚人的衝擊,繼續疾馳,闖過卡比的防守。h?G wg+_
但是梅塔奈特隨即感覺到卡比從身後追來的氣息。
&C1c(@%v.c/M ...此刻還不是面對它的時候,因為得先拿回必要的東西。%F3G3J[K9X
(n ]Xx]!Pf0F$L
「展。」
L]-XF*o4N;Y)i 梅塔奈特的披風幻化成兩片翼膜,他雙腳一蹬,全速飛行甩開卡比。
7S$B%v` ~ 6G:fa }c m7j+]S
在拉開足夠的距離後,他來到星之傳送門前,快速的施加拖延時間的刻印。&rt&W^S3[O#}
在這短短時間內,落後的卡比已經追了上來,梅塔奈特披風一捲,從緩慢闔起的門縫間溜了進去。c%qFwX)Nb,i
門後刺眼的強光沒有影響梅塔奈特分毫,他筆直越過熾熱的光,飛向傳送之門的另一端--8NA{a/i R]6{7}
+t"]V^2g%J$R
&rX*{r#q

iM0KT5mQHr
"d+sucg-B*P3B 烈日當空,庸鳥閒啼。
:{r$K4z8j8h 寒冷的風雪退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暑氣逼人的岩灘,和伸往地平線的廣大海洋。U @d}Hg4T4G1K;{-E
海濤敲擊岩塊,濺起的白沫沾濕了梅塔奈特的腳踝。4B3Y8XO C*V+z^ t
欲尋回之物,現在就在這片海洋下的某處。
ia.{T k 梅塔奈特縱身跳入橘子海中,比對腦中記憶的位置座標,向目標所在之處游去。lu-G7iog\.p]&Q&}]'^~
============================================================
Q `6]7D+yv*qZ 邪神有些生氣。
ZF-Hq7We*H6O 預定的時刻已經過了,祂還沒辦法從封印中出去。
]J)kg{u 抑鬱了漫長時空,歷經無止盡的等待,所以,哪怕是一刻祂也不想再多等了。
0c-A y kN$@!G 是誰?是什麼在礙事?邪神用濕黏的嗓音咆哮道。4C?5GR(V:b
黑暗殺空中群聚的凶星,也感染了邪神的情緒,紛紛躁動不安。+C,y\@+OTY~I h
============================================================k C"_a meeeOH

U }D,p.Rj^B 裝滿二氧化碳的水泡,從梅塔奈特的面具縫隙中咕嚕,咕嚕,緩慢的冒出來。
[!WwT^H8VV4O ?I 在陽光照耀不到的深海底,靜躺著一具鋼鐵巨獸。gV J cQ5T8N
海草糾結在巨獸袑騑陷釭漸祧坐W,像要將其勒斃般緊緊纏繞。編號D-Ruz85,覆滅的銀河騎士團僅存的戰艦哈爾巴德號,已經失去往昔的榮光,現在正在屬於它的墓地中安眠,任憑時光腐朽。;K OLvz8B.A;k
"X{7N$z_6l3b
梅塔奈特游進戰艦內部的動力室,愛憐的拍了拍控制端主機的外殼。
h}w3['R7Z2o'S1q W*s 「明明都已經告別過了...對不起,沒辦法讓你好好休息。」
]~O[K?R S-@(H&jw mjZ
如果可以的話,梅塔奈特不希望再繼續勉強它。g&G8Wr,dR5b yh~p
但自己的戰友,就只剩下這艘戰艦了。
\j ~p\ 它曾守護梅塔奈特到最後一刻。是最安靜,也是最可靠的戰友。0?#KJ3R1N*k C!sW|
要處理這次的問題,更是不可或缺的關鍵之物。(A`:n:c$ISu5f~2Y
繼電源後,能源端,砲擊端,氣閥端,所有的機能都漸漸復甦。D9E:Z5Ac7xqD%[9?
在燈光亮到『內控端』時,尖銳的警告音跟著響起。U8ZnL&e(_O

Gn+cPcEs 『有入侵者!有入侵者!』
n^@;|1O-j T&WV&lw 梅塔奈特沒有特別驚訝。
'C-s5QW1WW*dV9[
}4t0b-qs{-e 他知道不管把寶箱帶到哪,卡比都絕對會追上來。V#?4YNM4o cD
Zeta的魁儡不會怠惰,不知放棄,不必停止。只要舞台的聚燈光沒有熄滅,它將永遠在操儡者的扯線下繼續起舞。梅塔奈特生為騎士,死為騎士,自然也不會退讓。因此,在這條路的終點唯有一戰。5J[[k6A&X
MgT B8c

4xnQC1o/W"YYB,{5^A 他大略推測卡比的腳程後,先行來到第七偵查室。v{'Lo2y I"j
這裡位於戰艦外圍,是用來監視戰艦外部情況的房間之一。
N5i+W(_ y3`)I 啪搭啪搭的腳步聲來到房間後便停止了。
fv5K3?!o3H(a 梅塔奈特站在高處,俯視來者。
Q{C@3r,y{D)e x+e
w}Kr?yC 「你為何來到此處?」
&~#gn1UI4U r1rQ%| 梅塔奈特提問。
Iy_W-[2o /? ]T#\1T'S
卡比比手畫腳地圈出寶箱的輪廓。1a0f@.n]

.I T;{9AG[3ZN 「你知道那是什麼嗎?清楚裡面有什麼東西嗎?」-]M9u [\(p
L'P,So"c8EM {
卡比這次做出了進食的動作,描繪著『蛋糕』的外觀特徵。:d/|;n)Z1\4E

/T._ AULE_]7U&j
Jf$|'I9uZ,j!a 蛋糕嗎。8h:}-\4Z,DFK
梅塔奈特凜冽的目光直直穿透卡比,視線掃遍它的全身後,又再次確認自己的推斷是正確的。 Sb2yzD T*[ }
卡比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的動機充滿矛盾,不合理。Fv-o2M1l3N*G-PI$G(YT l
...最重要的一點,是它身上的情緒波動完全消失了。
MIat%l[ 原本還會模擬生物情感的它,已經喪失了一切機能,只剩下進食的本能。!f/K)?8l&L
此刻它真的就是具不折不扣的人偶。隨Zeta賦予的虛假氣味盲目四竄,重複投資報酬率極低的行動。:b4H(^)zBs
6?Q0gMAWC n
梅塔奈特只能聳肩,丟給卡比一把長劍。
!} [3s$eb#TZ
NM6t$XYT`N wD 「你是以人偶的名義創造出來的魁儡,但是這不代表你無法選擇其他生存方式。」
z:m&P+iw#~ 梅塔奈特從高處一躍而下,跟拿起劍的卡比相對而立。 O"S7{9^:c i,MX

xI\Ex`4rF#h 卡比舉劍砍來,梅塔奈特分析其攻擊模式,輕鬆接下卡比連續的突刺。
Y4? ^0D9L GA 1ws!Ej!~%}+s@
「雖然不是個值得效法的例子,但我就選擇成為騎士,而不是星之戰士。」
8? WiMXq 梅塔奈特抓住卡比突刺間微小的空隙一舉貫通,再反手一個大橫斬,把卡比往後擊飛。
:C/X&S6K9}9` %K(M&r5R*dZ1r^8_
「不過...這兩者的生存方式可能也差不了多少吧。」tt0Ur${ d
梅塔奈特不禁苦笑了一下。{ ?f;{ M.Y5E1L4mG
$K,o@C2D9pBN
戰艦的浮空引擎猛烈嘶吼著,扯斷身上纏繞的海草,燃燒的焰光照亮深海,氣閥排出蒸騰的滾滾熱氣。U9mnW,C+s
隨後戰艦的噴射口爆出藍色的火光,以驚人的速度上升,一下子飛離了深海。.H p_b,]1Q
5CQo)B;l!Rp&R:k/e

!C$vfG{,T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shippppp.png[/img]Zi;Lx,\Y
P8Tg GP%Iq!R~%S*~

e ZP8Fx8JZx 戰艦衝破海面,漾起沖天巨浪。
+FD/M;t\-j$_H*I lq 熱風排開大氣,把戰艦推往高空。J;J t*zP]*\\+[.Z3e
)F(_cFNC0S/I
梅塔奈特懷念地看著窗外雲流奔騰的景色,想起昔日的羈絆,逝去的夥伴們,還有天空的誓言。r"OSo7us

q D? Yn3B}S0I
i`#OA#Zj-cUz 儘管不再身為星之戰士,他也沒能徹底拋開過去。
YS l(G|"mW~4?Z 如果卡比是被Zeta操縱了身體的人偶,那他又何嘗不是一具任『過去』牽引的傀儡呢。
*n?#?!x6e#U ;`nm!Y`2NS,X4K
但是,他之所以再次揮劍,都是出於自己的選擇。
[&M1nQn,I8N(EC R 梅塔奈特並沒有強制卡比選擇他期望的道路...否則他就與Zeta沒什麼不同了。
"o6A0mw o(].jkZ 他希望卡比也能有選擇的機會,一次也好,讓那孩子自由選擇。$j3F4U8xD0nk/H5t
如果它希望改變,那麼就能藉助這個機會脫胎換骨。
7q1ue8@~eC1\ 但是,如果它只喜歡當個人偶,那麼Zeta也遲早會載入虛假的記憶掩蓋掉這次的事情,完全不會造成什麼不良影響,問題只在卡比想怎麼做而已。h4K:XK b {

K+|Zp4A qR%?
]HT4ODI!F;f:z 拉開距離的雙方再一次接近,J Le m `
梅塔奈特不慌不忙地化解卡比凌厲的猛攻,一字一字編織出話語。4O-v XF0?W0@
「那,你要以什麼身分活下去呢?要放任祂使用,還是稍微做出抵抗?...你想成為星之戰士,還是卡比呢。」!kPo%m)aK'V
S4Z:?^ ak'q
至此,該說的話都說完了。雖然卡比是一臉茫然,但是梅塔奈特確信自己的話都已經傳遞到卡比內心了。 X$?Ryq
d;]@,zj
j,|u8Dal4t8n:D
窗外景色從蒼藍的青空轉為漆黑的宇宙。6Y[8IXuqC
紫色的銀河在遠方閃閃發亮。
$Z3`2wa;v Iq/u %M OD#Ad T
再下次對刃前,梅塔奈特就故意收起了神劍。同時,卡比的攻擊趁勢劈下,一劍斬碎梅塔奈特的面具。7_ ]y&xtAh x
施放這必殺一擊後,卡比的瞳孔裡失去了光采,它突然像停止運轉般呆立不動。
j0[#T _o ` y#@$C!BC
成功了。
FYQM h4\ 梅塔奈特知道卡比現在正處於硬直的狀態,他的腦海內仿佛浮現出卡比的齒輪組件正在冷卻的畫面。.L1Ll!Asgc j:sA2k
因為卡比的系統不知何故損壞了,產生了某些Bug,這些難以發現的細微程式漏洞,
ep'Yz1D s0|:[T 看在曾身為星之戰士的梅塔奈特眼裡,卻是完全無所遁形。
Ty"L*Pe*R K+l ;[,a udV?h
--卡比打敗了多洛奇,排除所有阻礙,最後的妨礙者也被擊敗,寶箱又近在眼前。o#NQ5l5rI0^k P
i0F@H M C/?
梅塔奈特知道,因為Bug的關係,只要他不逃走或抵抗,這種狀況會被提前斷定為『任務已完成』。
)[.w2s? c 完成任務的話,需要傳送資料,讓Zeta發出下個任務指示。這中間幾分鐘的停頓就是機會,因為卡比不會被命令強制出手攻擊。
|zp,z%\N
Z6A!sY(c ~ 梅塔奈特飛快的掏出事先準備的好的小囊袋,塞到卡比空出來的手中。
l7a0ev1s*[ 卡比困惑地握住囊袋,歪了歪頭,那雙失焦的眼睛好像什麼都看不到般,茫然地呆望前方。
f v[N;[U0}M -_6kl'D"^ P7CT7H8C
「如果想要改變,就使用這些沙子吧。那樣,或許能看到不同的未來。」,D+v I4^-yp6u-c
梅塔奈特毫不戀淺地拋出神秘的寶箱,最後再輕輕補上一句:P^(u_K&xph#G GC
「下次再見。」w*z)}m^'qe~:b~
OJ4^n\ I9W$f

)W&Z"v7L0e{ 或許下次相見,是在另一個時空,或另一個次元...或許是另一個他,另一個卡比。
1N[(O'S w 命運舛瞬萬變,梅塔奈特只能確定,這絕不會是最後一次。
Y&Ku}5bVJN1W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和卡比有密不可分的淵源。? z_ ZE @
un1r6G&s?
梅塔奈特暗自嘆口氣,就如同吐出了對世代歲月無常的種種感慨。b#R%oQ `^C5P
接著他就捲起披風,脫離了房間。om#c C}dhHF2R
;`s!czv1AB6_
他全速趕回主控制室,啟動主電腦螢幕的內控,輸入密碼。XDh?$BB
控制室的燈光閃爍了幾下後,轉為紅色。
R\r^-b$m8F1@B 『程序啟動成功,開始倒數。』
O;wh6Q7T%Jr 梅塔奈特剛放下心時,監視器上的畫面立刻讓他表情轉為愕然。9t;h"fZI]
?wD Zc6~k+O
第七監哨室中,多洛奇從角落飛快衝出,搶走卡比的寶箱...就跟梅塔奈特當初奪取寶箱的行動模式一樣。1EDR#jv1\

if+@O1k@#KP 「糟了...!」
9F|Nb+\0d(a Z%f
k|MtF6I Z 內控監視居然會沒發現?還是警報故障了嗎? |6u"k!_y
...不對,這就表示多洛奇是一路跟蹤卡比,一起潛入的...也就是剛才警報時,同時潛入了兩個入侵者。%_Za9_L;I9\
梅塔奈特正要思考怎麼奪回寶箱時,多洛奇已經衝破防砲玻璃窗,飛到戰艦外頭了。
v'Za3{.oyLj-f 大量的黑色凶星從各個監視窗口外高速飛過,敝空之勢有如群魔起舞。"p2`s `Tn9z/E-C.d
m7X@i Y
多洛奇居然毫不猶豫就打開寶盒!
;Iu3@"j:yUr8q]9Q 梅塔奈特懊惱不已,不禁一拳擊向主機控制板。
|d0T;s$jf|
|~$Rt6sc%L&C 多洛奇的軀殼在戰艦最上層的外部舺板上彈跳,浸染成不祥的黑色。黑暗凶星圍著他跳舞,歡慶邪神的重生。-U$Mtmd(r7x }a
宇宙中慢慢地,慢慢地鑽出異世界的孔道,擴張成打轉的能量漩渦。J,o5j-Sz O? D5B
黑暗多洛奇--取得多洛奇軀殼的邪神,發出激昂的非人尖鳴,一頭鑽進漩渦裡。KdP'ffaMr
[T"LNE4bo
梅塔奈特連忙敲打鍵盤,快速修改電腦指令...6z2J3V:qp [
等一切就序後,梅塔奈特就再次回到卡比所在的第七偵查室。
)VC[!fj d
Z/BZ6i@ N~K\O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2 17:49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8

[size=5][b]星之線(二).[/b][/size]l9t@2s^5DP+F
3^i7J?5Qk}o
"rLv'^MH
『禁忌的寶箱』是為了掩蔽內幕的暱稱。 p7?4u1D{B5e C/W;s
實際上,此寶箱就是神話中收納各種罪惡之源的容器,全宇宙最高等的魔封結界媒介『潘朵拉的寶盒』。%{3L,E{3@'Y
那裡面封印了Zeta在創世造界君臨宇宙的同時,刻意切割掉的一部分身軀。8tJAB P0?&y G @
R8XI} ?pY
神話常會記載,舉凡神都同時擁有光跟暗的兩個面向,而祂們大多只以前者示人。
Z)|#dPC7s5hNM(c~ ...也就是說被刻意隱藏起來的『邪神』紐布拉,並非Dark一族,而是Zeta總體的一部份,
W/jZ,Z@5[x\ 形同『必要之惡』的存在。
vW{1iU+]3R:S 同時,邪神也是司掌卡比罪惡之力根源的臟器。
rU5D1_U *oS/}$r8DW
直白點說,邪神就掌管著卡比彈藥庫的鑰匙。
RJc1?'uP%L,f)wa9d PK 卡比所有的戰鬥技術,都是邪神賦予的。
%j'kl)yd'`L 所以卡比絕對不可能對抗邪神,而且相性簡直是糟糕到用天敵來形容也遠不夠的程度。
N+oSK!G.?.`/fW ============================================================
0g"E-Z$n_vS-u C _yBb1Jl5^
!z z hy&JJ
戰艦大放熱光,穿破孔道漩渦,衝入異界。
_!JqCan _w 卡比就站在艦外的舺板上,仰頭凝視黑暗多洛奇。%Ggal+h/N G

|#R'J Jm 黑暗多洛奇剛闖入異空間,就以超指數成長的速度,開始污染周遭的一切,不出幾分鐘,異界就被侵蝕成邪神居住的環境了。遠比狹窄的寶盒內廣闊的天幕上,盡染『黑暗殺空』。7qI,k6jiY2I

8e@|,]9lVq0Ah 「No.9852213,跑來幹什麼?我應該沒命令你吧?」黑暗多洛奇慵懶的問道。
JO+?W6x3_0J!~
Mw5u9|\1sP 不料卡比並未離去,反而沉默的舉起劍,表明決戰之意。*Ls6Re5DtB

m/Q7fe,n;Sb$N)F 「喂...該不會是那傢伙下令的吧?」f7d_|2\7RG
黑暗多洛奇感到煩躁。4M4Kp3MB1sq
如果Zeta總體都想要鏟除邪神的話,那的確是能命令星之戰士過來,
3Cf^)u%h#r 但是邪神好歹也是Zeta的一部份,不去對付Dark就算了,Zeta居然還命令星之戰士跟邪神戰鬥?w,W X.h*sz
這行為簡直像拿刀自刎手腕,只是在自殘。到底搞什麼鬼啊?4B^ i6Q&j

a6j`E/G:wT5l,l fq6U"d6Z X1X1\"U`1M4G
...也無所謂。不聽話的話毀掉就算了,反正人偶再做就有了。2tE*Z N*@iwI

'x@ A7I5QTb5@V /n*{*Qq+s^R!z
黑暗多洛奇抱持這種想法,丟出炸彈。原本的炸彈經過邪神加持後,蘊含大量黑暗殺空的能量,WQ.T_?c%`#S6k
一顆的威力就足以把四周化為一片火海。
2Dh'G"X,ij
Xz)?)Y#S X 卡比衝刺跳來,用破風的劍閃把炸彈一分為二。
n+f]"W4@E g 黑暗多洛奇吃驚於它超出預料的速度,連忙放出三顆追蹤光球牽制。
#_2|"R9j/}bb j/t/lJ v`-{
卡比掄起劍鋒甩下,迴身掃出劍波,接連打飛兩顆光球,最後一顆趁隙高速飛到它後背時,卡比連頭也不回地,就用劍鍔精準敲落光球。h RlFr5mw.K

xoz)q1c{] 怎麼回事?3{%`c5~HyL
在邪神沒有繼續供給罪惡之源的情況下,星之戰士應該連戰鬥都辦不到才對。為什麼力量反而提高了?.S2_grH
u HH:];i)b
卡比左右舞動長劍隔開光球,逼近黑暗多洛奇。.P8DY/~]bX|
黑暗多洛奇後撤,準備高速飛離,但是在祂發動術法時,卡比卻以更快的速度衝刺追來,一擊砍落祂的武器,-T_1~^:Nl9S9g"v2~
三辰星之杖滾過地面,黑暗多洛奇按住血流如注的腹部。P%^.d j3]"f3C

\`#g4V/@d{,`
&N])M XqZ eM 卡比再次逼近。
lN x2x2YZi 6o'[Ca k-v3R2L
a[\:|kl3b
邪神紐布拉顧不得顏面,立刻脫離多洛奇的軀殼,變回紫色的霧狀星形物準備逃走,
nbcKH ln(v3\/n2i 但當它正要穿過渦孔時,戰艦最上層的砲臺突然發射光束,中途把孔道封斷了。9~7QH'p)NR f

I f&xF$Y2w}!qV9z 「...!!...」8fr,D,^E F9@(\
想必是鐵面騎士在操縱砲臺吧,真是煩人的協力者啊。
!gS+XP5g"jT_2j 邪神咆哮,扭曲著滾回地面,似乎有一小塊身體還是硬鑽過了孔道...可惜大部分都留在異界了。
:~ju)x^8SH
-_+q#[G F9tG-C
]7x a8m R D\dx:N
Va,Ee_VK_ 邪神連忙保護剩下的殘軀繼續飛往高空,脫離卡比跟戰艦的攻擊範圍。n i*nrF&I2q
黑暗殺空上難以計數的凶星紛紛貼上獨眼,相互融合。9X {^ M[&lnY
0~X2m6r*T
4x Y2w/_ h
壯大,增殖,延展,
KNY,Z-Y2DzE 凶星全部融合完畢時,邪神的身軀已經過於巨大,現在戰艦對祂來說只像枝牙籤,要找到卡比甚至還有些困難。
{Adh.s h/J/_!V;p)r
*]9o!BSCpeR Fk 無論卡比的劍法再高超,都不可能砍完盤據整個黑暗殺空的巨軀。
U!CkBr+h 相對地,邪神只要撲下一掌,甚至能壓垮一顆星球。m^6Z Tx!m
0Y5Q_.Q.jtI#D d

l!w~;_$R4? 「~%%$$#&&!@@@!!!」oE(az0|)n\1S
再次化為邪神型態的紐布拉,用神的語言強烈喝斥卡比。Ct[t3T"c#s
i Q(dV\/q

o-s`5T mE
~[;in@rQ8RI6\Z 原本祂不認為精神年齡尚幼的卡比會給予任何回應。但是--jE Zo(V:}

7Bfy7`9G9z9i{'~
9Ao)Rv4^~~ 2Z@-Z5YU-mk

Te6D w~&b(s b"I^ :P3r1{1k"LH9q(f
/r"?0{*n0^0{/hq2U

+]H;Q:sy
'dA]I&J1`-vf4}6g y6R$s r:v3}8a.u+Q3y
「只憑一把劍太不自量力了,確實如此。」)I/KLQ2y2h~
i%MbQ6a8z
『卡比』點了點頭,浮起身體升上天空。w;[f+w6Z W t ^\

L]!Wh,k6tC 1@1\3s9ej?:y&O
它粉紅色的身體漸漸黯淡下去。 Y/JIuND-u&Iu
兩把彎鉤大刃穿破背部,化為銳利的雙翼。
T8jQ3S'Xb1v0v*? *zJB,XbM
#U%B{"J/eN
「...!!#@%!」6J.X7MyZZ.?
邪神愕然了。那隻星體大小的獨眼激動地痙攣。
wU'j prkdU ;P]u+LFx

z @1dxr 「紐布拉,你的小命還剩十五秒。」M*{ WBd#F0rSv
『卡比』脫下偽裝,從容戴上鋼鐵面具後,對Zeta--對最高等的造物主,堂堂宣告著。
m4p I}7Jw:]r 'FA1t }g D@ k@
)tkk1F8r
他手上的劍晃然一亮,光輝燦然。 ?e/m*G f,MM
解開偽裝的神劍Master大放異彩,如烈陽,如恆星,如大霹靂。
QN0y d4fVf;Y
7r?:HfT5y%H$C 「放馬過來吧。」&K)ixl/WB"M
0i)jU8l#BV
B8d2VF/W@Y"[yL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Nebula.png[/img]
m3e$mXg$Q&H
$EA+H6Q3S(|8Ai&c jJ uk6z$p2l@

X8~.fy6V9M
Wxt1?'gJ !D)t2W%hY;f#Q;t$S
============================================================+Jgt!I"^2g{yG
緩降的機架在Pop Star的大氣層燃燒殆盡,卡比在戰艦的燃料灰燼的拍打中醒了過來。
/M a7uxt 它不記得自己是何時開始失去意識,是怎麼離開戰艦的---或者說,是被誰踢出戰艦的?
m.o7p9WA#Q
-X_My7D~Ld 卡比甚至連自己在墜落的途中都渾然不覺。
v.|:G$ma?B"v 它一臉茫然地落向腳下耀眼的碧色橘子海。W:v`b8{3U Y/a@
============================================================
v4GF(o9W,WQ z
(N { m J-@#~ U%gF;bM8L&qR
sD QFc/aN

yc]7~3{6SE 戰艦哈爾巴德號是極為特殊的兵器。除了其精良的軍事配備外,最重要的一點,是內部裝載了『封印爆破』的裝置。};Fnx8v?B
『封印爆破』結構極為複雜,應用了科學,魔法,破碎次元等尖端技術,是梅塔奈特極盡心血開發的對神專用必殺兵器。 VI!p(Q5k
先在戰艦內部設定,讓裝置解鎖,接著只要在幾百公里的距離內使用神劍,就能夠遠距離感應,促使裝置倒數。hV"L/vH#?4x

FC@_S-U 1d3a:C,e4H}dX9n
JpM GQIN"K G'n
j}9I6DG
一旦成功爆破,連zeta都能殺掉。
f$@ R.t*ZFON ?q*R q \XJ*w/E

Dd"E~[+H?/K
.s%I m(C3@!O ]
dl;b.Bh)Q 本來梅塔奈特的計畫,是在寶箱打開前就啟動封印。但是多洛奇神速的動作, 讓這項計畫遭逢意料之外的失敗。JKY6r Aoi?
`a ~;T t6Ah5MV.U
下給戰艦電腦AI的自動指令有三道。&h*f4e o@+A)U7m!cZF
前進。發射砲臺。啟動封印爆破。%Ojq'k)s?;u tE

&TfL$s#n!{e 期間的時間差經過梅塔奈特的精密計算,設定得絲毫沒有誤差。
Tk/{$N{,b#Sa 進行異空間後用兩分鐘填充足夠的能量,瞄準出入口的渦孔擊發砲臺。
1n_m/A J*\ 在砲臺擊發後,給予二十秒冷卻。接著倒數十秒,執行封印爆破的指令。
gh0_l9l"Oco$C1B ]{m,A7KO*TC+L
其中第一階段沒能完全拖住邪神,
Td*?;d7s 所以還是有一小塊末端組織逃出了異空間...但現在沒餘力管那個了。
0obq/v`,j 梅塔奈特無論如何都要撐過封印爆破啟動前,這倒數的十秒。jT:fcJKPHg7[
3BR.C)ew/[P-m
「吾告以此身為契,萬象迴空。」
|2]\? qc 梅塔奈特快速吟誦神劍解放的儀式,數肢觸手伸來,打算捻死礙事的小小螻蟻。ck3J-m&]j

EE)h!CCH1] ? h N M p
xVi8e j ?,B 梅塔奈特把劍橫向一揮。
Q+F&{ HC9D9~Ig +T:?f$vH-tuo PK
R\Z2y;Y`*j,V
「審判的爆炎!」
Dgu4k3V;U ^T 'd2T gG&d
可以吞噬星球的末日火燄飛快掃除觸手,將迫近的一切化成塵埃。
[:G3a3h\I7Y \ "破壞神"第一次得到可以無所顧忌地盡情施放力量的場所,神劍如脫疆的野獸,恣意釋放崩天滅地的天災。6g/^rgH
,I/q8P+?/W'J9g#A-w

^5`Kx4cB)u na 「審判的聖槍!」
U5e-cr\Dc5u
#O)B7F U Rs
:Y u)f U.wy7t]!_ 金焰化做巨大長槍射向邪神的獨眼,兩隻特別巨大的主觸手連忙伸過來接住,隨即被金炎生啃到殘破碎散。a X:]7G)hRD U8X#h
#d5m6y%G2b6B&mb
/Yc0k'g4]
「審判的神戟!」
q&{(_-BH xYh/l8wTYO5Q/d
5MKeB~
觸手群鋪天蓋地襲捲而來,光是造成的劇烈風壓,就吹的戰艦像臨覆之舟般不斷翻滾。
5T*I+{+qTH n;yL 梅塔奈特處在攻擊的中心點狂亂起舞,閃焰和燐粉不斷切裂空間,盡肆破壞之能。
F#g(^(P&c\ c3Z y u^1r&N

T D]r6ypb 啪嚓。啪嚓。0F#`9K4uB%JE
強行切入的觸手割斷了梅塔奈特的左翼,扯下了他的右腿,甚至插入腹部。
;_ [U&h#x5nT 但是梅塔奈特對遽痛視而不見,燃燒著生命最後一刻的能量驅動神劍,其斬速不降反升。wP]b,a)a0gi:J
0re.vi/W'{
@5tO&K{u(^0Q t
三...u-T`m8u PS
th ?BM)j

zzh O T{ 「#$%#$%!!...」
`)?Q Z7q*h 邪神怒嗥,因為祂身體的再增殖速度居然快跟不上騎士的毀滅了。
1U7Ow(t9`(\ }W9R
0gU0f3S/n,W&]Pb RN+i[+_
梅塔奈特的雙瞳熾烈如晝。
Uwn5^p(Y*~ 疾馳的劍舞之軌已趨光速,神劍正挾帶破滅,大逞威風。0qMlS o~

/ah6{$Sog
W!^gf*XUQ 二...
N+t%N:[1W I
`q3nh w3ul2w?F;z
5V;D#_mpJ 最後,邪神發動剩餘的所有觸手,一湧而上。*eb#Jjg,S$LWc5B
5|2|Y]-q{fV"E@0Z#En2F
1]/o*w)L2j]*\]{Ph
「審判的天閃!」
e8J%Gj-XL ~"Y"l 金色的光侵蝕梅塔奈特的身軀,最後連同神劍散發的光壁,化成一道巨大的劍閃。
wj+x*~&jq!J'z|
h9dz'`3wu
!e$h3gE"V Hx B/O} 一...8K4_/u%TS |VS
yL1ch9j
$JII A'o p"u
光與暗。
FA[F"J3l Z-W0w5q(j 左與右。E(K n;EBH+c6P
?:g3Gn-uS%Nh_m
無限重生的觸手,跟斬裂天地的劍閃,從異界的兩端急速逼近。
|0I m"~&nj.Q 當兩者正要進行最後交鋒時,右邊那象徵破壞的巨大光芒卻突然消失--:r6O.g_e Ab

K G3` uw6M.r Kg 力氣用盡的梅塔奈特,先行墜落了。
)l.PVou6I/^Q/_&xv 在他自覺輸掉的同時,封印爆破也跟著啟動,淹沒了黑暗,淹沒了兇星,淹沒了邪神潰堤的絕叫,淹沒了那巨大的獨眼。
_6Y;`'m:C WT
d&Hsg3n!D&|5k%Z9t 梅塔奈特的面具碎開,被白光吞噬,他沐浴在涵蓋整個異空間的火光中載浮載沉。
7L dx CE+v`)J
0A C-G(Me3w#y 4v0eJ5}0o[c&d

4sK @dM\
W8~6Q4w%\ Zs:| --在閉上雙眼之前,給卡比的沙粉還有剩餘。
({W?/Q6ip6T4Q$m:@/R [color=red][size=4][b]那麼。4m$w D w"Ey(EB t`
D0n8sf%M(Rf!G;?
[選擇項]
S5? P U!u#?%\R --->還不能結束([url=https://www.opendrive.com/files/6641851_OhOzZ_0eb8]BGM:G弦上的魔王-イプよスヘ[/url])
)JLV J+s F        [color=black]已經足夠了[/color][/b][/size]_9\sB V1O!@7o

U$ep8R-y5SE [/color]============================================================
H?)Pe3y| ?,L
mQGn#P ~p m +b^sL0M7T#m
0R4KvE%^qt$A7^

o-V;?u1bv%}4`
b pP1B]"`](|sE6Q
C` V6H)S O ?
DGGK d7]y*n0hQ3ot 摘星枝、虹天刃、愛心棍、水晶砲、碎星座、萬能劍、三辰星之杖...*|3Y6i)E2Bp,edQ#a-N
@5{M0O!z N
宇宙中存在著這幾把最高階的神聖武器,它們的外型力量皆有異,根據各行星文化傳說的不同,被冠以各種不同的名字。S@|d\R6`"d
其中,銀河騎士團歷史悠久,足跡更遍及了宇宙所有角落。在產生的無數巧合中,幾乎已經見證過了所有神器。
1c!G.k+FPV 當然,名字不過是個便於稱呼的代號,所以只要具有分辨事物的功能就行了。更重要的還是神器代表的意義。
5Zs(k"J1G
5sz Tc'S6tg8? j ...終於,在近十年來,最後一把神器也降臨於世。8x{2W(cY

k|,oK9H ~6^ @
}6b$Kt3th1A 梅塔奈特在冰冷的鋼板上醒來,望著橘子海的黃昏。`KW|:H{

~F!a mEme 斜陽烤紅破碎不堪的舺板,略顯吃力的渦輪轟音隱隱傳入他的耳中。qT.F B!ZEx]
梅塔奈特的思緒,記憶混亂不堪,戰艦為什麼沒沉沒到海裡,自己為什麼會獨自一人躺在這裡呢。
7]2i;Y+Ul q1|j 他支起空浮的身軀,不禁對體內過度的空洞湧起一股莫名的擔心,於是他開始仔細摸索身體。B7EY)_1h:i[JEY

D @f4B`U&~ .pw3Z5RT!D"N Z

X2mvLE*n ns)l:E ...雖然極度疲憊,但四肢建在身體完好,神劍也好好地掛在鞘裡,這著實令他鬆了一口氣。
X a3]nj|J #_O(i8V-c

i0\#L,H5? 0y"^u${ @"j6x.G1Y0Z
就在這時,舺板上駕高的艦塔後方,接連走出一個個人影。hYaU v;F#s G2L$I
他們的裝束各不相同,但都以鋼鐵的騎士鍇甲為主,其中顯然帶有共同的理念風格。9iV$[9n,kTj*p/{G

8Rh%~.B+@0f1wD 「『亂時空』又出現了。」
/vvlR:m:cE 其中一個人影對伏臥在下的梅塔奈特叫喚道。
/Q-Z$D:R]U^ *[2z&vA1qn
『亂時空』。Q-{G+v1L5L,E!f){kL
記載中,外表基架為棍形,此基架上再配置著沙漏型的不明部件,這正是銀河騎士團命名的最後一把神器。TW@ Q9~+R
擁有穿越時空,往返不同時代,甚至是錯置因果的奇妙力量...其他的秘密,就連銀河騎士團都沒能解析透徹。{J`.hh? Fi

TiHF!D4qsc 8N%C;cv)bv
這句話仿佛打開了梅塔奈特大腦內的某個開關,
qC-~ z8A J"T)A 原罪,潘朵拉的寶盒,邪神紐布拉,Zeta總體意識集合體,還有轉交給卡比的『亂時空』的沙粉...
fL*NY#kq;t 破碎的字詞,事件,一個個閃過他腦海,墜入記憶的深海。I&N-H:L\
(mD3r}_h2A5S'N8[
6v5V;M o$e)uJ
萬能劍,三辰星之杖,亂時空。7^:gw:C|K]
這次一系列的事件,都只是圍繞神器所引發的重大問題中,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插曲罷了。6? rI/@:YE%|5zz'E&m6~9a
C[ M0_4a%uiA5`

2[(\5w3e8F 「...是嗎。」
.f;Z+Q\F*wM1B%T 梅塔奈特凝視著逐漸沉入橘子海的夕陽。
.~%\ @\!P(J1M`(J$u 因為接觸『亂時空』的關係。他再次想起了遙遠的記憶。m3o5S;Fe6g(mGo V'w
(a5D R4e;o*M.^ |X n*x/g

~?^r|f} q1L.d [0l ~A o~
心中響起了她的話。
"B r fio9O5t0ud[
c*H9LZ Z 『你真的很喜歡飛行呢。』
U?4X2@\*z$|/d
d!n2q)e2U%Mnt 那是在成為『破壞神』之前。取得聖劍之前,了解到自己是zeta的瑕疵品之前--
,~*Y"Z"? en{"RW 於年少時偶然相遇,被自己稱為姊姊的,有過短暫相處的一位少女。
_)Q9@)HU9n\s V"RvVn.TF0Nm
『不過∼如果是你的話,一定沒問題吧...成為「天空」。』6HA*h9P;Qm
*bk#fZR@q"m/i
zeta對瑕疵品採取放任不管的態度,即使如此,也沒道理特意去切斷對梅塔奈特的控制...
L5mq9K| 現在回想起來,是她那時動了什麼手腳吧。
G$s VX.qHW5z 更為根本的謎團是,梅塔奈特剛被zeta製造出來的時候,宇宙的混沌尚未完全退去,不應該有其他生命存在。8BM~B-F7@*@ ^+hf2E
不過年少無知的他,沒有對神秘少女的真面目抱持疑問,直到現在,梅塔奈特仍舊不明白『她』到底是誰。
;t)q/sbr$oI"x :k"|`jG C~,Q
可是,那都無關緊要。
&P[\u4W*O$H\,uI 經歷滄桑的歲月後回首,他深深體會到,那位少女,是自己僅有過的至親,唯一的家人。'z'D#u\w+lOl
h-`nZc:]+|tn?
騎士身披榮耀和誓言,縱橫戰場,在戰爭結束後樸樸返家,享受純淨的安寧...或許這才是梅塔奈特內心真正的願望。1K2fE6`W"J*N8Fk(x1~"]
他揮出的每一劍,大概都是為了對那一天履行承諾吧。2?['RR? F;V^

a8QsgR0Z 即使不會再跟她見面,
!J8xRmE{ dp,c 梅塔奈特也會守護記憶中那片迎風的如茵草原。
!Im/V|d#k(~ (UWvH3sC'S&H+Sx
5I4Hl&^.y c$`Rj

W]+j,_Q ....所以。
a6?g\5o|7~x @u|j,JC
] k*ey6d#J[;X
lL m?V$SF g H[
J/G^Cm@#c
艦塔上的眾人中,有某個人上前一步說道:!jZ0x]})Ts
「時候到了,梅塔。再次集結銀河騎士團吧。我們的使命,還沒有結束。」G9DG3yfQD
背光的身影紛紛高舉手上的武器,等待鐵面騎士回應。
W:\"I x%Dp fQBv5|-JPPW-N
Dark Mind,魘,紐布拉...這些黑暗之主已經死去,可是梅塔奈特的責任仍然未了。
X6o a&Wm$@'R
@/G {{AO 「在除盡一切的『黑暗』之前,各位就再次把力量借給我吧。」^ e7gF!?2z/R
梅塔奈特點點頭,面對俯視自己的眾騎士,高舉神劍。[J-VGm
^_ xd1h
;J;e6[fk3C^1q"j
即使最後的晚霞退去,另一道光芒也將代替沒入地平線的太陽,繼續封存在神劍上。
4S#bqo\j L 為了無愧於那天的誓言,自己要繼續握緊手中的劍。}"l2Y9k8~Z

J XX.x)sq-l d.n&c#r&`L#_
--就如同黃昏逝去後,升起的螢螢紫月一般。C$Wl'B-h"j(XKN
%Q#] D2dj
[color=red]~(Ending :黃昏的彼空)~[/color]~5\%{-d.\,}~
y6V~1mGe|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6 01:12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8

[size=4][color=red][b][選擇項]|)~*ly+d%n7{3q'Mc
   [color=black]還不能結束[/color]   [/b][/color][/size]
3M:EIt`*w(@ [size=4][color=red][b]→已經足夠了([url=https://www.opendrive.com/files/6641719_0pw8U_10ba]BGM:舞Hime命運的系統樹修羅-Silent wing[/url])[/b] ^opD7RE
[/color][/size]e[5Xvf(_
+Zc7BQv1r
H$A1Ha4Pc+{

NvWaP5z[},B
!EFE-s{P1s| D&c;Rdh9@)H%c
4_3C}dH x
.Z p/h.I9C#K |
q,~0hAY.B

K'~I8|sZ\6F 沙--沙-----。-?4KcddK0c

4Ux M RZ.Q 黃昏的海邊駐立一個嬌小的身影。*p5zxs
s(ps`$?AJ[
「......」
?r;};n.j 它若有所思的神情只維持不到幾秒,腦中一片茫然。
qu raDz 7hmv0a:S2Jd)jR

|Nq2V Z+w.z2K2n7F$A
Rxx/NG2b 在來到這裡之前,自己好像經歷了一段很漫長的旅程。jA\y^
它讓雙腳浸在逐漸轉涼的海水中,低頭看了看灑滿餘暉的焉紅水面上映出的倒影。
%oVg1h ui :c;qOG]fJ)e

[X'?&t'x0zT;t 粉紅色的身軀,圓呼呼的臉頰。BH2B4P o}(a9_
啊--對這張臉似乎還留有些淡薄的印象。雖然剛看到的一瞬間覺得十分詫異,
(^\|-nSK[u 但它還是馬上接受了...原來自己就是長這樣子的。 i DCBs;d m

%?7wy2G0F`[$jf'C c Q$P?)B.Rk~
粼粼黃金之毯自水平線那端鋪展開來。
q;cg'o}+m_ 它看著那副景象,打從心裡感到一股沉靜的安穩。
b%e _ D*Q X9? 只是,總覺得還有些不足。
r(SvQLt L&I-\4e(Q
`)Uz7s;cV d +B"Z |.a)G

`@4P+cZf+X @+Td 缺少了某個東西。C yMW?2U~
?G`7e|p
以往,把右手像這樣伸出去就能夠握住的,光輝燦然的無價之寶。
f+Sqh+r%a fvG
2|~9W rzpFzX n-Gmp/j
「嗚,嗚--...」2b"Q#^7?\;Vy.L

4wmR]C 本該緊握在手中的某物已經消失了。它反覆開闔手掌確認,#Z_gf(G8i]
海風拂過的手心始終懷著某種難以言喻的喪失感,還有對這莫名欠缺的不安。7E0ka6Zvy7E jvs
自己丟失了重要的牽掛。同時,佔據心頭的最重要的那份位置也就空下來了。qjLC:bC)Ta5]
%Ou#XK9Gjo1Y
`Jy4D5nG[&R?

zl/wCBa6m
!KCH-pm _ PHm 於是,它的心只剩虛無。#VI_ G'Wkm
0i1]#p;};~e/j1D4siN
0VnIM!L6r S5`\
5qO]|*WW]
但在心頭空盪盪的同時,肩上的負擔似乎也跟著消去了...真是不可思議啊。
`? ~d#i4P5_X
FU0R it!e ec:Dy 沙灘上印了一排小小的腳印。
.HJF6i5g}FsF8}:z 焉紅的雲彩下,嬌小的孩子在沙灘漫步,形影相弔。 Q3`F$?~+\o^

3W#fWSe@] 丟棄一切後,或許是為了卸下沉重的枷鎖。-R*q.R8DPCtF
或許是為了讓自己無束,自由。
v;O/YHe5x;nw9LD dwNx KS8Gz$H
9h|7T C@L8]
7h[*o3[O
也或許,是為了到達真正的終點,/QNF%e#Y"q] u,WY

z&^ ?7A4uy*y 是為了在心頭填入更重要的東西,Yzd1cc.YV{

.UROgq)BK 是為了與新的寶物邂逅,
@m$F@aK7w)L;gb
!r1lk&hnp 'k'[%c&A?0o/D
MV%Onw2mM qqc ?

,ZfqXuK7t g` --或許,是為了成為某人的星星,自己才會誕生在此。
X})il?4d n4DX1s#E1L+{

&R7|w.mC4Z 因果之浪淹起,悄聲無息地帶走了過往無盡延伸的足跡。)W']QFT'qf
足跡的主人已經遠去,向著命運的另一頭邁進。 R:u+r9]b/B` P

Pn9a?9r1`
'lK2s5_lj N y6F]"h5c:q

.tHw2P$\o wX:hto%j
A"m&sC4l*ZS)PN
0HvO UV5CGm
#h,Alw D;~ ?

&|{4g0G1n)TEM.T
+f YFG'S2d2k j/K!A1GX-KA
...那麼,行過百億時光的旅人啊--現在開始,才是終末的起點哦。c(Rjoif6w}

+_xA q+K Z,KwBM #u;z|2PQ-d
星之線/梅塔奈特線 Fin.+\g!M` iVk
[color=red]~(True Ending:星星)~[/color]JUW0d;J)Zf8E e
^TP0A1PX0^]2?;A5ZB

+M3a4cr#m$M &全故事完
J }B~&m
X#rGW!}u (zPZHo;e
s5eA1E:ty(mn
-S}}0N]1i-v o

Mw$n)fh&g
[w]U%OMz1P7r [img]http://i181.photobucket.com/albums/x41/TerminatorTTX/metaend.png[/img]
Bm U pKOP?L _YqA.D&SS4V\s&OU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6 00:46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05:19

[size=4][b]附錄.全故事*依時間軸排序的事件年表.[/b][/size]
1L M B$R8V:\Il 標明ABC,是為了區分在不同平行世界,或是不同時代的同個人物
-N2k k;a6g-b?
[Pq)i~V8z *包括水晶,鏡子大迷宮,夢之泉,多洛奇.
UTc@F!F!I!OPH1V &\'YSs;X9K0B,o
=======================================
P9\8A4j{!q8sF
]]7c"T}I?a 距今1200億年前---梅塔奈特A見證末代卡比消失.梅塔奈特A化成黑梅塔奈特.黑梅塔奈特進入鏡中世界.
1`oap;]-u 距今70億年前---梅塔奈特B跟"她"相遇,梅塔奈特C跟"她"相遇. RMo9_#s
距今67億年前---梅塔奈特B組織銀河騎士團,梅塔奈特C組織銀河騎士團.P+X*Q0OZ ckZ-mU3Nc
距今10萬年前---梅塔奈特B的銀河騎士團覆滅.梅塔奈特C的銀河騎士團覆滅.
*kd~7b,W W)m-u{(o S&Yw+Tmy
J4l%\&y|Mt
距今9000年前5Aye^\;uN
+L8K jh8\ C[
---梅塔奈特B進入鏡中世界,卡比A進入鏡中世界.p"WD AhP,~
---梅塔奈特B遇到黑梅塔奈特.
1R8t M Xu Cw ---卡比A逃出鏡中世界.梅塔奈特B死亡.Dark Mind死亡===>鏡子大迷宮 endAVX,fdr*Yt3z$`
N0nq N k^G}w2`0}
距今8999年前
E'Hx,\C[ S#G
_g(x Lm O8u9[X ---卡比A和Ribbon在約定之丘相遇. nV+Sw'b$^ t;IO
---打倒Dark Zero後,卡比A消失===>水晶 end
#f/c;A Yv3AO;Y'Rj5w
h!vZ}F/P 距今8998年前4f6Rjj0b,VA.d

? q)T`N:r Wr? ---Ribbon離開妖精星,開始在宇宙中流浪.*C7G-Laf9Z$H

N6k0~$XmLP.N 距今5010年前;`(R9p:x'F`0r
---因為Zeta作業疏失,不慎繼承到卡比A記憶的卡比B誕生.
.`%Pdg0wA 2~ D%\&WV
距今5000年前
:qD/f,s6[F| *FCa$o+\,@l2G!a8]8p
---梅塔奈特C跟卡比B相遇.A}$zF,ef_d)p h
---魘死亡,卡比B毀損.
s.F2i/s7F1R ---Ribbon找到卡比B,卡比B再次運轉===>夢之泉 end
Ynu,Md9Mj,Bu%g ,lsz K.r

'iTA _2SR 距今5年前.
RS;i%v G.i0~\k
%LQ9}(qW2\ F HU;| ---卡比C誕生.
l&KJ\1rD(sD
&~)U(Zx~6U~;u'H#b \~ K h;@x9jR O Ffv
)MX3sB H-T
2m)A]0a|1Ek,@
---多洛奇大戰梅塔奈特C.多洛奇大戰卡比C. ?cW3N%o-j+NA7D9f
---梅塔奈特C跟卡比C相遇,交付卡比C"亂時空"沙粉
2ig~wm.B2q ---多洛奇搶回潘多拉的寶盒.多洛奇跟邪神許願.多洛奇的靈魂遭永久流放==>多洛奇線true end
]&jb1n`9[ ]n#S:}\Z
.x V&t5RF 0W?B:u7i3H`
---梅塔奈特C擊毀黑多洛奇.邪神紐布拉的部分肉體碎片逃回Pop Star.
F\:w0jR ---逃脫的邪神碎片附身到史托羅身上.
6NN-r E&Qt Q:Z^ ---卡比C再次分到關於Ribbon的記憶殘片,卡比C擊敗黑史托羅.
&RrEr:?1m ---梅塔奈特C擊敗邪神紐布拉.
lX:WF*I6XJ ---卡比C理解Ribbon記憶的源頭,從無生物蛻變為真正的生命==>卡比線true end*J}^CsX,\;JV

X+CFt!}|T {1W*yB x^$nu L"A Y?
???年之後5nW/lF8x3g
D.C\9{ W%s/ZLJs O;N%s5Z
---一度覆滅的銀河騎士團再次集結.梅塔奈特C與銀河騎士團會合==>梅塔奈特線end
P-Ez$CeJ k(g%qnC Gg4pC

J ox _k`T(? u +t4^(Cz:rCDb4Z

Huk3Ew5`
m{w5d.V6t/` c #_W!@:C%bZ+o.`lAf
???年前Y {;P8c0AF~

}&?vD a,u ---卡比A誕生==>梅塔奈特線true end
7l b%DQxq;kd sM4}c_d@)T4{P1\
==================================================:? Yi ^u
I[q H ys+SC

Qg$~J fX 接著為了自我滿足一下,就把全部(我腦中設定的)事件始末都交代清楚吧
.BL ]e$mU E 以下是沉悶的自high說明,沒看過對故事影響也不大,不是作者的可以不用跟著我一起鑽牛角尖
*i+i8K\(Vj z rw gN)@0j @F
本系列的主要設定就是在"卡比"是複數的東西,一個壞了換下一個上陣,就像工廠的同個生產線那樣,規格相同,製造出來的都是一模一樣的東西,所以其實每個卡比的身體結構,情感個性都一模一樣.如果連記憶,經歷也一樣,那說他們全部都是同一個也不為過.這點"水晶"中的妖精女王麗莎就暗示過了.
2h ] k W3}:A+q j(LY g DSK:@ T
因此,一旦卡比B繼承了記憶,同時也可以說是卡比A再度轉生了.
| e&V$X0M5E~ s_4j &Q2[E7k_*H9L
當然啦,畢竟Ribbon只有一個,整個宇宙存在的時間軸極長,相對之下Ribbon卻只活在其中短短的幾千年.其餘的時代誕生的卡比們就碰不到她.處在"能遇到Ribbon的時代"的卡比,只有卡比A跟卡比B這兩個.不知道何時才誕生的卡比C,離有Ribbon的時代非常久遠.
z]:UL"@q!c7u-v0` 時代不同,就不可能碰到,所以就算卡比C也接觸到關於Ribbon的記憶,他卻不如卡比B那樣幸運.就是這麼回事吧.
@1TU8Kn &Z+BF7L;L!Bhj6q(n
再來,有梅塔奈特的部分,嗯...因為設定上他壽命跟宇宙差不多長,要遇到幾個卡比都沒問題
T%~Ew-^ O 但梅塔奈特並不像卡比是汰舊換新的東西,為什麼也有兩個以上呢?這次不能用時間軸當藉口,因此換用平行世界觀來湊合著解釋.黑梅塔奈特,來自時間軸進展最迅速的平行世界A,因此他先目睹了卡比的消亡
u0i.j\1J[C 梅塔奈特B則來自平行世界B.鏡子世界是所有平行世界的重疊點,會遇到其他平行世界來的梅塔奈特也不奇怪吧.%E YXNf9K
mV(x R}9G)JG
最後的梅塔奈特C則沒有進入鏡中世界,他是一直待在的平行世界C的梅塔奈特.6U;O \,c5`C

;g5E%_`Hm;`4F 反過來說
;y5y Hz9iTxaB 卡比A經歷鏡子大迷宮的故事,從平行世界A穿越到平行世界C,而之後的卡比B,C則一開始就都存在平行世界C,三隻卡比只是時代先後有所差別而已.MR&G Bs5x\k
============================================================ MW-YY;s1f `-{
最後特別想提的是梅塔奈特線...後面我已經沒梗了,這線是硬湊出來的,姑且當做解謎篇好了
{"b8h sB 在路線完結時,出現的神聖武器"亂時空" { Bpx S ox6~ x
這個後續本來是想丟給這篇漫畫處理的...設定一定多少有差,不過要是有個連貫,應該很不錯吧u eKh0]+J
[url=http://www.ngamer.net/forum/viewthread.php?tid=8509&extra=page%3D2]http://www.ngamer.net/forum/viewthread.php?tid=8509&extra=page%3D2[/url]
!`:j1d h;D0I^ v0BJ 2S U2\5?kz/K O4Z
我是想說設定那些有的沒的很麻煩,就全推給還沒破梗的東西這樣!K&{ ^9QK

C5T3L?Qt _H :Ur0H W:D R
...不過作者之後好像都沒有來任網了(掩面)
bm#q-G$du ?['p 所以後來只好再補一個有Air味道的True end,給整個系列連貫一下-vr N%zJ/[

zq#MMWiv,? 最後一張圖的場景參照卡比64,是遊戲剛開始的動畫的場景.
I4@'cg `~d.L)C
o Np,RiX [[i] 本帖最後由 TerminatorTX 於 2010-7-12 18:15 編輯 [/i]]

路易奇的朋友 2010-7-12 17:56

這篇全部看過了以後...哇!我整個人再次受到超級良值小說的啟發了!4l6ov.P4@%AF)Y
我很少去接觸卡比系列的作品(就是不習慣),可是我沒想過原來卡比也是很有趣的
ip7zM}u;| 另外我也有拿這篇和自己寫的小說稍微當作"範式"參考一下,結果還有太多參考價值了!(炸)
T5S1g+Z1jU sf -Fu Ni P'vyh
另外提醒一下,我不確定是受到電影還是大家互相的影響,(炸)~d@KOH@ vC1E
很多人以為程式是用1010101010101010等奇怪的東西拼起來的。(炸)J u-`k/t8b*S G+@
(比方說:卡比因為最後把所有核心驅動刪除了以後只剩10101所以顯示也是101010)(炸)
;cnLy \_)U 這個觀念是大錯特錯! 這只是一個系統做判斷的參考(舉例:麥克風有聲音是1 沒聲音是0)(炸)@!}/W fJ*a&BS
而不是因為系統沒有指令顯示的依據才顯現出來,應該是這樣才對:
La5Q1QB@v @ l ERROR:{fier;10;c:/windows/system32}not found...please chack your system.(炸)
4U[{BQ~ 所有的程式無論如何都可以被寫成可以解讀的語言,就算沒東西也是  :{end} <-沒東西(炸)*|@8oJ(b4G}
所以結論就是:程式是一種可以被了解、被學習的語言,不是數字拼成的奇怪東西(炸)
0o!c(vV0q h1@g2f j/O]'_J{5Rx
如果想直接自殺刪掉系統所有的核心驅動的話可以直接用  del C:\*.*  這一指令下去就開不了機了...x2R0r+j0j;@
f"K w/q8Z'f
以上就是我在受到啟示後的閱讀感想 還有一個大家一直以來對於程式這個特殊語言有重大誤解的抗議
9KvyC*t1C2?C#kr/X (大核爆XN+掉級+扣生命值+扣經驗值+因為大膽指正小說的神而被打到一萬八千里外去+GAME OVER!!!!)t)p1EzmG

P X ])E[R/K [[i] 本帖最後由 路易奇的朋友 於 2010-7-12 18:22 編輯 [/i]]

TerminatorTX 2010-7-12 18:21

要在小說中解釋這部分挺無聊的,一般讀者也不會管這個,所以我就沒放了囧
-RIrj Z.z-e 有人提的話我就說一下我當初的想法好了,這篇就當做補充吧
!X/K3mG\"T 簡單說,,Q/K@#KyN9J-kE~v2z
01010是給電腦看的
8{K1\dh)L 程式碼是給使用者看的F6NUzs'L]Z

7sm8Z_ xj%l+v)So 卡比一開始能想出東西,是因為他的腦中會運行程式碼,
5l!}_8h4o z5R hT.B 然後把運行的結果輸出成卡比的"思考,想法"o.dhm._V$j7z
*?GCAOR5M
但是當程式碼毀光之後,只剩原始的101101 這是給zeta看的,只有zeta看得懂,
+U$s+Ra%r?? 卡比腦中就一片空白了,就這樣.

=星之卡比= 2010-7-12 19:08

確切來說應該說是數位訊號,詳情去找維基喔>.01FXwIY ]b
------------------------------------------------------
:}j.rJ]|$? 蠢TTX!!沒事幹嘛每個結局線都排得這麼巧妙!!
Q:P P^#D"{p 蠢TTX!!為甚麼每個結局線都這麼有梗!!.w6FW B!EE0Sk
蠢TTX!!為甚麼每條線都只有2張圖!!/U_ E Xn*yOe1U3~
蠢TTX!!為甚麼背景音樂沒有自動LOOP,這樣怎麼崩潰!!&Zx6TPa|3sq
蠢TTX!!你害我又開始期待下次的卡比的啦(打滾)
!JR?ZMwN-[+R
#Vhe0E X9b\ 從第一線到第三線每個都好有梗,怎麼辦?
PX%f3`{ 我開始覺得我幹嘛這麼早看完,這樣離下一偏有多遠~&C1?-u9zE!b
阿啊啊啊啊蠢TTX!!(大淚奔)

mario_tim 2010-7-12 19:16

精華III 3}#N']*H)N
不用oh~yes出馬)C)d3pu,O e(R,G
應精華III吧?XD
6tf;D+OF0m e%u r:S 結局超有梗!b ny#r"Y
圖片超美!
sC1~O;`T'l [怎能]說[很好看]呢?XDDD
]k/uP8[wdbS 都是蠢TTX的錯!!!!(轉轉轉轉轉轉轉!!!)
頁: [1] 2
查看完整版本: Gal式小說.卡比-多洛奇盜賊團